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男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婦科男醫 >

正文 第043章 自己摸那里

見局長夫人已經走進廁所后,邱于庭就有點肆無忌憚了。
邱于庭的手再次落在小雨純白的短褲上,在有點軟的陰阜上輕輕按著。小雨覺得下面有點癢,她就抓著邱于庭的巨手,想將它拿開。
邱于庭輕咬了下小雨的耳垂,呢喃道:“你想退出游戲了嗎?”
小雨立馬就想起剛剛和邱于庭打的賭,她只好有點不情愿地放開手,任由邱于庭擺布,有點顫抖的清澈瞳孔就靜靜望著電視上的喜洋洋。
“我一定會讓你出水的,記住噢,”邱于庭的手已經伸進小雨短褲內,她的陰阜雖然才發育了一點點,可yīn唇是絕對有的,所以邱于庭很輕易就尋到了yīn唇間的肉縫,然后就在上面輕輕滑動著。
“叔叔,這樣子感覺好奇怪,”小雨抬起脖子傻巴巴地看著邱于庭。
“那你就是想退出游戲了?”邱于庭笑出了聲,手指則繼續在肉縫上滑動著。
小雨覺得現在有點坐立不安,而最讓她覺得驚奇的是隨著邱于庭手指的運動,她竟然有點想尿尿了,她記得吃飯前就去廁所尿尿了呀,怎么現在又想尿尿了呢!小雨想要向邱于庭述說自己的感受,可她剛剛已經和邱于庭打賭了呀,怎么能現在就認輸呢?不行,絕對不行!小女孩的矜持讓小雨選擇了繼續隱藏著自己的尿意,就當什么都沒有發生過,她就不相信自己真的會尿出來!
一個是一點性知識都沒有的小女孩,另一個則是擁有世界上第二無二的龍槍的男人,二者玩一個與性有關的游戲,誰贏誰敗不言而喻。
邱于庭見小雨臉頰發紅,小手握得非常的緊,他就知道小雨是在可以隱藏自己的感覺了,他輕笑了下,決定進一步刺激小雨,他將小雨的短褲退掉,一件純白色的小內褲就展現在邱于庭面前,短袖、短褲以及內庫都是白色,難道這就能說明她是純潔的嗎?
“叔叔……你……你要干什么呀?”小雨現在有點害怕了。
“讓你出水呀,呵呵,你不是說你不會出水的嗎?我現在就要努力讓你出水嘛,不然叔叔就輸了噢,”邱于庭瞇眼笑著,笑得異常的開心,乍看去就像一位喜歡陪小孩子玩游戲的大叔一樣,其實……他是最邪惡的大叔……
小雨依在邱于庭寬厚的胸膛上就不再說話了。
邱于庭的手伸進小雨內褲內,毫不猶豫地朝yīn唇前進,摸過一顆有點突出的yīn蒂,他的手就落到一片泥濘之中,看來……小雨早就出水了,只是一直不肯承認罷了,可惜流出來的yín水已經暴露了她出水這個明顯的事實。
邱于庭抽出手指,將中指移到小雨面前,反問道:“你看看上面黏著的水是誰的?”
小雨直搖頭,說道:“反正不是小雨的。”
邱于庭眉毛動了動,笑道:“那就是要讓你自己清清楚楚地看到水流出來你才肯認輸咯,呵呵,我現在就讓你認輸,”說完,邱于庭就抱起小雨,順手將她的內褲也脫掉,直接甩到了地上,抱著小雨就走向她的房間,推門進去,一間透露著無限暖意的世界展現在邱于庭眼前,主打顏色還是白色,墻壁上貼滿了鐵臂阿童木、奧特曼之類的動漫人物,一面鏡子正鑲嵌在墻壁上。
由于鏡子太低了,邱于庭只好跪在了地上,他分開了小雨的雙腿,幾乎讓她貼在了鏡子上,邱于庭用手分開小雨單薄的yīn唇,并說道:“小雨小寶貝,你看鏡子里,你是不是看到你下面的yīn唇上面黏有水呀,那就是你里面流出來的水。”
小雨直搖頭,說道:“叔叔騙人,保證是叔叔剛剛口水弄到人家那里去。”
見小雨還要狡辯,邱于庭就說道:“那叔叔就讓水噴出來,看你還狡辯不,你自己看清楚了噢,”邱于庭抱起小雨就將她踩在自己肩膀上,“按著墻壁,這樣子你就能看清楚你的yīn戶了。”
小雨以前雖然沒有聽過yīn戶,不過她知道就是自己會出水的地方,也就是會尿尿的地方,她扶著墻壁,看著邱于庭抬起的腦袋,就問道:“叔叔,你要干什么呀?”
“讓你出水出得心服口服啊,”邱于庭瞇眼說道,然后就伸出了舌頭在小雨有點濕的yīn唇上舔了下。
“呀!”小雨差點就站不穩了,忙說道,“叔叔,你在干什么呀,那里是小雨尿尿的地方,多臟呀。”
“但是為了讓你心服口服,我只能這樣子做了,”邱于庭說得很崇高似的,還不是在坐著猥褻兒童的事情。
“小雨明白了。”
邱于庭怕小雨會站不穩,所以就用兩只手抓著小雨的細腰,舌頭則在淡粉色的yīn唇上舔著,有時還會將兩瓣yīn唇都吸進嘴巴里,小雨才剛剛開始發育,yīn唇也就長出一點點,不會像成熟女性那么的肥厚,不過別有一番風味嘛。
小雨渾身顫抖著,嗚咽道:“叔叔……你別舔了……小雨感覺要尿出來了……會尿進叔叔嘴巴里的……求你別舔了……唔……唔……叔叔……唔……要尿出來了……啊!!!”小雨感覺自己就像一下失去了重力一樣,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兩只手就垂下來,幸好邱于庭抓著她的細腰,否則就掉到地面了。小雨漲紅了臉看著鏡子,只見自己兩瓣yīn唇間正流出好多好多的水,全部都被邱于庭吃進了肚子里。
吃干凈了小雨的yín水,邱于庭就將她放下來,說道:“你輸了吧。”
小雨軟噠噠地靠在邱于庭身上,有氣無力地說道:“嗯,是啊,叔叔,我輸了,剛剛那是不是尿尿啊,你怎么把它都吃了?”
邱于庭在小雨臉上親了下,說道:“不是尿尿,是高潮,等你長大之后,和你的男人做愛時就會流出好多好度,越多就證明你越舒服。”
“那叔叔現在能讓我舒服嗎?小雨愿意成為你的女人,”小雨認真地說道。
這話從一個十歲小女孩嘴巴里說出來確實有點搞笑,不過邱于庭今天來的目的可不是破了小雨的處,畢竟她還有點小,不能亂來,這也算是為自己接下來要做的邪惡的事情積點德,不過戲還是要演的。
邱于庭一把抱起小雨就將她放倒在床上,輕輕掰開她的雙腿,手就在yīn唇上不停搓著,有時還會用小指插進yīn道一點點,一看到小雨的細眉縮在一起,邱于庭就會拔出手指。
“應該要出來了,”邱于庭嘀咕了句。
“小雨,你人呢,”局長夫人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邱于庭邪笑了下就抱緊小雨,將她那還未發育的yīn唇大方地對準大門的方向。
門被推開,局長夫人走進來,剛要說什么,看到那一幕時,局長夫人就差點暈倒在地,慌張失措的臉上立即換上憤怒,叫道:“你在干什么?!”
“在玩游戲,媽媽要一起玩嗎?”邱于庭還沒有回答,小雨就替邱于庭回答了。
局長夫人氣得差點暈過去,食指直指邱于庭,嬌聲喝道:“快點放開我的女兒!”
“你不覺得我和你女兒玩得很開心嗎?”邱于庭臉上顯出惡魔般的笑容。
“媽媽,叔叔剛剛讓我下面出水了,你要不要也出水呀?”小雨瞇著眼睛笑著,看樣子還沉浸在剛剛的高潮氣氛中。
“小雨!”局長夫人叫出了聲。
邱于庭的手指在小雨yīn戶周圍徘徊著,淡淡道:“夫人,你說如果我把手指使勁插進去,你女兒的處女之身是不是就丟了?”
“你敢?!”局長夫人氣得雙乳直抖。
“我牽扯到一件命案,如果我被警察抓住的話,我就可能有牢獄之災,就算出來了說不定就被黑虎幫的人暗殺了,所以我只能耍點小手段了,當然是從警局的最高長官下手了,”邱于庭輕笑了聲。
“只要你放了我女兒,我就幫你,”局長夫人急忙說道,看來他是怕邱于庭會傷害她的寶貝女兒。
靠在邱于庭懷里的小雨還不知道事實,她一會兒看著邱于庭,一會兒看著她的媽媽,就是不清楚為什么媽媽要生氣。
邱于庭淡淡一笑,說道:“如果我不挫敗你的銳氣的話,你是不可能幫我的,而且……”邱于庭大笑了聲,“而且……我還要讓你變成我的奴仆,就用龍槍。”
一聽到“槍”字,局長夫人就倒吸了一口涼氣,如果對方有槍的話,她根本沒有勝算,她當然還不知道邱于庭所指的龍槍就是他的yáng具!
“現在……性感的家庭主婦,你就當著你女兒的面自慰給她看吧,”邱于庭說道。
局長夫人直搖頭,說道:“那不可能!”
邱于庭親了下小雨的后頸,溫柔地問道:“小雨小寶貝,你想看你媽媽下面出水嗎?”
小雨想起剛剛高潮的情形,就覺得那是一件非常興奮的事情,所以她聽邱于庭這么一說,就以為那樣子也會讓媽媽開心,所以她就毫不猶豫地點頭,說道:“媽媽,出水很舒服的噢,你也要出水呀!”
“你女兒都這樣子說了,你還有什么好害羞的,還是說你想讓我捅破你女兒的處女膜?”邱于庭威脅道。
局長夫人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在羞辱與親情的雙重壓力下,她終于點頭了。
“那就快點吧,”邱于庭催促道。
“你一定要放了我的女兒,”局長夫人提出了前提條件。
“ok,沒問題,好歹我也是大學生,”邱于庭瞇眼笑道,單從笑容來看,根本不能確定他是一個如此邪惡的人,看來人的笑容也是一大殺傷性極強的武器呀!
局長夫人站在那里好一會兒,就像擔心有人進來一樣,就將門反鎖了,然后就以極慢的動作解開自己的白色半透明圍裙,放在了一邊的桌子上。接下來,她就沒有了動作,要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面前自慰,確實有點困難。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