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男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婦科男醫 >

正文 第089章 黑暗女殺手

“這不可能的?!”陸依依低嚎了聲就跪倒在棺材旁邊,也顧不上雙手的泥漿就將手伸進棺材內撫摸著美尸的臉,美尸的臉就像風化巖一樣,一點彈性都沒有。她的手順著美尸的脖子往下摸,手在rǔ頭上輕輕按了下,連女性最柔軟的部分都是硬如石頭……
“媽媽!”陸依依哭出聲,整個人趴在棺材邊就不停痛哭著,冰涼的眼淚就落在美尸乳峰上。
“她是你媽媽?”邱于庭的驚訝絕不低于陸依依。
陸依依哭著點頭,哽咽道:“嗯,我怎么會不認得我媽媽,她看上去還是那么的美麗。”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明明跟我說你媽媽已經死掉的!”邱于庭都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當時醫院打電話通知我和我爸爸,說我媽媽正常死亡,我跑到醫院后我媽媽都已經被推進停尸間了,我想看我媽媽最后一眼,主治醫生李醫生就拒絕我的請求,后來不知道為什么我爸爸也不讓我見我媽媽最后一面,我只好呆在停尸間外面一直等,等到的是一具面目全非的尸體,李醫生是告訴我我媽媽死后面部發生細菌感染,皮膚都潰爛了,”說到這里,陸依依又望向睡得很安詳的媽媽,仿佛一切像是在做夢一樣,她不經笑出了聲,只因為看到了自己的親身媽媽,不管她是死還是活,淡淡的愉悅還是有的。
可邱于庭就沒有過多的喜悅了,看來他真應該操了李淑敏,她知道的事情太多了,連陸依依媽媽的死都隱瞞了幾分。看著陸依依的媽媽的尸體,邱于庭就搞不明白為什么朱明會費心將她搬運到粒島,還藏在古墓里,這實在是太奇怪了,讓邱于庭一頭的霧水。他俯下身子摸了下尸體的臉蛋,太硬了,簡直和石雕一樣,一點生命的跡象都沒有。
如果是單純的實驗失敗的話就應該扔在醫院才對,若是怕實驗被曝光,那就直接銷毀尸體,何必冒著生命危險運到粒島。除非……除非實驗還沒有完全失敗,還有回旋的余地!
邱于庭被自己這個近乎瘋狂的想法嚇了一跳,一個都躺在這里快兩年的女尸還會復活,這可能嗎?不管可能不可能,反正邱于庭是有將陸依依媽媽的尸體帶回醫院的沖動,不過當務之急是離開這里并抓到或者殺死朱明,只有自己的危及解除了,邱于庭才可能去做別的事情。
邱于庭將手放在陸依依的肩膀上,說道:“依依,我們先離開這里,等抓住朱明,問清楚你媽媽為什么會在這里,我們再回來帶你媽媽離開這里也不遲。”
感性的陸依依卻直搖頭,哽咽道:“她是我媽媽,我都快兩年沒有看過她了,我想留在這里陪她,媽媽~~”陸依依的手繼續在她媽媽身上游動著,她記得以前小時候她就很喜歡依在媽媽的懷里撒嬌,而且非常喜歡媽媽軟軟的身體,可此刻這副身體變得如此的僵硬,陸依依甚至在懷疑這到底是自己的媽媽還是一尊蠟像。
邱于庭看了眼陸依依媽媽微微分開的yīn唇,就想插進去試一試,可惜和這石頭一般的尸體做愛估計jī巴還沒有插進去就斷掉了,他朝著前方的幽深小道看了眼,耳朵動了動,忙說道:“有人來了,我們必須躲起來!”邱于庭也不管陸依依是否會疼痛,他抓住她的胳膊就拽起來,捂住她的嘴巴就往回跑,直接躲到臺階右邊的拐角處,身后頓時傳來不快不慢的腳步聲。
武娜娜走進石棺室內,嫻熟地打開了電燈的開關,整個石棺室頓時一片光亮,她走到棺材邊看了眼陸依依媽媽的尸體,淡淡一笑,嘀咕道:“朱老板說你是千年干尸,可我每次看你都覺得你在睡覺,皮膚那么的光滑,就是太硬了,如果不是他的命令,我可能已經用槍打穿你的腦袋,好好看一看你腦子里到底裝的是腦漿還是什么都沒有,”她的眼睛突然定格在棺材旁邊那些泥漿上,順著泥漿的方向她就望向不遠處的階梯,她馬上就轉身將電燈開關關掉,將背上的阻擊槍取下來,花了十幾秒就將夜視槍瞄裝上去,然后就瞇起左眼將沖鋒槍舉到肩膀水平,透過夜視儀看著前方。
“小老鼠,黑貓來了,可要躲得隱蔽點,黑貓可不希望一下子就殺死你們噢,”武娜娜已經好久沒有熱身過了,自從來到粒島就沒有再殺過人,所以現在的她特別的興奮,她只希望這場貓捉老鼠的游戲可以玩得久一點,不然出去之后又要整天躲在科研室里做新式武器了,都讓她有點麻木了。
看著打在前面石壁上的一點激光,邱于庭的心臟跳動得非常的快,都感覺有把冰冷的槍就頂在他胸口一般,他看著縮在自己懷里的陸依依,就附到她耳邊,盡量小聲道:“你在這里不要動,等我解決了她你再出來。”
陸依依緊緊握住邱于庭的手,像個要被趕出家門的孩子般使勁搖著腦袋。
邱于庭笑了下在陸依依嘴角邊輕輕親了下,然后就用力扯開她的手,從陸依依口袋里取過手槍就動了動下巴,示意她靠墻點不要出來,他則左右手各舉著一把手槍,已經做好了充當小老鼠的心理準備。
武娜娜屏住呼吸看著前方,確定泥漿是在左邊消失之后,她就將夜視儀中的十字瞄準左邊的石壁邊,然后悄無聲息地走過去。
邱于庭調整了下呼吸,然后就伸出手準備亂開幾槍,扳機還沒有扣響,幾顆發出刺眼亮光的子彈就呼嘯而過,有顆還摩破了他的手臂,疼得他呲牙咧嘴的。他靠在墻上就不敢再有所行動了。
武娜娜冷笑了下,說道:“你再將手伸出來,我就把它打成羊肉串。”
“老公,我可以幫你的,”陸依依勉強壓住心中的恐懼認真地說道。
邱于庭笑了笑就搖頭。
“你的手都在流血,已經拿不了槍了,”陸依依說著就奪過邱于庭左手上的槍。
邱于庭的左手神經都有點麻痹了,確實拿不了槍,可要讓陸依依為他犯險,他一個大男人的就有點愧疚了,他甚至在懷疑自己是黑虎幫的老大朱明作對是錯還是對,不過有一點他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他想在楠枰市混出個名堂,他就必須將朱明壓在屁股底下,最絕的就是直接殺死!如果連楠枰市都搞不定,他想往別的城市發展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多了陸依依這個幫手,邱于庭就用手筆劃著下一步的行動,在陸依依耳邊耳語了幾句之后就用那種視死如歸的眼神望著瞳孔有點不安卻堅定了幾分的陸依依,然后就指了指對面,陸依依使勁點頭。
邱于庭移到差不多會暴lu自己身體的地方,看著兩米之外的對面,然后就像一個皮球般滾過去,子彈霎時掃射過來,在地上揚起濃重的灰塵,電光火舞之后,墓穴又恢復了平靜。
“你再怎么掙扎也沒有用,我這里的唯一的出口,你不打敗我就逃不出去,如果你想打敗我的話,至少要站出來向我開槍才行……不過似乎連那一秒的時間我都不會給你的,”武娜娜冰冷的聲音在奇靜無比的墓穴里回蕩著,宛如埃及法老王在對善良的臣民下詛咒一般。
邱于庭看著對面的陸依依,做了個“ok”的手勢,并口語著:
1——2——3!!!
邱于庭和陸依依兩人同時閃出身子,對著站在正中央的武娜娜就要射擊,武娜娜將夜視儀的勢力范圍都鎖定在邱于庭躲藏的右門邊,而忽略了還有陸依依這個人的存在,所以她一開火,邱于庭就馬上躲進了門邊,但想要開槍射擊陸依依時,卻感覺到手傳來一陣陣的疼痛,手中的沖鋒槍頓時握不穩,砸落在地面。
陸依依將六顆子彈都射完之后,她整個人就像出了一身虛汗般跪在了地上,手槍“嗒啦”一聲就落在地上。
躲進門邊的邱于庭則馬上反應過來,跳出去,兩三個箭步就竄到武娜娜面前,一腳就踢開武娜娜腳邊的沖鋒槍,拿著手槍就頂住她的腦門。
“game-over!”邱于庭冷笑道。
“哼!”武娜娜冷哼了一聲,并一聲不吭。
“你的身手好極了,還穿著一身軍裝,看來是有在軍隊呆過,幫朱明為虎作倀實在太可惜了,”邱于庭一邊游說著一邊打量著她的身體,看到別在左da腿外側的匕首時,邱于庭就警惕了幾分。
“他出錢叫我辦事,就這樣子,任務既然失敗了,你要殺就殺!”武娜娜叫道。
“殺了你太可惜了,我還要你幫我對付朱明,”邱于庭大笑道。
“不可能!軍人的準則之一就是絕對不會叛變,就算你拿著槍架在我脖子上,這點也不可能改變!”武娜娜嬌聲喝道。
“你現在嘴硬,等下就會妥協的,我要讓你嘗試一下龍槍的滋味,”說著,邱于庭就貼在武娜娜身上,順手拔出她的匕首。
“不管你用什么槍,我都不可能屈服!”武娜娜喝道。
“屈服不屈服等下就不是你說的算了,”邱于庭邪惡地笑著,隆起的褲襠已經在武娜娜不算很肥卻很挺的臀.部摩擦著。
“你想干什么?!”武娜娜臉一下就出現數道紅暈,感覺到那根火熱的硬物在自己臀溝間摩擦時,武娜娜都想一槍射死邱于庭了。
“我想干什么?呵呵,我不是說了嗎,我要讓你嘗一嘗龍槍的滋味,你現在應該感覺到何謂龍槍了吧,那就是我的……”邱于庭附到武娜娜耳邊,說出了兩個非常具有挑逗意義的文字——jī巴,讓武娜娜聽得都覺得呼吸加快了幾分。
“我的身體不是你能碰的!”武娜娜還在咬牙堅持著,可她越是表現得頑固,邱于庭就越有征服她的欲.望。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