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鄉村》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野性鄉村 >

第265章 我的愛妻們

    “哎!你看看。”

    張云把自己沾有鮮血的手指,在谷村熏一的面前,好好展現了一翻。

    “怎么了?占了便宜,還不高興啊。”

    谷村熏一笑了笑。

    “你……”

    張云一時間,氣得不行。

    “剛才那個女孩,可是個處女啊。”

    “處女怎么了?就不是女人了。”

    谷村熏一的話,讓張云顯得無話可說了。

    “用手指的話,太可惜了。”

    “呵呵……”s3();
    張云的回答,讓谷村熏一笑了起來。

    “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女仆而已,我們家里啊,這樣的處女女仆,多的是。”

    “你要是喜歡,待會你給我媽做好了手術,我給你再安排幾個。”

    “你……”

    張云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那可是你爸的女人。”

    “我爸的女人怎么了?她們是我爸的女人,可也是我媽和我的,她們在這里做,就得聽我和我媽的話。”

    張云跟谷村熏一,暫時也說不通。

    拉著谷村熏一的小手,到了一邊。

    “你媽,都準備的怎么樣了?”

    待會張云要給久田雅美做手術,所以關心了起來。

    “都在準備呢?再等幾分鐘吧。”

    “怎么樣?這個手術,有信心嘛?”

    谷村熏一問著張云,眼神對張云展現出,一種愛妻的感覺。

    “在別的醫生眼里,那是一個很大的手術,在我眼里……”

    張云嘴里淡淡一笑,顯得很有信心的樣子。

    其實久田雅美的手術,真的是一個,不是很大的手術,難度也不是很難。

    只是因為久田雅美的身份特殊,所以做手術的,就一定需要名醫。

    這個社會就是如此,有錢的有權的,霸占著社會很多資源。

    張云對于這樣的社會現象,也顯得無話可說。

    畢竟自己能過上眼前這樣的好生活,都是因為這樣的社會情況,造成的。

    有錢人珍惜著自己的小命,所以一路把名醫的價值,推到了很高的地位。

    張云和谷村熏一又說道了幾句,剛才好好教訓了一個客廳的女仆后。

    谷村熏一在家里的膽子,也顯得大了不少,就在客廳里和張云拉拉扯扯著,身體也和張云在客廳里,曖昧了一陣。

    小嘴親親,小手拉拉。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