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鄉村》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野性鄉村 >

第104章 拍賣會

    轉過身,把盧小小也揉在了懷里。

    “好了,好了,也騎騎你。”

    張云說著話,就把盧小小的身體,壓了下去。

    讓她趴在自己母親的身邊。

    她媽媽是一匹大母馬,她就是一匹小母馬著。

    “不要嘛,都是我媽提醒著,我媽要是不提醒你的話,你估計就忘了我這個人了。”

    盧小小撒著小女孩脾氣著。

    張云聽著,嘴里笑著。

    大手在盧小小的小肥臀上,拍打著。

    “說什么呢?你和你媽媽,是母女老婆,那有丈夫,就騎了做母親的老婆,忘了女兒老婆沒騎的呢。”

    “當然是,母女兩個老婆,一同騎,一同快樂著。”s3();
    張云說著話。

    把盧小小的身體,抱到了她媽媽的身上。

    雙手把盧小小的大腿打開著。

    “這……”

    張云的話,說得有道理著。

    母女老婆,母女老婆,就是母親騎騎,女兒騎騎著。

    都是這樣的,也沒說,單騎哪一類老婆,另一類老婆就不騎著。

    想著這樣的事情,盧小小白了張云一眼。

    “壞東西。”

    身下晃來晃去的大腿,也是不再晃動著,而是主動打開著。

    讓張云的手指,玩弄在上面。

    玩了玉芬這樣成熟的美女,她女兒這種,不算太成熟的美女。

    張云真的沒什么興趣著。

    就是例行公事著,把盧小小給辦了。

    加上盧小小的身體,還是處的。

    這辦得過程,可謂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著。

    當然,把盧小小辦了以后,張云為了補償自己。

    就把自己丈母娘玉芬,又騎了一邊。

    這個成熟的丈母娘,張云看著就想騎在身下著。

    跟自己的大姑一樣。

    張云看著,就有感覺。

    這一騎,張云足足騎到了晚上十二點的時候。

    看著不能回醫院的家了。

    張云一個電話,打到了醫院的老婆那里。

    讓她們別等了,早點睡著。

    自己的話,則是把自己的丈母娘,玉芬抱在懷里。

    讓她身體壓在自己的身上。

    身體下面還是連接著。

    “你這孩子,要捅人家一個晚上啊。”

    感受著自己身下的情況,玉芬嘴里怨著。

    如果自己男人那東西一般的話,倒不要緊著,捅一個晚上,就一個晚上著。

    可偏偏自己男人那東西,太過威武了一些。

    本來就被自己男人那東西,捅得腫起來的身下。</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