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小村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桃運小村醫 >

第501章 你是被人當槍使了!

王世杰死了!

從二十幾層跳了下來,摔成了肉醬!

慘不忍睹!

這個消息,像是插上了翅膀一樣,很快就傳遍了整個蘇杭。

接著,這個消息傳到了網上,引起了很多網友的關注。

不少豪門千金得知這個消息,都覺得非常惋惜。

王世杰長得帥氣,又是富家公子,就這么跳樓死了,實在是可惜。

不管如何,他的死,也只是讓人們覺得惋惜而已。

他的親人或許會悲傷,但對于旁人,無關緊要!

并不能造成多大的影響。

燕京,豪宅!

一個文質彬彬的男人手里拿著毛筆,正在寫字。

“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王世杰死了!

從二十幾層跳了下來,摔成了肉醬!

慘不忍睹!

這個消息,像是插上了翅膀一樣,很快就傳遍了整個蘇杭。

接著,這個消息傳到了網上,引起了很多網友的關注。

不少豪門千金得知這個消息,都覺得非常惋惜。

王世杰長得帥氣,又是富家公子,就這么跳樓死了,實在是可惜。

不管如何,他的死,也只是讓人們覺得惋惜而已。

他的親人或許會悲傷,但對于旁人,無關緊要!

并不能造成多大的影響。

燕京,豪宅!

一個文質彬彬的男人手里拿著毛筆,正在寫字。

“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筆走龍蛇,筆力穿紙,蒼勁有力!

年紀不大,能有這樣的書法,足以自傲!

他寫完這幾個字,輕嘆一聲,將這張很多人千金難求的字抓起,然后搓揉成一團,隨意地扔到一個角落里。

“可惜……”旁邊沙上的一個手里拿著酒葫蘆,氣質略顯張狂的粗獷男人,看到這一幕之后,喝了一口酒,說道!

“王世杰死了?”寫字的男人沒有理會他這句話,緩緩問道。

聞言,粗狂男說道:“嗯,死了,從二十幾層跳了下來,摔成了肉醬!”

“死了倒也是一個不錯的結局!”

寫字的男人嘆了口氣,說道:“王世杰終究也是一個驕傲的男人,讓他屈尊別人之下茍延殘喘,的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他也不愿意再受到侮辱,所以死亡對他來說,是一個解脫!”

“是這個道理。”粗獷男附和道。

“既然王世杰死了,他也應該要回來了啊!”寫字的男人說道。

“老爺子要出手了嗎?”粗獷男沉聲問道。

“是啊,不然的話,等到龍皇那老東西先難,我們就很被動了!”寫字的男人輕聲說道。

“需要我去做點什么嗎?”粗獷男問道。

“不用,你繼續當你的武癡,我們這個計劃,還是要小心一點,現在這個局勢,還不適合拋頭露面……”

“嗯,明白了!”粗獷男說完站了起來,然后朝著外面走去。

寫字的男人站了起來,走到窗戶邊看著外面的樹木紅花。

樹枝出了新的嫩芽,紅花盛放,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

“活著真好!”男人輕聲贊嘆著:“這是對成功者的獎勵,失敗者,只能去死!”

下一個死的人,會是誰呢?

……

砰!

戰歌狂以一個很狼狽的姿勢被一腳踹飛了,落在幾米遠的地方,大口喘著粗氣!

不過他的眼睛,卻是無比亮堂。

似乎這種被虐的戰斗對于他來說,不是遭罪,而是一種享受。

龍葵收回很帥氣的一個側踢長腿,然后走到一邊坐了下來。

秦不二跟秦伯對視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無語。

這戰歌狂,真的是一個戰斗狂人啊!

明知道自己不是對手,還要去找虐,簡直瘋了!

這兩天,戰歌狂每一天都會來這里,然后找龍葵pk,而每一次,都會被龍葵以快的度結束戰斗,而他就被無情踢飛。

不過秦不二很想不明白,龍葵為什么每一次都會答應跟他打呢?

以這個女人冷漠的性子,不應該做這樣的事情才對呀!

于是,秦不二從戰歌狂的身上收回憐憫的目光,看著龍葵說道:“你不煩嗎?”

“嗯?”龍葵有些疑惑地看向他。

“他每次來找你打架,你不煩?”秦不二問道。

“沒什么好煩的,他是有血性的軍人,而且底子不錯,可以的話,我準備讓他進龍息!”龍葵語不驚人話不休地說道。

秦不二頓時瞪大了眼睛。

讓戰歌狂進龍息?

你確定沒有在跟我開玩笑?

看到秦不二吃驚的樣子,龍葵淡淡說道:“這只是我的一個想法而已,能不能行不是我說了算,要龍皇同意才行。”

“所以你答應跟他打,是在訓練他?”秦不二說道。

“對。”龍葵點頭!

秦不二看向戰歌狂,這小子走運了。

估計要是他知道自己有可能進入龍息小隊,估計要高興到瘋掉。

要知道,龍息小隊,是華夏最為頂尖的特戰小隊之一啊!

無數軍人都想要進去這個小隊里面!

最重要的原因,這個小隊的直接領導人,是龍皇!

龍皇是誰?

無數軍人心目中的神,可以說是華夏的軍魂都不為過。

君不見秦不二之前答應說引薦戰歌狂去見龍皇一面,那大個子都高興得不得了么?

不過戰歌狂的確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而且性格極為豪爽,很對秦不二的胃口。

他已經將戰歌狂當做是自己的朋友。

畢竟,戰歌狂救過他一命!

前幾天要不是戰歌狂拉開他,估計他已經被左手刀干掉了!

經過這兩天的修養,秦不二已經恢復了一半。

他體內的真氣,再次變得充盈了起來,但精氣神,還是沒有恢復到巔峰。

那一場戰斗遺留下來的后遺癥,不是那么容易恢復的。

外面,忽然傳來了汽車的轟鳴聲。

幾人看去,就看到一輛奔馳車停在了外面。

然后趙永濤走下車來。

他看到秦不二之后,臉色一喜。

然后徑直朝著秦不二走了過來,充滿歉意地說道:“秦少,那天要不是我帶你們出去玩,根本就不會生那樣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是特意過來謝罪的。”

聞言,秦不二微微一笑,搖頭說道:“你不用自責,這件事情,不能怪你,你是被人當槍使了!”

本章完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