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小村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桃運小村醫 >

第1131章 他喝下去了!

()此刻的言芷珍,心情非常緊張,也非常激動。

緊張激動的同時,又帶著極為強烈的驚慌。

那精心描繪的妝容,讓她精致的面容看起來更加的楚楚動人,像是受了驚的兔子一樣。

她的穿著,更是會讓無數男人為之噴血。

一襲兔女郎的衣衫打扮,將她曼妙的身材展現到了極致。

當然,之所以穿成這樣,是那個男人的要求。

從剛才的電話來看,他的確很憤怒。

想到不久前自己跟那個年輕男人的談話,言芷珍就感到一種無言的心靈顫栗。

下意識的,她看向了旁邊床頭柜上面放著的一杯紅酒。

紅酒是年份久遠的好貨。

看起來很鮮艷,飄散著一股醇厚的香味。

但,沒有人知道這杯紅酒里面,有著一種很奇特的藥物。

按照那個年輕男人的說法,這種藥物,可以讓男人強身健體,補腎壯陽。

聽起來,是一種好東西。

但這玩意又有一種非常可怕的禁忌。

那就是服用之后的二十四個小時,不能進行啪啪啪。

否則將會氣血逆行,孔流血而死!

她選擇了相信那個年輕男人的話,精心準備了一切,等著那一刻的到來。

如果真的成功,那么,自己將會脫離苦海,將會重新過上有尊嚴,自由的生活。

哪怕風險再大,哪怕冒著被發現被干掉的危,她也要這么做。

不得不說,當一個女人瘋狂起來,所做出來的事情,往往會讓人感到震驚。

砰!

房間門,被暴力踹開了。

門鎖發出一聲哀鳴,遭受到了巨大的破壞。

一個肥胖的男人沖了進來。

他的臉上,充滿了暴戾的氣息。

一雙小眼睛里面,滿是怒火與原始火焰跳躍著。

這個男人,自然就是汪潮了。

等待了許久,他,終于還是來了!

在星洲,能讓汪潮用來當做出氣筒的漂亮女人,除了言芷珍,也沒有別人了。

汪潮一沖進來,他用力將房門反鎖住,然后直接走過去,最后站在言芷珍的面前,開始解自己的皮帶。

“過來!”

汪潮一邊解皮帶,一邊指著自己胯下,喘著粗氣說道。

他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再不發泄一通,會崩潰的。

聞言,言芷珍就很聽話地走了過去,她走得不快,但也不慢,而且走路姿勢妖嬈多姿,一雙桃花般的眼眸滿含秋水,顧盼間奪人心魄。

看到這樣的言芷珍,汪潮心燃燒的火焰就更加猛烈了。

他猛地上前一步,在言芷珍的驚呼聲,一把拉著她,將她的腦袋摁了下去。

當小蚯蚓進了一個溫暖的所在,他才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舒爽的贊嘆。

雙,在這一刻不由得用力抓緊了胯下美人的頭發。

吃痛之下,言芷珍的臉上閃過濃濃的痛苦,但她的動作,絲毫不停,反而更加的專心。

再忍耐一下,再忍耐一下,她不斷地這樣告訴著自己。

汪潮還在繼續給自己脫衣服。

很快的,他那丑陋的矮胖身體,就暴露在了空氣當。

他一邊享受著女人的伺候,看到旁邊的床頭柜有一杯紅酒,想也不想,很自然地微微彎腰,將這杯紅酒拿了起來,然后一飲而盡。

言芷珍一直在注意著他的動作。

看到汪潮將這杯紅酒喝了下去,她只覺得自己的心臟狠狠地抽了一下。

他喝下去了。

真的喝下去了!

于是,言芷珍就更加賣力了。

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肢體語言,都讓她將女人的魅惑力展現到了極致。

她的確是在誘惑汪潮。

誘惑汪潮立馬提槍上馬,狠狠地鞭撻她!

因為只有這樣,那杯紅酒里面的藥,才會將效果徹底發揮出來,才會將這個男人送入地獄,才會將她從地獄當解救出來。

但,今天的汪潮跟平時不一樣。

他,并沒有立刻要上言芷珍,而是開始對她進行各種很變態的游戲。

對此,言芷珍雖然心無比抗拒,但是,她還是忍了。

不但忍了,還極力配合,這讓汪潮激動無比,全身心投入到了這種變態的發泄當。

終于,在一個小時之后,汪潮終于玩膩了。

然后,他才再次將言芷珍的腦袋摁下去。

再然后,他選擇了從后面來。

啪啪啪!

聲音終于開始響了起來。

言芷珍背對著汪潮,表面上一臉的享受。

但實際上,她的內心,卻感到無比惡心,除此之外,便是無比的忐忑與激動了。

那種藥效,真的有用嗎?

事實上,這個藥效,是真的有用,而且不是一般的有用。

因為,按照以往來看,汪潮是絕不可能在言芷珍的身上堅持五分鐘的。

然而,自從喝了那杯紅酒之后,他已經超越十分鐘了。

而且,速度絲毫不減,并且越來越堅挺。

汪潮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

于是,他更加激動了。

這可以說是唯一一個讓他值得高興的發現了。

所以,他就更加努力耕耘,努力沖鋒。

不過,汪潮并沒有發現。

此刻的他,皮膚的顏色有些不同。

呈現出一種不健康的紅。

像是著了火一樣。

不但如此,他也沒有看到,此刻他體內的血液,開始以一種逆行的姿態開始運轉了起來。

這樣所導致的,是他的速度,越來越快!

他的呼吸,開始急促,然后越來越急促,最后成了拉風箱一樣。

啪啪啪!

在這種情況下,言芷珍,在汪潮這么多年的包養之下,在汪潮這么多年的耕耘之下,居然第一次達到了頂峰。

她不由得捂住了嘴巴,眼滿是不可思議。

那種藥效,要不要這么強?

言芷珍顫抖的身體終于停了下來,她轉身,看向已經從自己身上趴下來的汪潮。

此刻的汪潮,正坐在地板上,靠在床邊。

他大口大口地吸著氣,一臉的滿足。

看到汪潮的樣子,言芷珍頓時心一沉。

難道,那家伙所說的是假的?這藥,根本就不能置他于死地?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她就看到汪潮的鼻子里,有鮮血流出來了。

不但如此,汪潮的眼睛開始昏花,雙眼欲闔,隨時都要睡著的樣子。

滴答……

鮮血滴落了下來,落在了汪潮自己的大腿上!

血花四處飛濺,像是破裂的血袋一樣。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