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小村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桃運小村醫 >

第1117章 你的手法很老道!

()拋開秦不二對她先入為主的印象,不得不說,言芷珍真的是一個極品女人。

她身材高挑,她身體豐腴,她熟得像是要滴出水來的水蜜桃一樣!

不管她以后有多么大的出息,不管她以后有多么大的成就,這一份風塵氣息,都是難以斂去的!

正是這一份風塵氣息,更給她的身上增添了一份讓男人無法抵抗的沖動魅惑。

不過,這也只是對于平常人而言罷了。

對于秦不二來說,這樣的魅惑,還不足以讓他心神失守。

可是,他為什么要忽然做出這樣輕佻的動作?

如果在平時,碰上這樣的一個女人,秦不二是不會這么做的。

或許,他會帶著很大的耐心,一點點跟女人熟悉起來,慢慢建立感情才會這樣,可是絕對不會是現在,如今的他,必須要讓這個女人知道他的可怕之處。

要讓她知道,汪潮讓他來找自己,就是在跟一頭洪水猛獸相處。

言芷珍的身體很美,胸前飽滿豐盈,山峰上的兩枚羞子更是含苞待放,宛若沾染了露水的草莓一樣,又仿佛是飽滿甜美的櫻桃,給人無限的視覺沖擊。

尤其是刺客這個女人除了溫潤的臉上泛起了一抹細微的慌亂之外,并沒有用任何東西去遮掩胸前的風光。

就這樣任由那龐大到足以擠壓秦不二臉龐的豐盈暴露在秦不二的視線當。

這是一對非常漂亮的大白兔,如同兩個雪白的瓷碗一樣倒扣在女人的身上,半點下垂的意思都沒有。

在秦不二暴力撕扯衣服的時候,這兩個東西彈跳了好幾下,讓人眼前感到一陣眩暈,仿佛連空氣都帶著它們的味道,分外撩人。

秦不二深邃漆黑的眼眸之浮現出一抹濃烈的輕薄意味,他深深盯著她的胸膛,一字一字說道:“昨晚我沒有看清楚,現在看來,還真的讓我感到有些驚訝!”

“驚訝?”

言芷珍端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絲毫不介意被秦不二這樣看著,媚笑道:“大到讓你難以置信?”

“也就是d而已,又不是沒見過!”

秦不二撇了撇嘴,似笑非笑地說道:“我驚訝的是你能將它們保養城這樣,看來為了取悅汪潮,你花了不少功夫吧?”

“一直躺在罩罩里面的東西,總是不會太殘敗的!”言芷珍輕輕說道。

“我不信!”秦不二說道。

“不信?那你應該知道,這玩意,顏色是可以騙人的,但是觸感卻不會,相信秦先生應該可以分辨出來的吧?”言芷珍輕輕咬著紅唇,說道。

秦不二就伸出了魔爪,從女人的腋下穿了過去,抓住了那兩團豐盈。

不但如此,他還粗暴無比地捏了捏,嘟噥道:“還挺有彈性的!”

“我沒騙你吧?”在秦不二的這般舉動之下,言芷珍頓時發出了一聲嬌哼,媚眼如絲地說道。

而且,她的鼻息,還出現了一絲紊亂。

“你硬了!”秦不二用兩根指輕輕捏了一下鮮嫩的櫻桃。

“你的法很老道!”言芷珍粗粗喘了口氣,咬著牙說道。

“是嗎?不是我的法老道,而是你太敏感了!”秦不二低聲說道。

“這是你第一句不含其它東西的夸獎!”

言芷珍呼吸加重,說道:“我不是完璧之身,卻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玩弄的!”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女人,哪怕她跟一萬個男人滾過床單,她依然還能保持敏感的身體跟觸覺!”秦不二很惡毒地說道。

“秦先生放心,我肯定不是這種女人!”言芷珍不安地扭動著腰肢。

秦不二的動作不斷,此刻,言芷珍的褲子,也已經被暴力撕扯了下來。

于是,現在的言芷珍,上半身光溜溜的,下半身只有一條粉色的小內nei,只要秦不二愿意,她將會在頃刻間空無一物。

“誰知道呢?”秦不二說道。

這種女人,為了爬上現在的高度,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潛過,秦不二不用猜都能想到,在汪潮保養她之前,她絕對不止有過一個男人。

不過她剛才那句話倒是說得沒錯,這個女人雖然被不少男人玩過,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玩弄的。

至少,要上得了檔次才行!

“怎么樣,感如何?”言芷珍嬌媚地問道。

“還行吧!”

秦不二右滑落到了平坦的肚子位置,淡淡說道:“想上你的男人,在星洲估計可以組成一個加強連了,而你,現在正趴在我的身上,任我把玩,可我還不那么有興趣,你說這個世界是不是不太公平?”

“這個世界何曾公平過?”

言芷珍努力保持著清醒的神經,秦不二的法太過于刁鉆老道,這么多年汪潮不曾滿足過的她,有種難以吃得消的感覺。

她心越加渴望這個年輕的男人能狠狠地干自己了。

最好是從后面來!

“汪潮就沒有滿足過你,才導致你現在這么饑渴?”秦不二說道。

“他太胖了,而且年紀不小,能起得來,已經是他的極限了!”言芷珍一點也不抗拒跟秦不二進行這個話題。

“嘖嘖,你還真的是一個jian貨!”秦不二笑著說道。

“是啊,我就是一個jian貨,怎么樣,這個賤貨的身體,還讓你感到滿意嗎?”言芷珍哼了一聲,喘著粗氣地說道。

秦不二沒有回答她這句話,此刻他的指已經繼續往下滑落:“你濕了!”

“我知道!”言芷珍坐立不安地夾緊了腿,逐漸滾燙的身體在輕輕扭動,臉上更是一片緋紅,如同喝醉酒了一樣,非常迷人!

“那,脫了?”秦不二漫不經心地說道。

“好!”言芷珍咬牙說道。

她一邊說著,一邊雙眼迷離地跟秦不二對視著,然后就這么當著他的面,將最后的遮羞東西脫掉了。

此時,她已經全身上下空無一物。

包廂之內,火鍋的熱氣升騰而起,輝映出她那張紅潤的俏臉,配合上這一刻的場景,讓整個包廂之,除了那飄香的火鍋味之外,還有著一種叫做春色的味道彌漫而開!

(本章完)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