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男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婦科男醫 >

正文 第221章 四女一男,累

這時候,門被敲響了。
“好了,就先這樣子了,”王若雨的媽媽忙拉起邱于庭的手,如果被女兒看到這一幕,那她都不知道應該怎么解釋了。
“那你就是答應了?”邱于庭笑出了聲。
“算是吧,”王若雨的媽媽有點無奈地笑著,似乎喜歡上了這個有點死皮賴臉的邱于庭。
邱于庭坐在床邊,王若雨的頂媽媽則去開門,門打開,拿著熱毛巾的王若雨就有點狐疑地看了下邱于庭,見他們兩個都挺正常的,她就走進來,說道:“于庭,你先出去和我爸爸聊一聊。”
“嗯,”邱于庭知道王若雨是打算幫她媽媽擦瘀傷,就算他想坐在這里看,那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就點了點頭,非常紳士地走出了房間。
將門關上后,王若雨的媽媽就將外套脫掉了,只戴著**轉過身,坐在床邊。
“我討厭爸爸,”王若雨皺起柳眉就替媽媽擦身子,那條條瘀傷讓她非常的心疼,她更是覺得再在這個家里呆久的話,估計她也會受到這種非人的待遇。
邱于庭則是站在王若雨爸爸的正對面,冷冷看著他,一句話都不說。
過了一會兒,王若雨和她的媽媽就都從房間里走出來,邱于庭則以替她們買衣服的名義將王若雨和她的媽媽帶出了家,他現在就想將她們帶到粒島去。
走在街道上,邱于庭就打電話叫老胡來接她們。
等了十來分鐘,老胡的破的士就開到了他們面前,邱于庭探進腦袋和老胡耳語了幾句就讓王若雨和她的媽媽一起上車了,很是老練的老胡就載著她們往粒島的方向駛去。
和粒島的蘇巧通了電話,叫她二十分鐘后開著快艇來接王若雨母女后,邱于庭就聯系了朱茜茜和黑哨,就打算盡快召開幫眾大會。
約好開會的時間后,邱于庭就朝和朱茜茜約定的地點走去,就打算陪著她們四個逛街,反正是下午才開會的。
“我其實挺討厭陪女孩子逛街的,”邱于庭嘀咕了聲就已經看到了站在街角等他的朱茜茜、武娜娜、法斯菲和董結。
看到董結,邱于庭嘴角就翹起來,嘀咕道:“陪女明星逛街,估計會被狗仔隊拍下來吧,我一定要氣死潘越明!”
和她們四個會合后,邱于庭就問她們想去干什么,朱茜茜想去買韓流衣服,武娜娜和法斯菲意見一致,想去看槍展,董結則想陪著邱于庭,去哪里她都無所謂。
遇上意見不合,邱于庭這個家長就要開始整合大家的意見了,他想了下就說道:“買衣服隨時都可以去,但槍展就今天早上有,我們不如先去看槍展,然后再去買衣服,怎么樣?”
朱茜茜撅著嘴巴,似乎有點不愿意,但見邱于庭一直對她擠眉弄眼的,朱茜茜就勉強答應了,愛打扮的她可不喜歡去看那些冰冷的槍械,武娜娜和法斯菲一個是殺手,另一個是獵殺者,對槍的興趣遠高于對衣服的興趣,朱茜茜總覺得她和她們兩個還是有隔膜的,就想找個時間好好和她們說一說女孩子打扮是有多么的重要。
打了一輛的士,他們就朝槍展的位置駛去。
在車上,邱于庭倒是很規矩,就是董結老是喜歡依靠在他身上,讓他都有點受不了了,尤其是聞著她身上散發出的香水味,邱于庭都快要迷失了。開車的司機則透過后視鏡看著董結,他倒不是想偷窺她,只是他覺得這個女的很像女明星董結,又不敢完全確定,如果是女明星董結,現在背著老公潘越明和男人在這里玩曖昧,那公布到互聯網上絕對會被吵得沸沸揚揚的!
下了的士后,他們就來到槍展的大廳前,看著大門兩邊站著的武裝警察,邱于庭就不想走進去,而且當他瞄到劉蓮從里面晃過去的時候,邱于庭就更不想進去了。
“老公,怎么了?”法斯菲見邱于庭停住了腳步就問道。
“腦袋一片空白,”邱于庭笑了下就望向另外一邊,見是真維斯的專賣店,他就說道:“茜茜不喜歡看槍,我就帶著她去買衣服吧,你和娜娜進去看槍,看完了就打電話給我,我們再一起去吃飯,這樣子就不會浪費各自的時間了。”
沉默了一會兒,法斯菲就點了點頭,然后就和武娜娜一起走了進去,一名女警察走過來對她們兩個進行了搜身,確定都沒有攜帶槍械后就放她們兩個進去。
有點心虛的邱于庭則帶著朱茜茜和董結去真維斯專賣店了。
走進去,朱茜茜就馬上退了回來,說道:“衣服款式太老,我要去文體路那邊。”
“太遠了,”邱于庭說道。
“那還是陪她們去看槍吧,反正我也不著急,”朱茜茜有點失望地說道。
“那還是去文體路吧,”邱于庭陪笑著就攔下一輛的士,三個人鉆進去就朝文體路駛去了。對邱于庭而言,他是死都不去看什么狗屁槍展的,被劉蓮攔下就完蛋了。
到了文體路,邱于庭就變成了傳說中掏腰包以及下人,朱茜茜看上的衣服要他付錢,又要他拎著,她則和董結一邊討論著這衣服怎么樣那衣服怎么樣,完全將做苦力的邱于庭無視了,也只能付錢的時候才會想起他。
邱于庭跟在朱茜茜和董結屁股后面,就暗暗感嘆道:早知道就去看槍展了,反正劉蓮不會斃了我,陪老婆買衣服實在是累,看來我以后還是去套包購物算了,反正有專人送到家里。
在各式各樣的衣服店里逛了至少有一個小時,朱茜茜購物之心才有所降低,她就轉身看著手上、脖子上都拎著帶子的邱于庭,在他周圍轉了好幾圈,就說道:“看來我和董結姐姐的眼光都是一樣的,回頭覺得好,我再給姐妹門添置幾件衣服。”
邱于庭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一次購物就這么的恐怖,要多來幾次,邱于庭還不累死了,他就暗暗感嘆道:我寧愿被她們十幾個強*,精盡人亡,我也不愿意陪她們逛街購物!
買好了衣服,接到了武娜娜的電話,他們就顧了一輛的士往槍展的方位駛去。
一下車,一群記者就圍了上來,照相機就卡擦卡擦地拍著,攝像機的鏡頭時而集中在邱于庭身上,時而集中在董結身上,壓根就不會理會后面的朱茜茜,朱茜茜則讓司機將帶子拎下來放在一邊的地上,然后就若無其事地走開,轉過身就看著被團團圍住的邱于庭的董結,嘀咕道:“這就是泡明星的下場,老公,我看你怎么收拾。”
“請問你們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請問你現在要怎么處理你和你丈夫潘越明的關系?”
“請問你是看中邱先生的闊綽還是英俊瀟灑?”
“請問……”
……
記者的嘴巴就像槍口一樣噗噗噗地說著,邱于庭和董結都被問得有點啞口無言,有點害怕的董結則一直依在邱于庭身上,看似非常的曖昧,照下來的照片則第一時間通過手機的方式被發到了互聯網上,估計這則有夫女明星和邱于庭的娛樂新聞就會占據各大網站點擊的前幾名了。
董結完全不敢去回答記者,邱于庭則非常從容地回答著記者。
“我想跟大家說的是,明星其實和普通人沒有什么區別,只是你們看得太重罷了,普通人可以離婚再婚,難道明星就不能了嗎?我和董結是一見鐘情,希望你們別把她當作是很隨便的女人,也不希望你們把我當作是亂撥感情種子的男人……”
搞定記者后,邱于庭和董結都非常的累,忙和一蹦一跳出來的武娜娜法斯菲以及看熱鬧的朱茜茜一道消失在人群中。
找了個中檔的餐廳,叫了五份的牛排后,邱于庭就拿著刀叉開始啃食了。
“能給我個簽名嗎?”女服務員見是董結,她就忙湊過來問道。
“不行!”董結還沒有回答,邱于庭就替她回答了,邱于庭被記者圍攻已經很煩了,他現在就想安安靜靜地吃他的午餐,不想再被人打擾了。
被邱于庭那兇狠的臉嚇到的女服務員就忙走開了,再呆下去就可能被打了。
吃完午餐,他們就去附近的賓館看了一個房間,就打算好好休息,等到三點再去開幫眾大會。
邱于庭像快海綿般撲倒在軟床上,就覺得全身的筋骨都要散架了,就想閉上眼睛睡一覺。
一雙手忽然放在了邱于庭內側,把他嚇了一跳。
“你看起來很累,我替你揉一揉,”董結瞇著眼睛就幫邱于庭揉。
“謝謝,”邱于庭放下了心,繼續閉著眼睛享受董結的。
武娜娜和法斯菲坐在床頭,兩人盤腿而作,正津津有味地談論著在槍展上看到的槍支。
“我喜歡那把柯爾特1911,手感非常的好,而且上彈方便,很適合執行暗殺任務,”法斯菲開口說道。
“我其實更熱衷于古槍,像溫徹斯特1866杠桿槍擊式連珠步槍,科格斯威爾-哈里森中心發火轉輪手槍,m/14手槍,還有毛瑟vk98短步槍,我喜歡珍藏它們,就算它們已經不能拿來殺人了,”武娜娜笑著說道。
“我們現在說的看小說^.v.^請到是哪種好殺人,不是拿來珍藏,”法斯菲就忙說道。
“別……別摸那里……”邱于庭突然叫出了聲,原來董結按摩完他的內側后,她的手就伸到了邱于庭的褲襠處,正隔著褲襠揉著邱于庭的**,隨便一摸,邱于庭的**就很是不爭氣地硬了起來。
“老公,翻過來,好嗎?”董結瞇眼眼睛懇求道。
面對幸福熟婦董結,邱于庭只好很是聽話地翻過了身子,董結跪在邱于庭間,一邊將邱于庭的褲子除掉,一邊說道:“其實**也是需要好好愛護的,它是男性根源,如果不好好愛護,它很容易受傷的,老公,我今天就教你怎么愛護它。”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