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小村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桃運小村醫 >

第245章 出乎意料的邀請!

“你先坐一會兒,要喝些什么?我吹下頭發。”

秦婉柔原本想讓秦不二先回去的,等自己搞定這些再過去。

不過話到嘴邊,卻怎么也說不出來。

因為她已經沒有把他當做外人了。

兩個人,畢竟都是住在同一個屋檐底下那么久,對于秦不二,她甚至還希望他留在這里。

秦婉柔并不知道,她這種想法,正是一個女人作為妻子才會有的。

“要不要我幫一下你?”看著秦婉柔姿態優雅地去拿吹風機,秦不二笑瞇瞇地說道。

這一刻,他發現自己認識那么多女人,雖然美女姐姐不是最漂亮的,但是卻最讓他迷戀的。

對方那沐浴之后的體香,濃郁到讓他的心都要融化掉了,不用刻意去呼吸,那種香味,就充滿了你的嗅覺。

“不用。”秦婉柔沒好氣地說道。

她知道這個家伙正在用一種赤果果的目光欣賞著自己。

這種目光,并不炙熱,然而卻持久得很,讓她很不自在。

可惡的混蛋!

秦婉柔故作鎮定,拿著吹風機走到梳妝臺那里吹頭發,等了半天都沒有聽到秦不二說話,回頭看去。

然后她就看到那家伙正在自己身后盯著自己看,那種眼神,讓秦婉柔心中一慌,吹風機差點對準了自己的臉。

她實在是受不了這個家伙的眼神,讓她很不自在,于是就主動找話題:“你是不是在想王家為什么會出面來保釋我們?”

“是啊,這確實讓我有些想不通,如果只是捉弄我們,那也太小題大做了。”秦不二皺起了眉頭說道。

“會不會是你上次救了王老爺子,王老爺子為了再次報答你這么做的?”秦婉柔說道。

秦不二搖了搖頭。

從警局回來到現在,他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卻怎么也想不通。

除非秦老爺子的死,以及朱醫生的死,跟王家是沒有關系的。

只有這樣,王家出面保釋他們,就說得通了。

不過秦不二絕對不相信王家在這兩件事里面是一干二凈的。

因為秦不二知道,以王世杰那貨的心胸,不趁這個機會干掉自己,又怎么會連自己也保釋出來?

至于自己之前救過一次王老爺子,這件事情早已跟上一次王老爺子出面保住自己抵消掉了。

這種人情,對于大家族來說,是很分明的,絕對不會多付出一點。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你的堂妹秦菲菲,跟這件事情肯定有關系。”

秦不二走到秦婉柔的身后,伸手輕輕地觸摸她有些潮濕卻帶有溫度的頭發,說道:“現在可以確認,毒殺你爺爺的幕后黑手,就只有那么幾家,我們繼續調查下去,他們終究會露出狐貍尾巴的!”

秦不二的舉動,頓時讓秦婉柔的后背繃緊。

她沒想到這個家伙會忽然間跑過來摸她的頭發。

膽子越來越大了!

不過她雖然想罵他,卻又不忍心說太重的話,如果說輕了,那又和打情罵俏有什么區別?

秦婉柔只好當做沒有看到秦不二的動作,正要趕緊將頭發吹干避開他的時候,房間門,再一次被敲響了。

“婉柔,你在里面嗎?”門外,傳來了秦母的聲音。

“在呢……媽,有事嗎?”秦婉柔看著秦不二,一臉苦笑。

這個家伙在這里,要是被母親看到了,肯定又會亂想了。

“媽有些話和你說,把門打開……咦,門都沒鎖?你這孩子怎么這么粗心大意啊?”秦母說著,就推門走了進來。

秦不二跟秦婉柔對視了一眼,知道美女姐姐不想面對接下來的尷尬。

所以,他看了看房間,就看到旁邊有一個大衣柜,想也沒想,就拉開衣柜門鉆了進去。

風衣、外套、褲子、還有女性的貼身衣物,一股股異香撲鼻而入。

里面雖然空氣不是很流通,但是那少量的空氣夾雜在秦婉柔那體香在里面,秦不二都不覺得里面憋悶。

心里反而想著能在里面多呆一段時間,也不是件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媽,我剛洗完澡呢!”看到秦不二鉆進去之后,秦婉柔松了口氣,笑著對秦母說道。

“我聽說你爸說你回來了,就來看看,怎么樣,沒事了吧?”秦母沒有發現秦不二,看著秦婉柔一臉擔憂地說道。

“沒事呢,媽,你別擔心。”秦婉柔輕聲說道。

“沒事就好,只是可惜了朱醫生,他那么好的人,誰那么缺德做出這種遭天譴的事呢!”秦母嘆了口氣,一臉惋惜地說道。

秦婉柔無言以對。

她總不能說朱醫生的死,自己也有很大部分的原因?

“對了,剛剛王老爺子打電話過來,說今晚在西湖龍武餐館宴請我們秦家的人,到時候你也過去吧!”秦母忽然說道。

“啊?”秦婉柔臉色一變,王老爺子打電話宴請?

這個邀請,實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她第一個想法,就是對方又要開始逼婚了。

之前爺爺還活著,自己可以依賴,現在,爺爺死了,她還能依賴誰?

下意識的,秦婉柔就想到了衣柜里藏著的那個家伙。

看到秦婉柔臉色大變,秦母嘆了口氣,說道:“我知道你是不想去的,不過我聽你爸說,你們能這么輕易從警局出來,王家也打了招呼的,你如果不去,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秦婉柔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可以帶人去吧?”

秦母想了想,苦笑道:“你是想帶那個小伙子去吧?”

秦婉柔點頭。

“應該可以吧,畢竟他也是客人,而且還救過王老爺子,去了想必也不會有人說什么。”秦母說道。

兩母女又說了一會兒話之后,秦母才離開了房間。

“出來吧!”等到秦母出去之后,秦婉柔出聲喊道。

然后,秦不二就有些戀戀不舍地從里面鉆了出來。

他的臉上,依舊帶著一絲陶醉的樣子,似乎在聞著什么很好聞的東西。

看到這貨一臉的樣子,秦婉柔想到了什么,俏臉直接變紅了。

這個流氓,混蛋,王八蛋!

湊不要臉!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