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小村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桃運小村醫 >

第403章 背靠大樹好乘涼!

或許一千多萬,對于普通人來說,是一輩子都難以企及的財富。

但如今秦不二所接觸到的金錢數額,已經越來越大。

徐珍說出的這個數字,他一千多萬,算個屁啊!

誰知道全華夏的代理商有多少?

每一個五百萬,那么全部加起來呢?

那將會達到一個何種恐怖的地步?

“你覺得很多?本來我們還想要一千萬呢!”徐珍輕笑著說道。

“只是,我們想多點擴張,至少先要保證每一個一級城市有一家代理商,所以,才把預付金價格給降了下來,多選擇了幾家代理商來幫我們推廣,在我們的產量沒能夠跟上之前,只能采用這種限量的政策。”

“這樣子代理商會不會有意見?”秦不二擔憂地說道。

他并不知道,現在是一個渠道為王的時代。

一些公司的產品想要市場擴張,往往采用先鋪貨,后收錢的政策。

而且,各家公司給代理商的提成返現是非常驚人的。

像養顏膏這種貨還沒有出去,就先收了五百萬巨額的預付金,這種事情,著實是少見。

不過也說明了養顏膏現在的確是火了。

能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做到這一點的,恐怕也只有秦家跟唐家這種超級家族了。

“有意見?為什么會有意見?你要知道,這兩天里面,我們接到了起碼上千家有意向合作的客戶電話,你猜最后能夠合作的有多少?”徐珍瞇著狹長的丹鳳眼,說道。

“不知道!”秦不二不猜。

“不到一百家!”

徐珍一臉風輕云淡的樣子,說道:“如果說有意見的話,是那些愿意交預付金,卻沒有辦法拿到代理權的客戶有意見才對,那些拿到代理權的,只會慶幸自己是多么的幸運!”

秦不二點了點頭,忽然,他想到了一個很恐怖的問題。

“你剛剛說,有可能達成合作的有一百家?”

“嗯哼,這已經是最大限度了,再多的話,我們給每家代理商的貨量,只能再一次壓縮了。”徐珍點頭說道。

“每家都給五百萬華夏幣預付金?”秦不二覺得自己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

“是啊,每家收五百萬!”徐珍滿意地點了點頭。

謝天謝地,這個白癡總算是想到了問題的關鍵之處了。

“那總共是?”秦不二的數學不好,努力地掰著自己的手指頭。

“五億華夏幣!”徐珍直接給出了答案。

聞言,秦不二呆住了。

五個億?

這是多少錢?

無論他怎么想,都沒有辦法想出來五個億堆在一起的場面是怎么樣的。

作為一個從小窮怕的叼絲,也怪不得他聽到這種數字目瞪口呆。

就算是一般富裕的家庭,聽到這種數字,恐怕都會震驚無比。

“除掉成本跟各種開支,以你占據七成的股份來計算的話,至少能拿到三個億!”

徐珍感嘆著說道:“果然是背靠大樹好乘涼啊,以前,就算是香雪掌管公司最巔峰的時候,一年的總利潤也就才三千多萬而已。”

“真的是要發財了!”秦不二樂壞了。

媽的,以后誰要是問自己有多少錢的時候,自己直接就可以很裝逼地說上一句:錢,對我來說就是一串數字而已!

“發財?現在才剛開始而已!”

徐珍笑著說道:“秦家跟唐家是最大的代理商,他們動用自家族的能量來宣傳,造成了巨大的影響力,也是靠著這一股影響力,我們才敢提出來這種天價預付金的代理方案!”

“等到以后,我們的貨源能夠跟得上的時候,就可以更大范圍進行鋪貨,那個時候,才是我們真正賺錢的時候!”

聞言,秦不二連連點頭。

他不懂商業,也不懂這些,現在,他只是坐等收錢而已。

媽的,成為有錢人的感覺,真特么的爽!

“不過,我們也要預防其他人趁機渾水摸魚,搞亂市場的正常秩序才行!”徐珍有些擔憂地說道。

“只有我們有配方,他們怎么搞亂?”秦不二疑惑問道。

“他們隨便生產一種產品出來,說是古代的皇后公主專用的,叫做什么美膚水,隨便取一個名字就可以推出市場,公眾哪里能分辨出來?我跟香雪倒是不怕他們搶走市場,只怕那些人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做壞了整個美容市場!”徐珍說道。

連世界著名的微軟公司,都害怕山寨和盜版,更別說他們這些剛起步的美容公司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擔心這些干什么?”

秦不二嘿嘿一笑,大手開始在她的身上再次動了起來:“趁著天色還早,不如我們……”

“討厭……不要……”徐珍頓時羞紅了臉,粉拳捶在他的胸膛上。

秦不二嘎嘎大笑著,血盆大口再次印了下去。

沒有多久,大床又開始吱吱呀呀地響了起來。

……

“秦懷安廢了!”

孫青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從桌子上摸過煙盒,給坐在對面的孫翔丟了一根,然后自己叼了一根點燃。

“廢了就廢了吧,反正對我們的影響不大,最多我們另外想辦法搞定那小子就是了!”孫翔拿出火機點燃香煙,噴出一口煙霧,漫不經心地說道。

“沒想到那小子的命這么硬,連國際雇傭兵都殺不掉,還真是一個麻煩啊,草!”

孫青陰沉著臉,一想起那個小子將孫翔打成豬頭的囂張樣子,他就覺得自己氣得快要爆炸了。

一直以來,都是他去欺負別人,何曾有人膽敢來欺負他的弟弟?

那小子,必須要讓他付出代價。

否則的話,他孫青就會一直成為燕京的笑柄,說他連一個小癟三都對付不了。

“這個再說吧!”

孫翔笑了笑,然后眼神有些狂熱地說道:“哥,最近我發現了一個很賺錢的生意。”

“什么?”孫青微微皺起了眉頭。

賺錢的生意?

他對自己這個弟弟知根知底,極為了解,這小子根本就是一個只懂得吃喝玩樂廢材而已,哪里懂得什么賺錢?

孫家年輕一輩里面,能夠成為頂梁柱的,還是要靠他!

聞言,孫翔頓時從旁邊的桌子上拿出一份報紙,遞了過去。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