《野性鄉村》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野性鄉村 >

第6章 兄弟

    此時的張云,站在簡易手術臺上,神情進入到了一種忘我的境界。

    雙手抓著那兩把手術刀。

    張云的心里,回憶著自己腦海中,曾經的張云,學習留下來的知識和技能。

    曾經的張云,在這具軀殼里面,殘留的靈魂,已經完全去除了。

    但是他的知識和對醫學的理解,卻依然保留在這具軀殼中。

    讓繼承者張云,使用著。

    本來的話,擁有著這些知識和技能的張云。

    可以很容易著,把眼前青蛙的斷腿給縫合起來。

    因為他感覺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信心。

    但是不知怎么的,雙手抓住兩把手術刀的時候。

    張云想起了自己曾經在地球世界的一些事情。s3();
    張云的手中,曾經也練過刀。

    只是這個刀不是手術的刀,而是強身健體的一種武術刀法。

    少年時的張云,對于自己爺爺教過來的刀法,顯得上心著。

    用心細致的練習著。

    但是長大后,因為張云發覺這個刀法,除了能稍微的強身健體外,竟然一點作用也沒有著。

    打架打不過別人,刀法的話,在打斗中,更是一點實用技術也沒有著。

    在這樣的情況下,張云就把自己爺爺傳授過來的刀法給完全放棄了。

    但是不知怎么的,張云手中拿著這兩把手術刀的時候。

    腦海中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經練習那家傳刀法的事情。

    在打斗中,一點也找不到實用感覺的刀法,不知怎么的,在拿著手術刀的時候,張云忽然找到了這種刀法的意境。

    一種很玄妙的意境。

    此時,站在比賽場地下面的李琴和單小蜜,看著自己男朋友,站在比賽場上,暗暗發呆的樣子。

    兩女彼此疑惑了一眼。

    “老公這是干什么呢?”

    李琴對于張云的稱呼,顯得直接著。

    以前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就是老公老公的稱呼著。

    今天的話,因為身處在重要的場合,她面對著自己老公另外的一個女朋友,也敢這樣稱呼了起來。

    單小蜜沒有李琴那么膽大,嘴里對于張云的稱呼,還是小云著。

    “可能是碰到什么問題了吧,所以才發呆著。”

    單小蜜看著張云,站在比賽手術臺上,暗暗發呆的樣子。

  &
上一篇:第5章 滾蛋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