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男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婦科男醫 >

正文 第023章 龍槍實驗

“沒辦法,這是一個法制社會,凡事不小心就會掉進陷阱里了,您先生不就是這樣子死的嗎?”淑敏抿嘴一笑,抱起那一大疊資料就往外面走,走開沒有幾步,她又回過頭,說道,“手術本來是定于明天早上八點半,不過我從天文朋友那里了解到七星連線就在今天晚上九點五十左右,所以麻煩叫實驗體九點半的時候就到六樓的層流手術室做準備。”
淑敏離開辦公室后,趙莉莉就站起身子,表情十分的古怪,像高興,又像失望,兩者交雜在一起,整張臉就扭曲在了一起。她看了下墻上的時鐘,已經九點多了,離邱于庭做手術的時間就僅僅的十二個小時而已,如果實驗失敗了……趙莉莉沉重的嘆息聲在辦公室蔓延開。
“算了,一切看天命吧,”趙莉莉自我安慰著就拉開了窗簾,強烈的陽光射進來,經過玻璃的阻擋后明顯弱了幾分。
趙莉莉這邊氣氛是有點沉重,邱于庭那邊就完全不是個樣了。
邱于庭直盯著張葒,問道:“你會將它給我?”
張葒淺淺一笑,說道:“世界上沒有白吃的午餐,你也知道的,如果你能在我生產前隨叫隨到,等我分娩之后,它就是你的了。”
“真的?!”邱于庭激動得握住張葒滑嫩的手。
“疼,放開啦,看你猴急的,”張葒掙脫開邱于庭強而有力的手,繼續道,“那你答應我嗎?”
“絕對沒問題!”邱于庭想都不想就答應道,他才不關張葒什么時候會生下來,看她挺著大肚子,估計臨盆也就五六個月的事情,只要她生下孩子,那自己就可以得到這只價值連城的金魚了,服務他人,獲利自己,何樂而不為呢?
“你現在還能做嗎?”張葒依在邱于庭身上問道,手已經拉開了他的拉鏈,深入進去。
為了金錢,邱于庭就算硬不起來也要使出吃奶的力氣讓它硬起來!
“能!”邱于庭應了聲就壓在了張葒的身上,因她挺著大肚子,邱于庭就不敢太放肆了,只能像古代人那樣子用最虔誠的方式對待男女之事。
“已經濕了,可以進來了,”張葒歪著脖子,迷醉的眼神望著鏡子中正在猛烈搖著yáng具的邱于庭。
花費了好大的勁,邱于庭才讓yáng具長大,然后他就朝著圣地前進。
“唔……”一進去,張葒就開始伸吟聲了。
再次滿足完張葒后,邱于庭就全身無力地躺在那里,孕婦也瘋狂啊,看來在她生下孩子的這段時間里,李庭得吃藥補腎才行了。
兩人躺在一塊睡了一個小時左右,邱于庭就被張葒叫醒,叫他早點回去,如果被傭人看到他這么久還沒有出去,那就完蛋了。
拎著藥箱走出去之前,張葒就對著邱于庭使勁招手,呢喃道:“yáng具,下次見。”
邱于庭走出張葒的房間,嘀咕道:“不就是長得小了點,細了點嗎,中國像我這樣子的人多得是呢。”
在侍女的指引下,邱于庭終于走出了別墅,七拐八拐的,邱于庭都被弄得有點傻了。
見也快到中午了,邱于庭就想找個地方吃飯,叼著一根不知道從哪里來的牙簽,邱于庭就悠然自得地走在市中心的街道上,陽光雖然有點強烈,卻讓他覺得世界是如此的溫馨,如果現在抱著那只金魚,估計世界就更加的溫馨了。邱于庭瞇著眼睛行走在人群中,一邊就哼著陶喆的《流沙》,自從上次在轎車里聽過陶喆的《流沙》后,邱于庭也愛上了那種憂傷又有磁性的聲音。
正當他哼得很開心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是趙莉莉主任打過來的。
“主任,請問有什么事?”禮貌的邱于庭禮貌性地問道。
“手術提前了,就今天晚上,你九點的時候到六樓吧,有人會接見你的。”
邱于庭揚起眉毛,將口中的牙簽吐到垃圾桶里,擦去嘴角的唾沫,說道:“嗯,我知道了,今天天氣不錯,也快到午飯時間了,主任要不要一起吃個飯,我請客,不過就是不能去太高級的餐廳吃就是了。”
“你自己吃吧,我還有事情要忙,記得明天早上八點到醫院上班。”
邱于庭還沒有來得及多說幾句,趙莉莉就掛斷了電話,讓邱于庭站在那里愣了好久才回過神。
“真不知道怎么搞的,態度一下冷漠了這么多,昨天晚上不是被干得很開心的嗎?”邱于庭抖了抖肩膀就朝一家扁肉店走去,做為一名剛剛實習的學生,省錢還是有必要的。
趙莉莉合上電話后,自語道:“于庭,希望明天還可以再相見,我不希望醫院少了你這位男醫。”
邱于庭打了個噴嚏,忙拿去紙巾擦鼻涕,喃喃道:“到底是誰在想我,還是在詛咒我?”
午飯后,邱于庭就回自己的狗窩宿舍午睡,看來他要抽個時間在x婦科醫院附近租房才行,住學校實在太麻煩了,晚上還有門禁。
也許是上午被張葒搞得全身乏累吧,這一覺硬是睡到了九點。
邱于庭從床上彈起來,見快到手術時間了,他就忙穿上衣服奔出宿舍,已經過了自由進出校門的時間,他只好爬墻出去了,叫了一輛的士就朝x婦科醫院的方向駛去。
夜晚的x婦科醫院似乎沒有什么生氣,凄涼得讓邱于庭發抖,和門衛說明了自己的來意后,邱于庭就朝六樓走去。
和趙莉莉說的一樣,六樓確實有人接見他,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性,穿著一套女醫生服,手里正捧著病歷卡,她打量了下邱于庭,又看了看病歷卡上的照片,面無表情的臉上展露出一絲的喜悅,轉過身,說道:“跟我來吧。”
“好的,”邱于庭一邊看著對方左搖右抖的美.臀一邊跟了上去,年齡雖然大了點,不過身材還是那么的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身上的醫生服太緊了。
來到層流手術室,邱于庭就被嚇了一大跳,只見里面有六名帶著口罩的護士站在那里,一見邱于庭來了,都不是去看他人,而是將目光集中到邱于庭的下跨處,模樣都十分的饑渴。
邱于庭拉了拉領帶,裝作非常鎮定地走進去。
手術燈打開,亮光讓邱于庭瞇上了眼睛。
接他進來的淑敏醫生拿著筆在病歷卡上比比劃劃著,就問道:“邱于庭,下午四點之后你有沒有吃東西或者喝水?”
“沒有。”
“那有沒有去廁所?”
“沒有。”
“那有簽一份趙莉莉主任給你的協議書嗎?”
邱于庭歪著脖子,說道:“她沒有和我提過。”
淑敏手中的鉛筆被她一用力就折斷,那銳利的目光就像老鷹一樣盯著邱于庭若無其事的臉頰,然后也就沒有再說什么了,只是叫邱于庭耥到手術臺上。
一名護士取出早就準備好的麻醉針,說道:“請放松點。”
“嗯,”這時候邱于庭哪里還能放松了,只好裝作非常鎮定地看著逼近自己的針筒。
“放松,”護士彎下腰,拿出黏過酒精的棉巾在邱于庭胳膊處擦拭著。
邱于庭望著她敞開的衣領內的兩團嫩肉,看著它們隨著護士擦拭方位而搖擺,他的褲襠就慢慢被頂起來。
“噗哧”一聲,一名護士就笑出來。
一陣細微的疼痛之后,邱于庭就陷入了昏睡中。
淑敏拿著手電筒,翻開邱于庭的眼皮,確定麻醉藥起效后,她就讓每個護士就位準備進行手術。
“俞紅,你負責監視所有儀器,有何異狀第一時間告訴我;燕子,你負責將他的陽*舔硬起來,提高手術的成功率;小萍、秀芳、麗韻,你們三個協助我,”安排完人手的淑敏就戴上了面罩和消毒過的手術受擾就讓燕子先開始工作。
剛剛看到邱于庭翹起來的就是燕子,她摘下了面罩,一張俏麗的臉頓時呈現出,她舔著了下嘴角,將邱于庭的褲子脫掉,看著那根尺寸不大的yáng具,就沒有多說什么,張開嘴巴就將它含在嘴巴里用心吸著。
“如果和我預想的一樣,這次手術會讓我們揚名世界的,如果失敗了,我們就當少了一只實驗白鼠吧,”有點冷血的淑敏告誡道。
這時候,沒有被安排到位的一名護士就不解地問道:“李醫生,請問我要負責哪方面?”
李淑敏看了她一眼,說道:“手術成功的時候,你就準備將晶片植入他的大腦中,記住,要從腦橋和延髓之間刺下去,不懂你就看他的大腦剖面圖,投影儀上有。”
“嗯,明白了!”她興奮地應道。
其實整個手術只要李淑敏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完成了,她叫來六名不怎么熟練的護士原因很簡單,如果出事了也有幾個墊背的。
“很硬了,”燕子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
李淑敏推開了燕子,彎下腰將邱于庭的yáng具往上壓,然后就用科研工作者特有的目光看著那條血絲(龍脈),看了一會兒,她就說道:“實驗體狀態非常的好,可以進行手術了,”說完,她就取過一瓶黃色的藥劑,注入針筒后就扎在邱于庭yáng具下方處,隨著液滴的注入,邱于庭yáng具上的龍脈變得更加的血紅,yáng具就像避孕套被吹大一般慢慢變大了。
“真神奇!”燕子握著拳頭叫出聲。
“別高興得太早,這只是第一步,如果脈絡消失了,這個實驗就算失敗了,”李淑敏馬上就澆滅了燕子興奮的心情。
“俞紅,怎么樣?”李淑敏問道。
俞紅看著監視儀,說道:“心臟頻率有所降低,不過還在正常范圍內,血壓比正常人低了一點點,好像還在下降,估計是藥物引起的不良反應。”
李淑敏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整張臉就像凍僵了一般,自語道:“像邱于庭這種人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個,如果失敗了,那就是世界的巨大損失,真正可以稱得上龍的傳人的人也許就此絕種了,人類的進化趨向于頭腦發達,姓功能已經越來越低了,都是靠藥物來維持,一點都不純凈,”李淑敏看著邱于庭那又勃起三厘米的yáng具,眼睛就認真地看著它。
俞紅看著監視儀,叫道:“不好了,李醫生,心率圖非常的不正常,心臟跳動呈直線下降,血壓也達到了最低,如果再不想辦法制止這種情況,估計他就要死了!”
邱于庭的身體不斷抖著,就像著涼了一般。
“按住他!”李淑敏叫道,“最多就是死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沒有確定實驗結果前,誰都不能擅離職守!”
護士小萍、秀芳、麗韻只好聽從李淑敏的話,將邱于庭的手和腳都壓住。
看著還在長大的yáng具,李淑敏粗略估計了下,至少有二十厘米吧,好像還有增長的趨勢,只不過不太明顯而已,表象就這么的粗長,再加上龍脈帶來的副作用,世界上哪還有女人可以抵得住這個男人的魅力……李淑敏看了邱于庭俊美的臉頰一眼,似乎在擔心他能不能熬得過去。
“李醫生,還在降低,快死掉了,現在怎么辦!”俞紅慌慌張張地叫道。
邱于庭的身體抖動得更加的厲害,而且已經有點僵硬了。
李淑敏搖了搖頭,說道:“看來還是白鼠的適應性最強,這個珍貴的實驗體只能廢棄了,”李淑敏看著邱于庭的血壓和心臟跳動都降到零之后,就說道:“你們放手吧,已經死掉了,將他拖到停尸間去。”
“真可惜,”燕子捂著嘴巴,瞳孔不安幌動著,看了眼邱于庭直挺挺的棒棒,喃喃道,“已經變成一把龍槍了。”
“已經是死人了,”李淑敏馬上就打碎了燕子的幻想,拉上白布將邱于庭的尸體蓋住,就摘下口罩扔在了邱于庭的尸身上,“我要回去了,這里交給燕子和俞紅處理,你們四個也回去吧,”李淑敏走出門的那一刻,又回過頭,嚴肅地說道,“今天晚上的事絕對不能跟任何一個人講,你們都有參與,如果傳出去,你們就得坐牢,”說完,李淑敏就甩門而出,走在幽靜的走廊上,李淑敏就小聲罵道,“都是趙莉莉弄砸的,讓她負責死亡協議書,最后還搞成怎么樣,如果追究責任,你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沒一會兒,手術室只剩下了燕子和俞紅,她們的嬌弱身子都在顫抖著,剛剛還是個活人,現在就白布裹尸了,她們不害怕才奇怪!
“快把他拉到停尸間吧,怪嚇人的,你看看,那里還一直硬著,”俞紅瑟瑟發抖道。
燕子直點頭,清澈似瑪瑙的瞳孔正映著邱于庭下面的帳篷,“好可惜啊,真的好粗,我在家看片子都沒有看過這么粗的,比美國人的還粗一點點。”
“都是死人了,你還惦記,傻啊你,”俞紅瞪了燕子一眼,就準備將邱于庭的尸體推出去。
“也對,”燕子聳了聳肩膀就加入了俞紅的行列。
就在她們要將邱于庭的尸體推出手術室的那一霎那,邱于庭露在外面的手突然動了下,然后就抓住了燕子的胳膊。
“呀!!!”嚇得半死的燕子哭著喊著。
俞紅面色頓時變得煞白,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縮成一團,叫道:“完蛋,死不瞑目,來找我們報仇了!”
“你別抓我,我只是按照李醫生的命令做而已,你快放開我啊!”燕子的眼淚都滴到了白色的護士服上。
邱于庭帶領一支的另一只手將白布掀開,然后就跳到了地面上,看了看泣不成聲的燕子以及呆坐在地上的俞紅,再看著自己又粗有長的龍槍,他的嘴角就翹起來,自語道:“看來實驗非常的成功,我就要拿你們的身體試一試龍槍的威力了,你們就做我的xìng奴隸吧!”說著,邱于庭就將燕子的衣服撕碎,像惡狼一樣將她攔腰抱起,讓她像一只狗一樣趴在手術床上,然后手就伸進了她的裙子內。
“唔……別……別呀……求你……別弄那里……”燕子全身發抖著,她現在也不知道自己是要和死人做,還是和活人做。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