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小村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桃運小村醫 >

第1057章 隨你挑選!

()這讓許濱有些接受不了!

甚至有些生氣!

自己雖然年邁了,但是,身體卻非常好,何來的百病纏身?

他很想聽一下這小子怎么說!

“當初,在你知道我派人四處挑戰南朝鮮名醫的時候,你難道不生氣?在那段真正的視頻流露出來的時候,你的心境還能保持平和嗎?當時我當眾向你挑戰的時候,難道,你真的沒有一點生氣?”秦不二笑瞇瞇地說道。

“……”

“許老爺子,人非圣賢,你是一個有修養有涵養的老人,可是這并不代表你就是神了,人活世間,是做不到六根清凈的,俗世的這些事情,還是會影響到你的心情,我說的對吧?”

許濱的太陽穴急促鼓動了幾下,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所以啊,你也不用利用我身上的傷,來給我施加那種無形的心理壓力了!”

秦不二笑著說道:“那樣對我是沒用的,雖然這樣可以證明你的醫術高明,可是,你這樣做,會讓我更加期待,期待將你擊敗!”

秦不二用指了指自己的臉,說道:“那么,現在許老看到我,是什么樣的心情?”

“欣賞與怨恨!”許濱很坦誠地說道。

他欣賞這樣的醫學天才!

但是,他怨恨這個天才是屬于華夏的,而不是屬于南朝鮮的。

現在,他跟他是對!

真的非常遺憾!

“當時,你有過憤怒嗎?”妻不如直視他的眼睛,說道。

“有過!”

“那么,憤怒就是一種病!”秦不二笑著給出了自己的結論。

許濱呆了呆,沉默不語。

因為秦不二說得對,憤怒,的確是一種病!

但是他沒有說話,而是看著秦不二,因為他知道,秦不二還有下。

果然,秦不二接著問道:“因為您經常居住在安靜之處,便不適合一動,而這一動,必然會導致你心神失守,憤怒交加,如果我沒猜錯,許老這幾晚,定然沒有睡好,對不對?”

“不錯!”

“那么,失眠是不是一種病?”秦不二笑瞇瞇地說道。

“很好,這是其一!”

秦不二笑著說道:“我已經看出來,您的脖頸之處,有些僵硬,如果我沒猜錯,許老昨晚落枕,對不?”

“不錯!”

“那么,落枕算不算是一種病?”秦不二又問。

“是的!”許濱嘆了口氣,說道。

“頸椎損傷,必然會導致疲勞,疲勞是不是種病?”

“是!”

“頸椎是人之脊梁,脊梁受損會導致視力下降、食欲不振、血液不暢、五臟有損,陰陽失和……就憑這個陰陽失和,又能夠造成人體多少種疾病?所以說,我說許老百病纏身。”秦不二最后說道!

許濱雖然知道他說的這百病有些危言聳聽,可是,這百病確實是存在的。

因為根據傳統醫學來講,這是病引。

如果病引不除,便會落下病根。

百病雖然輕微,可是卻確實存在。

平時普通人不會注意的一些小問題,卻全都被他計算進去了。

雖然這個年輕人有些無恥,有些無賴,也有些耍滑頭,可是,他確實是有才華的。

他望脈之微細,之精準,實在是到達了一種前所未聞的境地。

許濱點了點頭,無比誠懇地說道:“秦醫生所言甚是,所診甚準,老夫佩服。”

“彼此彼此。”

秦不二笑呵呵的說道,能夠把這老頭兒給折服,確實是件不容易事情,如果隨口亂說一通,只會落下話柄。

至此,許濱剛才的一絲輕視之心,此刻已經完全消失不見。

他的年紀,比秦不二大了太多太多了。

從身體狀況來看,秦不二要比他占據非常大的優勢,因為秦不二年輕,而他年邁,都半截身子踏入棺材板了。

再加上秦不二所說的百病,他現在的身體狀況看起來很好,但實際上,的確是有影響的。

如此,秦不二身上帶傷,他也算不上是占了多大的便宜!

當下,許濱重新將耳戴上了。

他招了招,主持人也拿了一個耳過來,遞給秦不二。

秦不二戴上了耳,也就意味著,這場比試,正式開始了!

許在凡此刻的心情很是緊張。

秦不二跟爺爺說的話,他并沒有聽到。

但是,他看到爺爺的臉色卻難看無比,就知道兩人之間的談話,秦不二肯定影響到爺爺的心境了。

這可不是一個什么好消息啊!

“爺爺,一定要贏啊,拜托了!”他在心再次喃喃說道。

許濱笑瞇瞇地看著秦不二,說道:“這場比試,關乎到你我兩國之間的顏面,敢問秦醫生,我們這一場比試,要比試什么?”

他是主,秦不二是客,理應要詢問一下,而且這樣能表明他的主場!

秦不二當然明白他這話的意思,也不在意,而是無比霸氣地說道:“要比什么?只要是傳統醫學里面的,都隨你挑選!”

雙方之間的比試項目,事實上并沒有定下來的,因為雙方派出的代表,都是各國之最為頂尖的醫生,具體要比試的項目,是讓雙方的醫生來商議決定的!

隨著主持人將秦不二這句話翻譯出去,現場,頓時炸了!

隨你挑選?

這話,實在是太霸氣了!

在南朝鮮民眾的眼,秦不二就成了那種目無人的家伙了,于是他們紛紛怒斥秦不二,都在說他不懂禮貌,不懂教養,是華夏的野蠻猴子。

而華夏這邊,賴天晟幾人都是面面相覷。

不過他們的眼,沒有擔憂,只有期待。

因為他們知道,只有擁有絕對的自信,秦不二才會說出這樣囂張的話來!

許濱的眼睛,也瞇了起來。

他看著秦不二,沉聲說道:“當真?”

秦不二傲然而立,笑著點頭說道:“自然當真!”

許濱點了點頭,沉吟片刻,然后緩緩問道:“那么,不知道秦醫生可否懂得盲針?”

盲針?

聽到這兩個字,秦不二的眼睛,同樣瞇了起來。

他跟許濱的眼睛對視著,然后緩緩點頭,說道:“略知一二!”

“如此,我們便從這里開始,如何?”許濱問道。

“如你所愿!”秦不二說道。

(本章完)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