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鄉村》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野性鄉村 >

第164章 全面發展

    解剖完畢,接下來的活,那就是多重刀法的處理了。

    人類的胸腔,是一個美妙的地方。

    里面的血管,展現起來的樣子,感覺就像是叢林一般。

    處處都是毛細血管著,每個位置,都有幾個大動脈著。

    張云手中的手術刀,要是在這樣的地方,一個不小心。

    微微一割。

    呵呵,那就是一道一米長的血柱噴射出來的場景。

    也就是這個外科手術醫生,走到底的時候了。

    因為一個外科手術醫生,要是在手術的過程中,割破了人體動脈,那就代表著徹底的失敗。

    醫生,外科手術的醫生。

    上一回手術臺,那就是在和死神搏斗一回。s3();
    這樣的人,不是人類的精英,那是完全不可以擔當著。

    所以犯下割壞人體動脈這樣蠢事的人,絕對不可以和外科醫生這樣的名字聯系起來。

    割破了,那就是丟掉自己的醫生執照。

    在這樣嚴厲的要求下,張云手中的手術刀。

    在眼前這個病患的心臟上,肺部上,還有胃部上,飛來飛去著。

    別的主刀醫生都是這里切一刀,然后小心著,移動手術刀的位置,在下一個地方,再切一刀。

    可張云手中的手術刀,竟然在人家的胃部中間,像是仍飛刀一般,從自己的這個手中,扔到了那個手中。

    鋒利的刀尖,在人家胃部的血管面前,飛來飛去著。

    完全不把自己的行醫執照,放在眼里的樣子。

    張云這樣動刀的手法,自己感覺起來,顯得舒服著。

    老子控刀,那就是這個德行。

    讓老子一刀一刀的割,老子可沒那個耐心著。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張云顯得放心,可是他周圍的這些助理醫生和助理護士,還有他頭上的那些專家學者們。

    看得則是一愣一愣著。

    看著張云手中的手術刀在飛著,他們的心,一時間也飛到了嗓子眼處。

    “媽!這個男人不錯。”

    觀摩臺上,那個氣質優雅的國家劇院,特級芭蕾舞演員——于淼,暗暗說著。

    在眼前這樣一個緊張的手術時刻,其實在觀摩臺上,還有不少所謂的專家,不把自己的目光,放到下面的手術臺上。

    而是放到了,于淼母女的身上。

    于淼是國家級的芭蕾舞演員。

    從小練習芭蕾舞的她,整個身形,顯得無比優雅著。

    一動一靜之間,都是無數色男人的目光。

    就連本來不是很色的男人,因為她的存在,而不得不把自己的目光放到她的身上,欣賞一陣著。

    因為于淼這樣的一個女人,在這些男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