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男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婦科男醫 >

正文 第287章 拯救世界,吳欣婷獻身(上)

說到這里,這名老者就嘔出鮮血,頭一歪,死了。
“人造龍qiang,如果多造幾把,這世界豈不是跑出好幾個龍神,”
邱于庭心臟還在噗通、噗通地亂跳,都快從喉嚨蹦出來了。
就在邱于庭打算回到吳欣婷身邊時,大地突然開始顫抖,似乎地震了。
“啊!”
懼怕的吳欣婷就驚叫出聲。
邱于庭忙跑過去抱住吳欣婷,就想帶著她逃出這建筑物,豈料眼前的頂被巨物撐裂開,一只巨腳就踩在血水坑的位置,接著,邱于庭就聽到龍神奧蘭菲斯的長嚎聲,那聲音非常渾厚,看來它的肺活量也不小。
“該死!”
邱于庭叫了聲就知道自己不能跑出去,一跑出去絕對就變成奧蘭菲斯的食物。
“邱于庭,出來受死,在我的世界里,我已經恨不得一口咬死你了!”
奧蘭菲斯的聲音就像泄洪之水般無處不在。
邱于庭才懶得回答龍神,就摟著吳欣婷的嬌軀往更深處的走廊走去,走的過程中,邱于庭就聽到身后傳來建筑物的坍塌聲,看來這只惡龍不把他找出來是不會罷休的,奇怪的是,它竟然不噴火,只要噴火,說不定邱于庭和吳欣婷就被紅燒了。
跑到走廊盡頭,邱于庭就看到一個地窖,不管三七二十一,邱于庭就帶著吳欣婷走進地窖,這地窖十分的古老,還有幾根插在墻上的蠟燭為它提供光亮。
邱于庭找了個位置坐下,就摟緊吳欣婷,一言不發,他的腦變得十分的亂,他根本就沒有力量對抗龍神,那種壓迫性的力量完全可以毀滅整個世界,他這種人類真的就像一只螻蟻般,它一抓,就變成肉醬;它一踩,就變成肉泥;它一噴火,就變成燒烤;它一嚼,就變成肉碎……
看著一臉無助的邱于庭,吳欣婷就靠得更緊了,她耳朵里聽到的是邱于庭的心跳聲以及龍神巨腿落地的震耳欲聾聲,每聲都讓吳欣婷心顫不已。
“你為什么要跟我來這里呢,”
邱于庭長嘆一口氣。
“因為我想幫助你,”
吳欣婷落寞地看著邱于庭的臉頰,“師弟,一直以來,我都沒能把身體給你,現在我們都快死了,你就拿走我的第一次,好嗎?”
吳欣婷其實是想讓邱于庭的龍qiang進化到終極階段,那就可能要求吳欣婷獻出自己的生命!
邱于庭還不知道吳欣婷已經知道了它的鳳脈以及鳳脈和龍脈主人的后果,他就揉了揉吳欣婷的秀發,笑道“這么差的環境,哪里適合,等我們回到粒島,我在好好待你。”
“可已經不可能回去了!”
邱于庭叫出聲,眼淚就流出來。
“誰說不可能的,只要避開龍神,我們就可以回去的。”
“邱于庭,你快給我滾出來,我要將你像拆樹枝一樣拆開!”
龍神奧蘭菲斯的聲音刺進邱于庭耳朵里。
“該死的!”
邱于庭忍不住罵出了聲,他還是第一次被逼到這么尷尬的境地,看來他昨天的抉擇就是錯誤的,他根本就不該來溫哥華,他原以為這只龍神就和以前用意識交流的一樣,會怕自己,沒想到自己想的完全是錯誤的。
“我想讓你變成我的男人,”
說著,吳欣婷就站起身,當著邱于庭的面開始解開牛仔衣的拉鏈。
“別傻!”
邱于庭跳起來,將吳欣婷攬進懷里,在她額頭上親了兩下,就說道,“動蕩時代,做那不合適,懂嗎?”
“可如果你的龍qiang不進化到終極階段,你就不可能打贏龍神!”
吳欣婷終于說出了一直埋藏在心底的話。
邱于庭愣了愣,馬上就恍過神,干笑了下,說道“既然你知道我有龍qiang,那你就應該知道你是鳳脈的主人,如果你和我,你就會死掉的。”
“如果我的死可以拯救你,可以拯救姐妹們,甚至是拯救整個世界,我……愿意……”
吳欣婷雙眼嗪滿了晶瑩的淚滴。
“可我不愿意!”
邱于庭抱著吳欣婷的嬌軀,顯得十分的無奈。
“師弟,其實讓我死是最合算的了,而且我還可以體會到和你的感覺,難道你想讓我死不瞑目,讓我不能像媽媽那樣體會到有你的感覺嗎?”
“這……”
邱于庭明明知道依靠鳳脈的力量讓龍qiang進化到終極階段是最理智的辦法,但想起以前相處的種種畫面,邱于庭就真的下不了手,一念間,吳欣婷就可能要面對死亡!但是……如果不犧牲吳欣婷,整個人族就可能滅亡,自己的二十多個女人們就要被可惡的恐龍吃掉了!
良久,邱于庭才開口道“欣婷,你是我這輩最愛的女人!”
說完,邱于庭就勾起吳欣婷的下巴,湊過去,吻著她的紅唇,并輕輕吮吸著她的上下唇。
吳欣婷卻推開了邱于庭,說道“我不要什么前戲了,直接點,好嗎?”
“明白了,”
邱于庭脫下自己的西裝鋪在地上,然后就將吳欣婷放倒在地上,手迅速剝著她的衣服。
拉開牛仔服的拉鏈,邱于庭就看到一件粉紅色蕾絲鑲邊的乳罩,兩個正隨著吳欣婷急促的呼吸而上下浮動著。邱于庭俯下身吻著邱于庭的,手就繞到邱于庭背后,用力一按,就解開了乳罩的扣,回手,往上一推,吳欣婷兩顆33d的就彈出來,與媽趙莉莉的相比,吳欣婷的確實小了點,但是顏色十分的好看,尤其是上的兩顆櫻桃,正閃耀著誘人的氣息。停頓片刻,邱于庭就含住左,開始溫柔地吸著,右手則扣住她的右乳,開始隨意揉捏著。
“唔……唔……唔……”
吳欣婷幸福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她很想一直體會這種感覺,可她不能,真的不能,情勢所迫,她可不能像洞房時那樣享受一晚的之旅,所以在邱于庭親吻她的時,她已經在解邱于庭的皮帶,解開,就將他的拉鏈拉開,手按在他那根早就硬挺起來的上,喃喃道,“老公,現在就,我已經很濕了。”
說話間,吳欣婷就聽到外面建筑物的崩塌,說不定下秒,龍神的巨腳就會踩踏地窖吧。
“我會給你的,”
邱于庭一邊伺候著吳欣婷,一邊聽著外面的聲音,就知道自己已經不能給予吳欣婷太多了,就跪在她大腿間,將自己的褲連同一起拉下去,露出自己那根好像已經在咆哮的粗長。
看著吳欣婷純美的臉蛋,邱于庭就有點不舍地解開吳欣婷的皮帶,將她的牛仔褲拉下去,他的眼睛則死死盯著漸漸露出邊角的三角地帶。
有點害羞的吳欣婷就扭過頭,看都不敢看邱于庭,心跳就加快了不少,嘴巴里卻催促道“老公,已經很濕了,你就直接吧。”
如果是平時,邱于庭定會進行至少二十分鐘的前戲,特殊情況特殊處理吧。
邱于庭盯著吳欣婷那不被半透明包裹著的,表面確實挺濕的了,那附近的都被染成了透明色,粉紅色都被邱于庭納入眼簾中。
“邱于庭,你這個膽小鬼,在我的世界里,你不是很牛逼嗎?還敢和我叫囂!”
龍神奧蘭菲斯咆哮道。
受到龍神的威脅,邱于庭只好加快了進展,就將吳欣婷的拉下去,先是冒出幾根稀疏打卷的,接著就是一朵被藏在肥厚間的花魁了。邱于庭的手顫巍巍地落在有點突出的處,輕輕捻著。
“唔……”
吳欣婷花枝亂顫,雙腿忍不住想夾住邱于庭的手,卻又不愿意阻擋即將開始的快樂。
邱于庭中指壓在吳欣婷間,微微用力,手指就陷進去,被肥厚的包裹著,隨意滑動幾下,他就感覺到吳欣婷的濕滑,確實是可以插進去了,可他還在猶豫,他知道這是自己和吳欣婷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失去鳳脈力量的吳欣婷將面對死亡。
讓吳欣婷在極盡的性快樂中死亡,這也許就是邱于庭唯一能做的事了。
邱于庭壓在了吳欣婷的身上,吻住她的紅唇,舌頭在吳欣婷緊閉的貝齒間來回舔著,吳欣婷就張開了嘴巴,用力一吸,就將邱于庭的舌頭吸進口腔里開始品嘗著。與此同時,邱于庭右手正握著在吳欣婷間來回摩擦著,知道已經粘著很多,邱于庭還是不想插進去,但聽到外面時不時傳來的坍塌聲,邱于庭還是下定了決心。
“如果有下輩,我還要你做我的女人,”
說著,邱于庭屁股往前一挺,就已經分開了吳欣婷的,慢慢擠進去,的十分的狹窄,被那軟軟的、濕濕的、熱熱的肉包裹著是一種至高的享受,邱于庭現在卻沒有這種感覺,他并不覺得自己是在和吳欣婷,反倒覺得自己是在扼殺吳欣婷年輕的生命!
“如果有下輩,我要你做我的男人,唔……”
吳欣婷抱緊了邱于庭的虎軀,感覺著那根火熱的巨物慢慢填充著空虛的,她的心都快醉了,伴隨著淡淡的疼痛,她的就被邱于庭捅破。
邱于庭不斷吻著吳欣婷的紅唇,并揉著她的**,開始慢速地抽動著,緩緩退出,上面就粘著吳欣婷的之血,再插進去時,吳欣婷兩瓣就會吸住,如此反復著。
“唔……唔……唔……老公……我好……舒服……”
吳欣婷早已經是淚眼凝濕,整個人就像是小舟般在邱于庭的下搖晃著。
漸漸地,吳欣婷兩瓣上的鳳脈呈現出血紅色,并發出淡淡的光芒,龍qiang上的龍脈也發出了近乎相同的光芒,兩種光芒交融在一起,發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霎那間,邱于庭和吳欣婷就被龍脈和鳳脈發出的光芒包裹著,整個地窖都被金光籠罩著…………
正在不斷摧毀著建筑物的龍神奧蘭菲斯龐大的身抖了下,血瞳直盯著地窖的位置,叫道“就算你進化到龍人,我也不可能怕你,你要知道,你的龍qiang是我賦予的!”收藏!!!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