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小村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桃運小村醫 >

第382章 戚蔓菁的蹤跡!

秦不二的目光,在四周圍掃視了一下開始散去的人群,然后,他的眼神驟然一凝。

他看到了一個背影。

一個女人的背影。

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女人的背影。

沒有絲毫猶豫,秦不二快步沖了過去,一下子就來到了那個女人的面前。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你怎么在這里?”秦不二看著這個女人,皺眉問道。

聞言,女人臉色平靜,沒有說話,不過她的眉頭,也是微微蹙起。

本以為他不會看到自己,卻沒想到這家伙這么敏銳,只是一個背影,就認出了自己。

“戚蔓菁呢?她在哪?”秦不二死死盯著她,問道。

這個女人,就是跟秦不二交過幾次手的木子。

也就是戚蔓菁的貼身保鏢。

自從花城南北兩區爭鋒落幕之后,戚蔓菁就帶著木子,離開了花城。

秦不二知道,她們是來了燕京,來這里找孫青報仇的。

他來了燕京這么久,也不知道怎么去找她們,卻沒想到,在這里居然看到了木子。

那么,戚蔓菁呢?

她是不是,也在秦家這里?

木子還是沒有說話,臉上的表情都沒有變一下,就像是沒有聽到秦不二的話一樣。

這時候,秦珊珊跟唐小藝跟了上來。

“你怎么了?”秦珊珊問道。

秦不二沒有理會她,而是死死盯著木子,再次問道:“她在哪里?”

木子的神色,終于有了一絲變化,她,看向了秦珊珊。

秦珊珊一臉懵逼,說道:“你說的她,是誰啊?”

“戚蔓菁!”秦不二說道。

雖然那個如同妖精一樣的女人,自從認識她以來,都在算計著自己。

但自從她離開了花城之后,秦不二卻發現,雖然自己有些忌憚那個女人,但也不得不說,那個女人在他的心中,也是留下了很深的痕跡。

“你說的是戚姐姐啊!”

秦珊珊笑著說道:“她現在不在這里哦!”

“在哪里?”秦不二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爹地讓她去國外學習了,具體學習什么,我也不知道,估計要幾個月才能回來!”秦珊珊說道。

聽到這里,秦不二就有些明白了。

顯然,戚蔓菁跟木子從花城離開來到燕京,以她們的力量,想要讓孫青撲街,顯然是一件很難的事情,所以她們就直接寄人籬下,想借助秦家的力量去完成這個心愿。

他點了點頭,然后看著木子,對秦珊珊說道:“那她為什么不跟著去?”

那個女人都不懂功夫,去了國外,要是被人欺負了怎么辦?

媽的,這個木子,一點都不盡職!

“是秦伯要她留下來的,因為秦伯說她功夫很不錯,讓她留下來保護我!”秦珊珊笑嘻嘻地說道。

“她留下來保護你,那戚蔓菁誰來保護?”秦不二說道。

“我爹地另外派了保鏢去保護呀!”

秦珊珊翻了個白眼,然后一臉狐疑地說道:“是了,你怎么認識戚姐姐跟木子姐的?”

“想知道嗎?”

秦不二笑瞇瞇地看著秦珊珊,看到她點頭,卻撇嘴道:“就不告訴你!”

“……”

秦家豪華的醫務室里面。

秦小寶被秦不二扭斷的手指,被一名年老的接骨大師給接好了。

但是,那一股鉆心的疼痛感,卻依舊沒有消失。

他白嫩如同女人一樣的臉上,還殘留著哭泣過后的痕跡。

要不是他留著短發,要不是他還有喉結,估計沒人把他當男人。

因為這話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實在是太娘了。

很禮貌地將治療的老醫生送走,秦懷安丟了一塊手帕過去,冷冷說道:“擦干凈你的臉,丟不丟人?”

秦小寶平時最怕的不是姑媽,而是自己的這個哥哥。

聞言,他很聽話地用手帕擦了擦,然后很生氣地說道:“哥,為什么?為什么姑媽要這樣偏袒那個家伙?”

“我上哪知道去?”

秦懷安的臉色鐵青無比,在這里沒有別人,他的怒氣就不用掩飾了,一下子將桌子上的瓶瓶罐罐都砸在地上,生氣地吼道!

一想到那個可能性,秦懷安心中的怒火,就蹭蹭地往上漲。

秦珊珊是秦家第一繼承人,如果姑媽真的讓那小子娶了姍姍,自己還有機會?

他感受到了濃濃的威脅。

一旦那個家伙真的娶了姍姍,秦家的家業,自己就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啊!

如果他知道秦不二不是要當秦家的女婿,而就是秦家的大少爺,估計秦懷安要吐血七升而亡!

秦小寶第一次看到哥哥發這么大的火氣,被嚇了一跳。

要知道,自己這個哥哥,平日里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姑媽,甚至對下面的員工,都是一臉平易近人的樣子。

他縮了縮脖子,怯怯問道:“那我們怎么辦?哥,你一定要替我報仇啊!”

秦懷安的臉色陰沉無比,他在心中計算了一會兒,冷笑著說道:“放心,我不會放過他的,等到時機成熟,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聞言,秦小寶的臉色頓時一亮,重重點頭。

秦懷安說完,想了想,又叮囑道:“你自己不要去招惹他,你不是他的對手!”

“嗯,我知道!”

秦小寶嘴里答應著,心里卻活動開了,在燕京,敢傷害他的人,都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他是秦家的表少爺,就算是季如虎打傷了他,他也敢借助秦家的虎皮,找回場子。

更別說一個外來的小癟三了!

這個仇,一定要報!

咚咚咚!

這時,敲門聲響了起來。

“誰?”秦懷安平復了一下心情,輕輕問道。

“秦少爺,有兩位客人要來探望秦小寶少爺!”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在門外響了起來。

秦懷安看了一眼秦小寶,對門外說道:“請他們進來吧!”

“好的。”

外面的年輕女人答應了一聲,然后推開了醫療室的大門,就退到了一邊,等到外面的兩個客人進去之后,才關好房門,靜靜地退了出去。

秦懷安的眼睛微微瞇著,看著走進來的兩人。

兩個年輕的男人。

孫家,孫青與孫翔兩兄弟!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