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小村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桃運小村醫 >

第1293章 你的機會用完了!

()同時,她右腳一踩地面,整個人也跟著竄了出去。

木子的右上,也握著一根鋼刺。

鋼刺的尖端,對準了左刀的心臟!

她發動攻擊了。

一開始就直接動用了全部的力量與速度。

因為對方是左刀,是跟秦伯同級別的破鏡強者!

木子知道,自己是沒有可能打贏的!

但是,她還是要證明一下,哪怕面對一個破鏡強者,她,也有與對方過過招的實力!

左刀靜靜地站在那里。

動也不動。

他仿佛沒有看到朝著他飛過來的幾根鋼刺。

他只是靜靜地看著朝著自己沖過來的木子,無悲無喜。

似乎經過在寶島那一次與啞姑的戰斗之后,此刻的左刀,跟那個時候相比,變得更加冷靜,更加的氣內斂。

這就意味著,他的實力,更強了。

可惜,木子并不知道。

她依舊抱著那個堅定的想法,哪怕輸給左刀,也要證明自己的實力。

事實上,她的內心,還有另外一個想法的。

雖然這個想法極為不現實,甚至她自己都不敢去想。

那就是,她也想跟秦不二一樣,跟一個真正的破鏡強者對戰之后,實力突破。

近了。

更近了!

那數根鋼刺,已經近在眼前。

左刀,終于動了。

他沒有躲避,更沒有后退,而是不退反進。

他往前跨了一步。

一步跨出,卻足足有數米的距離。

鐺鐺鐺……

看起來,他非常隨意地將的長刀伸出去,然后腕一轉。

長刀刀鋒在空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然后,木子甩出去的那些鋼刺,就無比精準地被他的長刀全部格擋掉了。

單單是這一,他跟木子之間的實力差距就顯露出來了。

由于左刀是前進狀態,所以他跟木子之間的距離,縮短更快。

幾乎在他蕩開了木子的那些鋼刺的時候,木子的攻擊,也已經臨身。

鋒利的鋼刺,直刺左刀的心臟位置。

快,準,狠!

若是被刺,就算左刀再厲害,也要直接隕落在此。

鐺!

依舊還是一道刺耳的金鐵交接聲音響徹了起來。

木子的俏臉,駭然色變,那突進的身形,在這一刻停止了下來。

她不可思議地看著左刀往前伸出來的長刀。

長刀的刀鋒,居然就這么擋住了自己的全力一擊。

鋼刺的尖端,沒能刺左刀的心臟,又被他上的長刀給擋住了。

“你的會用完了!”

左刀漠然說道,然后,他一記腿鞭抽了出去。

雷霆萬鈞,破空之聲令人心驚。

木子臉色再次大變。

她不得已不將所有的攻擊都收斂,然后雙臂格擋在胸前,用來格擋左刀的這一記腿鞭。

這一刻,左刀身為破鏡強者的真正實力,展露無疑!

砰!

左刀這一腳,直接落在了木子格擋的雙臂上面。

一股恐怖的力量爆發了。

木子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在這一股力量之下,她瘦弱的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

轟的一聲,撞在了一塊大石上面。

咔嚓!

那塊石頭,受到她背部的撞擊,猛地震動了一下,表面上出現了數道裂痕。

噗嗤!

一口鮮血,從木子的口噴了出來,她的氣息,在這一刻變得萎靡了下來。

她,重傷了。

木子撲倒在了地上,她想要掙扎著爬起來,氣息紊亂之下,又溢出了一絲鮮血。

絕望的神色,迅速充斥了她的雙眼。

她高看了自己,低估了左刀。

她萬萬沒有想到,真正的破鏡強者,居然恐怖如斯。

她本以為自己至少可以接下對方兩招的,但沒想到,僅僅是一個照面,她就慘敗了。

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對。

她苦笑,看來那樣的遇,也只有一個秦不二而已,不是誰都能跟他一樣,可以在跟一個破鏡強者對戰突破的。

那樣的遇,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至此,保鏢團,全滅。

她作為保衛秦賀的最后一點力量,被左刀一招給瓦解掉了。

左刀只是淡漠地看了一眼狼狽的木子,并沒有出殺她,然后看向秦賀。

看到這樣的結果,秦賀微微嘆息了一聲。

從左刀出現,他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下場,作為俘虜,是無法避免的了。

“活著回去!”秦賀看著木子,輕聲說道。

……

秦不二最擔心的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

父親秦賀,被人綁架。

保鏢團全滅,木子重傷!

而綁架父親的幕后指使,果然就是伯爵。

由此來看,神父說的,是對的,老頭子的推斷,是沒錯的。

那個老東西,為了讓龍皇跟老頭子出華夏與他打一架,不惜動用了這種卑鄙的段。

秦不二的心非常擔心,也非常憤怒。

強烈的怒火,差點讓他把控不住自己的內心。

他不敢想象,一旦父親出了點什么事情,對于秦家而言,將會是何種沉重的打擊。

最讓他感到憤怒的,是這件事情的背后,居然不止伯爵。

因為,木子傳回來的消息,有一個不該出現的人,卻出現了。

那個人,就是左刀。

也正是這個本應該死掉的老東西,才讓保鏢團覆滅,才讓木子重傷。

是左刀將父親給挾持了。

這就意味著,伯爵的這個不要臉的計劃當,季家充當了不光彩的角色。

這讓秦不二感到非常難以理解。

之前那幾次,難道還不足以讓季家那些家伙感到刻骨銘心嗎?

為什么,為什么他們還要在背后搞這樣的小動作?

難道,他們真的以為自己不敢把他們全部都滅了?

對于秦不二來說,他是一個醫生,在扮演這個角色的時候,他是一個悲天憫人的醫生。

可是,一旦有人傷害到了他的家人,他就不是醫生了。

對于那些觸動了他的逆鱗的敵人,秦不二向來都不會心慈軟,不將那些該死的家伙斬草除根,他都不解恨。

上一次,看在季如虎的面子上,他不為難季家。

卻沒想到,季家居然又主動挑起了戰端。

秦不二已經決定,等自己將父親救回來之后,必定讓這個家族從燕京永遠消失。

哪怕這個家族里面有季如虎這個讓他無比欣賞的人,也阻擋不住他的怒火了!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