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男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婦科男醫 >

正文 第098章 用龍槍拯救美婦(中)

邱于庭實在是郁悶,放著那么多活人不操,他今天到要來操這具尸體了,而且還是這么僵硬的尸體,真不知道jī巴插進去是不是會斷掉!
見舔她乳房也變成了一種無勞之功,邱于庭就挪步到床尾,低下頭看著那條緊閉著的肉縫,周圍的肉丘非常的肥,就像一頭鮑魚一樣,而陰阜上的陰毛又十分的稀疏,似乎都可以數出來有幾根,再就是她的陰毛不會像一般女人那樣是卷卷的,全部的陰毛都柔順得像用過飄柔一樣,讓邱于庭忍不住伸出手摸了好幾下,全身上下的部門似乎就這陰毛是軟的了。
站在邱于庭身后的李淑敏眼睛緊緊盯著邱于庭兩股間的那兩顆似乎蘊含著無限能力的睪丸,看著看著,她的呼吸都有點重了,她忙移開目光不敢再去看了,如果她真的忍不住而被邱于庭操了,那估計后果會非常的嚴重。結合陸依依和朱茜茜等人,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就出現在李淑敏腦海里:到底被龍槍插過的女人是被迫服從于邱于庭,還是說真心服從于邱于庭的?
邱于庭趴在陸依依媽媽雙腿間細細看著她的yīn唇,淡淡的粉紅似乎只屬于少女,可她的yīn唇確實是粉紅色的,而且小yīn唇的形狀非常的好看,就像是兩片剛剛吐出的新芽一般,讓人看了難免有疼愛它的沖動。邱于庭本能地伸出舌頭舔了下yīn唇,感覺就像是在舔鐵片一樣的,連騷味都沒有。
“喂,她一點快感都沒有,你叫我怎么掰開她的yīn唇插進去啊?”邱于庭嚷道。
李淑敏捂著額頭,說道:“yīn道口是位于肛門稍上方,yīn唇又沒有遮住它。”
“額……我是習慣性這樣子說了,那她的yīn道口都緊閉著,你讓我怎么插進去?”邱于庭嚷道。
“那你等等,我記得這里有窺陰鏡器的,”說著,李淑敏就拆掉自己的手套,走到一個掛著鎖卻沒有上鎖的柜子前,打開,在里面翻找著,找了好一會兒之后,她終于找到了一個透明的窺陰器。
遞給邱于庭后,李淑敏就說道:“你試一試用這個擴大她的yīn道。”
“里面還有什么?”邱于庭問道。
“有很多,像口塞口枷、項圈脖套、貞操帶、頭套、眼罩、皮鞭、繩子、膠帶、乳鏈乳夾、后庭肛栓、手銬腳鐐、全包緊身衣、yáng具環、低溫蠟燭等,你如果能講那些東西用得淋漓盡致,你絕對會變成一只大淫蟲,”李淑敏笑著說道。
“算了吧,我這人還是挺純潔的,”說這話,邱于庭都不擔心遭雷劈!
邱于庭看了看手中的窺陰器,拿著尖嘴的那頭就試著往yīn道口插,可和yáng具差不多粗的窺陰器根本插不進去,明顯是要先用手分開她的yīn唇才能找到yīn道口,進而插進yīn道內的。
“不行,不分開她的yīn唇,窺陰器也插不進去,”邱于庭斷定道。
“那……”李淑敏緊皺眉頭,在病房來回走了好幾圈后,眼睛忽然一亮,說道,“你在這等我,我去我辦公室拿一樣東西,”說完,李淑敏就急匆匆地離開了。
有點莫名其妙的邱于庭就細細觀察著手中的窺陰器,說實話,沒有什么特別的,就是一個中空的透明筒管,旁邊加一個用于握手的柄而已,不過功效邱于庭是知道的,那就是講yīn道分開,讓人可以看清楚女性yīn道的生長情況。
“看來以后可以和她們玩sm了,”打定注意的邱于庭忙走到那個柜子前,拉開就朝里張望,一大堆的sm用品,看得他都性欲大增,如果不是要救陸依依的媽媽,邱于庭絕對讓陸依依、朱茜茜以及武娜娜上來和自己玩sm,捆綁陸依依、口枷朱茜茜、窺陰武娜娜……
一臉淫笑的邱于庭就拿起一件紅色貞操帶,這t形的貞操帶長得和丁字褲差不多,只不過它的質地都是真皮的,還有肛栓和陰栓,女性一帶上去之后,yīn道和肛門都會被插住,而貞操帶還配有鎖,除非持有鎖的主人愿意替她打開貞操帶,否則她就會在無盡的淫欲世界中被折磨著,連自慰的可能性都沒有。
如果肛栓和陰栓夠粗的話,那還好,可肛栓和陰栓的粗細就有拇指差不多,完全不能讓女性達到高潮,但會挑起她們的性欲,讓她們像一只狗一樣央求主人打開鎖,然后操她。
邱于庭用手搖了搖肛栓,然后又從柜子里找出一個遙控器,隨意一按,肛栓和陰栓就像不倒翁一樣搖擺著。
“看來這是好東西,刺激死她們!”邱于庭臉上的淫笑更加的明顯,讓帥氣的他都變得有點猥瑣了。
邱于庭將貞操帶放回去之后又拿出項圈、口塞之類的把玩著。
聽到門外傳來腳步聲后,邱于庭就忙將那些東西放回柜子里,一本正經地溜到病床前,嚴肅地看著一絲未掛的陸依依媽媽的肥沃陰阜。
李淑敏推門而進,說道:“我帶了一些2-羥基苯甲酸來,你將它涂抹在她yīn唇附近,記住千萬不能流進yīn道內,否則你就是提前殺了她!”李淑敏的表情非常的嚴肅,一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
邱于庭接過她手中的黃色藥膏,想擠到手心上,又覺得自己等下可能會用手去摸陸依依媽媽的陰阜,一定會讓這什么狗屁藥跑進她yīn道內的,想了想,他就向李淑敏要了一雙手套,將藥膏擠出一點點滴在自己的指尖,然后就小心翼翼地涂在陸依依媽媽的yīn唇周圍。
“涂均勻之后你就要替她的陰阜按摩,”李淑敏站在一邊認認真真地看著邱于庭的動作,眼睛又不自覺地瞄了下邱于庭的yáng具,讓她驚異的是邱于庭的yáng具還維持上翹狀態,一點軟下去的跡象都沒有,看來龍槍的耐力不是她可以想象的,用人類的極限根本衡量不了它,以這種最佳狀態硬了半小時還沒有一點軟掉的極限……想想李淑敏都覺得可怕,更為自己解開了龍槍的封印而懊惱不已,她更加明白x婦科醫院不是她再敢逗留的地方,稍不慎就可能變成龍槍是犧牲品!可她又和醫院簽訂了為期五年的協議,還有兩年她才能換地方工作的。
邱于庭細心地替陸依依的媽媽做陰阜按摩,這對他來說絕對是第一次嘗試,也希望是最后一次,如果被人知道他替女人按摩陰阜,那傳出去豈不是被笑掉大牙?
過了差不多十分鐘之后,邱于庭就覺得陸依依媽媽的陰阜軟肉有了一點復蘇的跡象,不會像之前那么的堅硬了,興奮的他就想加大藥量,可李淑敏不同意,如果再加大藥量就可能破壞了陰阜的皮膚組織!
有點無奈的邱于庭只好像個勤勤懇懇的按摩師般替陸依依的媽媽按摩陰阜。
再過了十分鐘,邱于庭已經確定她的陰阜和正常的女人差不多柔軟了,他就從李淑敏手里拿過濕巾替陸依依媽媽擦干凈陰阜周圍的藥劑,將自己的手套摘下來后,他就試著將中指插入她的yīn道內。
中指慢慢陷進去,最終整根都落入了yīn道內,在yīn道內旋轉了幾圈后,邱于庭就拔出了手指,說道:“yīn道太干澀了,一點yín水都沒有,我的jī巴會摩斷的。”
“我拿潤滑油,”李淑敏嫻熟地從柜子里翻出一瓶潤滑油遞給了邱于庭。
“你怎么對這里如此的熟悉?”邱于庭馬上就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是這里的醫生,有整理過這里的資料,”李淑敏看都不敢看邱于庭,眼里似乎有點異樣。
“原來如此,”邱于庭笑了笑就輕輕分開陸依依媽媽的yīn唇,將一部分的潤滑油直接倒在了yīn道口,又將一些潤滑油倒在了避孕套上。
做好一切準備之后,邱于庭就爬上了床,采取最土的男上女下抽插式,扶著yáng具對準陸依依媽媽的yīn道就慢慢插進去。
“呲——”
當整根yáng具都沒入陸依依媽媽的yīn道內時,邱于庭就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人類,竟然用這么粗的yáng具插入了一具“石雕”的yīn道內。自得之余,邱于庭也不忘對著李淑敏做著“ok”的手勢。
李淑敏干干一笑,坐在對面的病床上就本能地翹起二郎腿,以掩蓋yīn道傳來的騷樣。
邱于庭調整好姿勢之后就趴在了陸依依媽媽的身上,也不管她的乳房不是不硬得像石頭一樣,他張嘴就開始吮吸陸依依媽媽的rǔ頭,并開始聳動屁股,讓yáng具在收縮性非常差的yīn道內抽動著,并感嘆道:“這絕對是我人生中最奇妙的一次做愛之旅,真想用攝像頭拍下來做為家族的遺產流傳下去。”
“噗哧”一聲,李淑敏就被邱于庭的話逗樂了,她忙捂住嘴巴,努力不讓自己再笑出來,臉卻憋得很紅。
“這rǔ頭簡直就像結冰了一樣,一點彈性都沒有,”邱于庭長嘆一口氣干脆不去做這些無用功,慢慢退出了yáng具,抬起陸依依媽媽的雙腳就坐下去,就像促膝長談般坐在床上,挪動屁股又對準陸依依媽媽的yīn道口,微微用力就再次插進去,接著就開始快速抽動著,幸好還可以聽到性器交合發出的啪唧、啪唧聲,否則邱于庭都以為自己是在和充氣娃娃做愛。
這種輕松的姿勢讓邱于庭根本體驗不到快感,他就雙手撐著床一邊抽動一邊打著哈欠,看來是非常的無聊。
坐在對面的李淑敏就沒有像邱于庭這么的輕松了,看到鮮活的做愛場面就出現在自己眼前,李淑敏都想將手伸進短裙內自慰了,可她不敢,她怕自己會被龍槍操了,所以她一直嘗試掩蓋自己的性饑渴,一邊吞著口水看著邱于庭yáng具不斷拔出插入的過程,一邊挪動屁股,yīn道好像已經分泌出了yín水,已經將緊貼在陰阜處的內褲打濕了。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