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小村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桃運小村醫 >

第989章 輸了,就要死!

()殺皇開始沖鋒。

師娘也沖。

“哼……”

殺皇雙握拳,她的白色匕首還留在那塊大石頭上面,剛才從掌抽出來的匕首,被她丟到了一邊。

師娘也握成拳。

轟!

兩人的拳頭,結結實實地對接在一起。

勁風打臉,扭曲的空氣發出如同沙子磨牙一樣讓人頭皮發麻的沙拉拉響聲。

沒有一擊就散!

她們兩人,拳頭對拳頭,像是武林高在比拼內力。

師娘的拳頭,忽然間松開,化拳為掌。

她的大拇指,狠狠地頂在了殺皇拳頭的虎口位置。

殺皇的身體一顫,正狂泄而出的勁氣戛然而止。

就像是被人關閉了閘門的水流。

啪!

師娘的勁氣則是狂襲而進,讓得殺皇跟師娘對碰的那只的袖子,全部炸裂。

她的身體倒飛出去,狠狠地撞在一塊大石頭上面。

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可以看到她上的皮膚,此刻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口子。

就像是被人劃了一刀又一刀。

那每一道口子,都在流淌著鮮紅的血水。

殺皇掙扎著爬起來,但一起身,嘴角又溢出了鮮血。

顯然,師娘這一拳的力量,將她重傷了。

師娘靜靜地看著殺皇,眼神一片淡漠:“你輸了!”

聞言,殺皇身體一僵,最終嘆了口氣,說道:“是啊,我輸了!”

輸了,那就要死!

這個結果,她們都知道。

師娘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她很清楚,從殺皇踏上這條村子的那一刻,就注定不能讓她離開了。

否則的話,她一旦離開,整個桃花村,將永無寧日!

而她生活了十八年的平靜日子,也會因此而消失!

相比之下,師娘跟殺皇之間那點可笑的同門情誼,就變得無比可笑了。

師娘絕對不會讓其他人來擾亂她的生活,天王老子也不行!

所以,殺皇必須要死!

她不會下留情。

師娘緩緩走過去,將殺皇的那把白色匕首從大石塊抽了出來。

“既然如此,那就上路吧!”師娘說完,化作一道殘影,直奔殺皇,的匕首,朝著殺皇的心臟位置刺了過去。

快若閃電。

以殺皇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就沒有可能躲得開。

見狀,殺皇的眼,閃過一抹濃濃的不甘之色。

但她也明白自己躲不掉了,當下,就認命地閉上了眼睛。

死在師姐的,也算是一個不錯的結局。

撲哧!

利刃入體的聲音,傳了出來。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止了。

師娘看著自己刺穿了對方身體的匕首,閃過一抹嘆息。

她抬起頭,看著殺皇有些愣神的眼眸,輕聲說道:“事實證明,你有一個愿意為你付出性命的徒弟!”

說著,她松開了的白色匕首。

此刻,白色匕首,貫穿了雪仆的胸膛,只留下末端把柄。

就在剛才那危急一刻,雪仆看到師娘要擊殺殺皇,毫不猶豫地就竄了上來,在最后那一刻,成功擋在了殺皇的面前,救了她一命。

但,這樣的后果,則是雪仆要付出他自己的生命。

就算他再強大,在這種傷勢之下,也死定了。

因為師娘知道,他的五臟內腑,受到了匕首攜帶的勁氣的傷害,已經無力回天了。

不用幾分鐘,他就要去見上帝了。

雪仆咧嘴一笑,鮮血就從嘴里流淌了出來。

他背對著殺皇,大聲喊道:“師尊,快走……”

他用自己的身體來擋下刀子,就是為了要掩護殺皇逃走。

在喊出快走這兩個字的時候,雪仆猛地跪了下來,雙探出,抱住了師娘的兩條腿。

這么一來,師娘暫時就動彈不得了。

看到雪仆后背露出來的一截匕首尖端,殺皇的瞳孔,也是在這一刻驟然收縮。

她也是萬萬沒有想到,在最后的關頭,居然是雪仆救了她。

而就在剛才,她還要出斬殺這個徒弟。

可笑!

但,既然雪仆為了救她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才制造出這種好會,殺皇自然不會放過了。

只見她深深看了一眼雪仆,又冰冷無比地看了一眼雪女跟師娘,然后提起最后的力量,化作一道影子,朝著山下竄去,只是瞬息間,就消失了蹤跡!

哪怕處于重傷狀態,殺皇的身,依舊無法小覷!

見狀,師娘只是嘆了口氣,低頭看了一眼死死抱著自己的雪仆,沒有選擇動將他踢開去追擊殺皇。

而且她也知道,就算自己將他現在殺了,估計這小子也不會放開自己的。

師娘能感受到雪仆心的那種堅定意志。

有些人就算死了,也會保持死前的姿勢,而且怎么也改變不了的!

她只是怔怔地看著殺皇離去的方向,旋即嘆了口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雪仆,看到師尊成功逃脫,不由得松了口氣,然后松開了師娘的雙腿,躺了下來。

“唔……”

雪仆胸膛上的鮮血不斷地流淌出來,在地上匯聚成了一灘血跡。

他就這么躺在血水當,那張臉上,泛起一抹妖艷的紅潮,那雙眼眸,此刻一片黯淡,仿佛隨時都有可能斷氣!

他的口不斷地涌出鮮血,身體不斷地痙攣,顫抖。

顯而易見,他此刻正在承受無法想象的痛苦,痛苦到意志力堅毅如他,都承擔不起!

雪女此刻已經完全愣住了。

她看著倒在地上,即將投入上帝懷抱的雪仆,然后走了過去。

吧嗒!

雪女一只搭起他,試圖將雪仆拉起來。

“不用。”雪仆勉強露出了一個笑容,搖頭說道。

雪女皺眉,靜靜地盯著雪仆,說道:“你為什么要救她?”

“因為她是我們的師尊啊!”雪仆咧嘴一笑。

“你會死。”雪女說道。

“嗯,我知道啊!”

雪仆咳嗽了一聲,嘴角又溢出鮮血,才虛弱無比地說道:“可是,她還是我們的師尊啊,我們的命,是她給的,不管她怎么對我們,這一點是無法改變的,我做不到眼睜睜看著她死在我面前,更做不到你死在我面前。”

正是如此,他才會選擇站出來犧牲自己。

雪女沉默。

“師妹……”

雪仆努力看向雪女,然后輕輕說道:“你……能不能……喊我一聲師兄?”

她是他的師妹,一輩子都是!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