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男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婦科男醫 >

正文 第126章 把酒灌進洞里

邱于庭本以為蘇巧外面穿得如此的惹火,里面應該就非常的保守了,沒想到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里面竟然是穿著一套如黑蝶般的內衣。
上體披著一件如蝴蝶翅膀般的連衣貼身裙,輕柔薄透的魚網狀彈力面料,大網眼使蘇巧的嬌媚侗體更加暴露。罩杯開放式設計,露||乳|處以紅色蝴蝶結點綴,更加醒目惹火!蕾絲花邊吊帶,彈性佳。極短的裙擺,短裙裙邊鑲有層層疊疊的軟紗花邊,浪漫迷人。短裙前部開襟,||乳|溝處的搭扣平整光滑,可方便的瞬間將上衣褪去……讓女人的性感表露無疑!
搭配同面料網眼丁字褲,前片開襠以蝴蝶結點綴,底部和后部均為細細的帶子,免去脫衣之累,輕松享受xing愛帶給愛人的快意!
看著這套露||乳|妝,邱于庭的xing欲一下子就被蘇巧勾起來。
蘇巧瞇眼笑著,說道:“這套衣服是我特意買來穿給你看的,就希望你有天能看到,我本來還想留到晚上在姐妹面前炫一炫的,沒想到你這死鬼這么早就來了,”
說完,性感女神蘇巧就款步走向邱于庭,站在離他不到一米的地方單腿站立,就像跳天鵝舞般將左腿伸起來,輕輕放在了邱于庭肩膀上。
邱于庭注視著蘇巧那暴露著的ru房,眼光慢慢下移,盯著網眼丁字褲看了好一會兒,這種丁字褲比普通的丁字褲更加的暴露,邱于庭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那肥沃的蔭唇以及在陰阜上方那一叢茂密的蔭毛,再加上那個紅色蝴蝶結的點綴,邱于庭已經有點忍不住了,又不想過多表現出來,就問道:“你剛剛說要玩游戲的,就是劈腿嗎?”
“嗯!”
蘇巧這才想起剛剛說過的一番話,忙收回大腿,韌帶頓時傳來一陣的疼痛,蘇巧柳眉擰在一塊,嘀咕道,“看來老娘的身體應該加強鍛煉了。”
“和我zuo愛就是最好的鍛煉,可以美容養顏的,”
邱于庭yin笑著。
“美容養顏?”
蘇巧笑出了聲,一邊去取法國紅酒,一邊說道,“如果你可以美容養顏,那我就去辦一家美容醫院,讓你做特邀醫師了,那樣子我就不用開這ktv了。”
“我說的是事實啊,你不覺得自從你上次和我zuo愛完之后,你的皮膚好了很多嗎?”
邱于庭辯解道,其實他說的都是事實,龍槍確實有美容醫院的作用,只不過他不能說得太徹底,如果他說自己是利用龍槍才讓這些女人服服帖帖的,那蘇巧都可能拿起麥克風砸他了!
蘇巧拿著起子拔掉瓶塞,一股寒氣就像仙煙般裊裊升起。聞著這百年佳釀散發出的酒香,蘇巧就有幾分的醉意了,她瞇眼笑著,忙將冰寒的法國紅酒放到茶幾上,說道:“下面的游戲需要老公你的配合噢,請認真一點呀~~”“ok!”
邱于庭嬉笑著,看上去十分的不正經,其實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子的,如果擺出一副非常正經的樣子,那更可能是在裝逼,像現在這副嘻嘻哈哈的模樣,更說明他已經將蘇巧的話都記在了心里,就等著她的下一步行動了。
蘇巧走到邱于庭身前,陰阜幾乎貼著他的額頭,手落在邱于庭有點翹起的黑發上,問道:“現在你有聞到什么味道嗎?”
“酒好香啊~~”邱于庭感嘆道。
蘇巧差點就拿粉拳敲打邱于庭了,她壓住心中慢慢燃起的怒意,引導道:“你就沒有聞到人家身上的味道嗎?”
“女人的味道嗎?”
邱于庭嘀咕了聲。
“那……那里的味道……”
蘇巧雖然很大膽,可在邱于庭面前,她還是想裝得靦腆一點,畢竟邱于庭是他的男人,如果他覺得自己太yin蕩的話,估計會認為自己是一個隨便的女人,其實蘇巧一點也不隨便,就算是開ktv,她也沒有給客人吃過豆腐,儼然一朵帶刺的玫瑰,上次若不是想傍上邱于庭這個“海歸派”蘇巧才不會那么放蕩呢!畢竟她的男人一點性功能都沒有,她又是一個有需要的女人,就想著找一個可以依托終身的,然后馬上和現在的老公離婚,沒想到自己卻掉進邱于庭設下的陷阱里。
“哪里?你身體這么多器官,又不是說每一個器官的味道都一樣,你不說清楚我怎么說給你聽呢?”
邱于庭嘀咕道。
“你這笨蛋!”
蘇巧罵了句就將丁字褲的帶子解開,輕薄得如同葉子般的丁字褲遂飄落在地上,一朵被野草點綴著的紅色花朵就呈現在邱于庭面前,似乎還有點濕濕的。蘇巧讓陰阜正對著邱于庭,又靠過去一點,邱于庭的鼻子幾乎都碰到了蘇巧的蔭唇,一股淡淡的yin水騷味就撲進邱于庭鼻子內,讓邱于庭心曠神怡。
“就這里的氣味啊,”
蘇巧羞紅著臉。
“原來是這里啊,”
邱于庭湊過去使勁舔了下蘇巧的兩瓣肥蔭唇。
“啊!”
陣陣麻癢讓蘇巧差點暈倒過去,那種觸電般的感覺自蔭唇傳入蔭道,又傳播向身體四周,麻得蘇巧都有點站不穩了。
“聞起來很香,吃起來味道也不錯,那老婆你是想說你這里的味道比紅酒還好了?”
邱于庭抬起頭問道。
“人家哪里敢和法國名酒比較啊,人家就算榨干了也不能和它比呢,我是想說……”
蘇巧彎腰取過法國紅酒就遞給邱于庭。
接過外面已經鋪上一層水珠的法國紅酒,邱于庭就覺得手都要被冰凍了,忙用兩只手托著,低頭聞著散發出的酒香,就說道:“我很少喝酒的,大學的時候也就是聚會或者同學聚餐的時候才喝酒。”
“但是出來應酬都是要喝酒的啊?”
已經在生意場混跡十多年的蘇巧就叫出聲。
“是這樣子的,”
邱于庭一邊舔著蘇巧的蔭唇和陰di,說道,“我大一部門聚會時有一次喝醉酒了,被同事抬回去,那個晚上都不知道是怎么過的,衣服、被子、床上全部都是我嘔吐出來的穢物,早上起來還跑到廁所吐了好久,吐得天昏地暗的,中午洗澡了才好一點,自從那次之后,喝酒方面我都很低調,一般是先填飽肚子,然后繼續低調,到宴會中期時,我就會起來灌別人酒。”
“你好壞!”
蘇巧覺得蔭道已經流出好多的yin水,大腿不自覺地合在一起,下半身不自主地迎向邱于庭的嘴巴,每當邱于庭的舌頭舔過她的陰di時,她都會震顫著。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
邱于庭嬉笑了下就側著頭不斷舔著蘇巧那兩瓣已經充血的蔭唇,并時不時將舌頭插進她的蔭道內,邱于庭的舌頭就是與眾不同,可以縮成柱狀,充當雞芭的角色插著蘇巧的蔭道。
“老公……唔……受……受不了了……唔……求你別舔了……會出人命的……啊……好……好舒服……噢……老公……游戲還沒開始……我……我就這么的興奮……我怕……怕等下會死掉……啊……”
蘇巧渾身顫抖著,都想就這樣子給邱于庭插了,可紅酒已經拿出來了,不玩刺激的游戲就太可惜了。
“老公……別……別舔了……噢……”
尚留一點理智的蘇巧忙按住邱于庭的腦袋,不讓他為自己kou交,看著一臉笑意的邱于庭,蘇巧就彎腰在他額頭親了下,滿含愛意地呢喃道,“老公,我愛你,我要一輩子和你在一起,我已經和那個老不死的協議離婚了,估計這幾天就有消息了,那時候你就是我這輩子唯一的男人了。”
“嗯,”
邱于庭瞇眼笑著,說實話,她的男人一點性功能都沒有,就算她還和那男人是名義上的夫妻,邱于庭也不擔心,但如果她的男人有性功能的話,估計卻依然就會選擇將那個男人閹割掉,或者是讓蘇巧永遠留在自己身邊了。
而這次他召集被龍槍操過的女人來ktv聚會也就是為了預防這些事情的發生。
“想喝酒嗎?”
蘇巧問道。
“你這酒本來就是給我喝的啊?”
邱于庭不解地叫道。
“我怎么會愛上你這種腦子不靈光的家伙呢!”
蘇巧吐出一口氣,“也真是稀奇,像你這種頭腦不靈光的家伙竟然可以殺了朱明。”
如果說邱于庭那思維敏捷的大腦算是不靈光的話,估計這世界上就沒有靈光的大腦了。
邱于庭瞇眼笑著,似乎很喜歡被自己的女人數落,他伸手摸著蘇巧光滑的美臀,手在屁股溝間溜達著,說道:“可惜你就愛上了我這個男人了,而且還會跟我死纏爛打一輩子!”
“壞蛋!”
蘇巧罵了聲就軟靠在邱于庭身上,拿過法國紅酒,盯著牌子看了好一會兒,就說道:“你不是很喜歡舔人家那里,吃流出來的水水嗎?那我們就將水水和紅酒混合在一起,你吃起來保證更帶勁,但是千萬不能喝醉了噢~~你做那事那么的強,我就怕你喝醉了就會弄死人家!”
“我酒量還好,你放心,”
邱于庭嬉笑著。
“嗯,那……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這酒很貴,所以我不想讓它溢出來,你有辦法將酒灌進人家逼……里……又不讓紅酒流出來嗎?”
上去羞澀地問道,一說完,她就羞得忙將頭埋在邱于庭大腿間,隆起的褲襠讓她臉上的紅暈又增加了幾分。
“辦法……”
邱于庭想了一會兒之后就笑出了聲,他先將紅酒小心翼翼地放在茶幾上,然后就站起身,說道,“你站到沙發上,我們來玩無敵風火輪。”
“無敵風火輪?”
蘇巧嚇了一跳。
“也不算是吧,反正隨便取一個很吊的名字就是了,你難道沒有看過金庸大師的連續劇嗎?什么大力金剛指,還不是手指力氣大一點,所以我跟隨著潮流取吊一點的名字也是很正常的。”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