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小村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桃運小村醫 >

第175章 好戲正要開始了!

“既然話不投機,以后大家還是不要見最好,這些家伙都想廢了我,我打斷他們一條腿,很正常啊!”

秦不二用球棒指了指地面上趴著起不來的一群混混,笑著說道。

“你以為你能離開得了蘇杭?”葉世景盯著秦不二,低聲吼道。

“能不能離開,那是以后的事情,沒有發生的事情,誰知道呢?不過,我現在還有更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秦不二說著,提著棍棒朝著葉世景走了過去。

整件事情都是他搞出來的,秦不二決定,起碼要將他的腿給廢了,才能解恨!

那兩個軍人看到秦不二的舉動,頓時臉色一沉,其中一個沉聲說道:“這位兄弟,我勸你還是停手吧,事情鬧大了,對誰都不好。”

“你們兩個,是要攔我嗎?”秦不二問道。

“葉少爺算是我們的朋友,我們兄弟兩人不能袖手旁觀。”那軍人說道。

“你們不是我的對手。”秦不二皺起了眉頭。

“我們知道,但還是不能讓你傷害到他。”

“那就只能抱歉了。”

話音一落,秦不二倏地出手,整個身軀貼上去,手臂宛若鐵鉗一樣,箍住了其中一人。

正如秦不二所預料的,這兩個家伙,確實是身手不錯的軍人,而且還是身經百戰的高手。

兩人加起來的戰斗力都不如秦不二,可是反應能力跟判斷能力,都是足夠讓秦不二敬佩的。

只是,實力與檔次上的差距,讓這兩兄弟在秦不二的面前沒有太多周旋的余地。

幾分鐘之后,秦不二飛出兩腳,將這兩兄弟直接抽飛,撞擊在酒吧內堅固的墻壁上。

這兩腳的力量并不算太大,秦不二撐死了使出六成力,但對于這兩位哥們的殺傷力卻是不小,足以讓他們都沒有能力再戰!

葉世景看到這一幕,死死盯著秦不二,寒聲說道:“好了,就此打住吧,難道你還想趕盡殺絕?”

“沒有,我只是有怨報怨,有仇報仇而已,跟我不相干的人,我是不會對他怎么樣的。”

“秦不二,別把自己太當回事,你要是離開,今天我可以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你要是還要繼續執迷不悟,可不要后悔。”葉世景說道。

“那我就是要執迷不悔了。”秦不二咧嘴一笑,然后直接掄起棒球棍朝著葉世景的腦袋上砸了過去。

葉世景沒想到對方還真的敢對自己出手,而且說打就打,根本就沒有給人準備的機會。

他知道棒球棍的厲害,身體連連后退,一連避開了秦不二的三下攻擊。

“咦,看不出來你還有兩下子啊。”秦不二看著葉世景后退時沉穩有序的步伐說道。

“你最好清楚你現在在做什么。”葉世景的臉色鐵青到了極點。

他平時也練習一些功夫,所以才能避開秦不二的攻擊。

可自己身為蘇杭大少,跟王世杰同一個級別的,即便對方沒有真正傷害到自己,但敢于對自己掄起大棒,這本身就是一種恥辱了。

更何況還逼得自己連連后退,沒有招架之力呢。

“來,讓我看看你能躲開幾次。”秦不二說著,又舉起棍棒,朝著葉世景的腦袋砸落而下!

……

秦婉柔開著母親的保時捷911朝著浪漫酒吧的方向趕去。

剛剛她接到了一條信息,說秦不二跟葉世景發生了矛盾,讓她去勸架。

秦婉柔第一想到的,就是秦不二去找葉世景報仇了。

因為她知道,前天對方找殺手來暗殺秦不二,還讓秦不二中了一槍,這種恩怨,絕對要用鮮血才能洗刷的。

以她對秦不二的了解,這家伙去找場子,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不管是他傷了,還是葉世景傷了,秦婉柔都不想看到。

畢竟,葉世景來頭很大,秦不二要是傷了他,葉家的人,絕對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的。

這樣一想,秦婉柔心急如焚,又一次將車加速。

秦婉柔一路疾行,性格淡泊雅致的她今天竟然連續闖了三次紅燈。

好不容易趕到浪漫酒吧,她飛快將車子停好,然后推開車門就朝著酒吧里面跑過去。

剛上到二樓,秦婉柔見到的場面,就是秦不二正舉著一根棍子朝另外一個男人沖過去。

那個男人,正是葉世景!

看到這一幕,秦婉柔的頭就有些大,她實在是無法想象,事情如果繼續發展下去,結果會變成什么樣:“不二,快住手!”

秦不二沒有住手,棍棒繼續敲下。

不過葉世景倒真的是有幾下子,又躲開了秦不二的棍棒。

“混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葉世景又氣又急,吼道。

“知道啊,正在揍蘇杭葉大少嘛!”秦不二笑著說道,他看到了美女姐姐,也知道,真正的好戲正要開始了。

“我們蘇杭的人,不是這么好欺負的。”葉世景眼神犀利地盯著秦不二,接過別人遞過來的棍球棒,心里也像是找到了一些跟秦不二對抗的勇氣。

他似乎已經忘記了面前的這個家伙可以連戰歌狂都打不過的狠人。

“是嗎?那就看看怎么個難法!”秦不二笑著說道,然后雙手握著棍棒朝著葉世景沖了過去。

葉世景可不敢大意,也同時舉起棍棒與迎接,兩根棒子狠狠地撞擊在一起,秦不二沒事,葉世景卻感覺到了手心震得有些發麻。

他都還沒有來得及搓一下手掌,秦不二又掄起大棒砸了下來。

秦不二的舉動,讓葉世景心中的怒火升騰到了極點,他長這么大還沒有這么狼狽過呢。

咔嚓!

在秦不二連續的攻擊之下,兩根球棒,終于在經過不斷的撞擊之下,發出了斷裂的聲音。

葉世景是阻擋的那一方,所以在球棒斷成兩截之后,他受到的沖擊比較大,身體踉蹌地往后退了幾步,這才站穩身體,然后一臉警惕地看著秦不二。

如果剛剛不是自己閃得快,這家伙真的會將自己打死啊!

也是在這時,秦婉柔終于有機會靠近秦不二了,她跑過去抓住秦不二的手臂,說道:“別打了好嗎?我們回去吧,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好嗎?”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