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丟舍尊嚴

    不知張亮葫蘆里賣的啥,拘段飛兩天,也不找他代運毒事宜,至于談以后如何陷害李秀麗,那更是只字未提。

    把他當成空氣涼在一邊不理,只是見面時打聲招呼,其余時間讓小弟嚴密監控著,只準在屋里行走。

    這得段飛很沒底,不知敵人的打算這將是致命的。

    然而他從未放棄反抗,他想向外呼救,可惜房間里窗戶被釘死,本看不到屋外的況,就無鎖定位置。

    晚上吃過飯后,段飛有些困,早早的著程紫月回房間了,而張亮父子跟紋男則在客廳商量事。

    “小姐夫,你神狀態好差,是不是毒癮快要發作了。”程紫月擔心地,她依偎在段飛懷里,察覺到他的臉蒼白。

    “可能吧。”段飛點點頭,他現在腦里充斥著想注冰毒的念想,而且神萎,總困打哈欠,上還不停出汗。

    這些不適癥狀,無疑說明他確實是冰毒發作。

    “小姐夫,你不能再注冰毒了,不然會成癮的,咱們今晚忍忍戒掉好不好?”程紫月弱弱地建議,膩的臉蛋在段飛面頰上磨蹭著。

    “放心,姐夫會戒掉的,我要是成癮君子了,那我家紫月誰保護!我可舍不得失去你,我還得給你幸福呢。”段飛訕笑,雙手著程紫月。

    眼下他只注冰毒一次,還在心癮階段,還未形成難以戒除的癮狀態,只要他意志力足夠定,想戒掉并不難。

    “嗯,小姐夫,要是你太難受,你就把我那啥掉,那樣你就能轉移些注意力,沒那么痛苦。”程紫月羞紅臉。

    她知段飛毒癮發作,注意力肯定高度集中在渴望毒品上,嘿/咻能分散他一部分注意力到上,或許能起到些戒除幫助。

    “紫月,你又想那啥?”段飛打趣地,心里卻是暖暖的,程紫月愿意獻給自己減少痛苦,讓他很感。

    “我哪有!小姐夫,我只是想盡快幫你戒掉毒,要是你繼續注冰毒,那你就會完全被張亮控制的,到時他讓你啥你都得,我還指望你帶我離開這里。”程紫月嬌羞地撒謊,腦袋深深的埋在段飛懷里。

    段飛愣住,程紫月這話讓他想到什么,忽然眼眸亮堂起來,他終于知張亮為何兩天都涼著他不聞不問。

    敢這老狐貍是在等機會!等段飛冰毒毒癮發作。

    越想越覺得是這樣,張亮父子并不是住這里,可眼下都快深夜,他們依舊沒離開,顯然是有目的。

    要是沒有猜錯,這老家伙肯定是在等自己毒癮發作后的反應。

    他忽然覺得自己太幼稚,剛剛竟然信誓旦旦的向程紫月保證要戒除毒癮,這無疑是個傻/的想。

    眼下他賊窩,即使他今晚真戒除成功,張亮要想控制他,明天肯定又會強行給他注冰毒。

    這種短暫的戒除,就是白白承受痛苦,費意志力,要真想徹底戒除毒癮,前提必須要離開這里,不受張亮的控制,不然全是妄想。

    而且要是讓張亮知他選擇戒毒,那他就完蛋了,注了冰毒還想反抗,無疑讓張亮會認定他本沒屈服合作的想。

    張亮的拉攏也是有底線,段飛要是誓死不從,他也不會再費時間在一個沒有任何價值的人上,更不會留個定時炸彈放邊,到時肯定會下殺手給縣長公子朱孝坤報仇。

    因此段飛今晚不僅不能戒毒,還非得繼續注冰毒,只有這樣才能騙取到張亮的信任,才能讓他們放松警惕,才能創造出反擊的機會。

    “小姐夫,你不要亂想,忍忍就過去了。”程紫月察覺到段飛表異常,還以為他想要毒品,當即湊親他一下。

    “著這么漂亮的小子,我這當姐夫的哪能不亂想!紫月,你剛剛不是想那啥嗎?你等一下,我去找張亮要個套套,今晚我就好好你。”段飛清楚程紫月不準自己繼續注冰毒,只得故意撒謊找機會溜出去。

    “小姐夫,你好壞。”程紫月羞得臉頰紅彤彤的,輕粉拳砸打了段飛幾下,隨后不舍離開他的懷里。

    段飛坐起下了,只是要走時,虎被程紫月抱住,她低聲呢喃:“小姐夫,你快回來,紫月等你。”

    可能這話太羞人,說完她就不好意思的鉆到被子里。

    段飛訕笑,程紫月這嬌羞的模樣,真是惹人,這更定他的想,就算以后永遠受毒癮折磨,也要帶她離開這里,這是男人的責任。出了房間,段飛微閉上眼眸,讓戒毒的意志力慢慢松掉,同時集中力想冰毒,想注器的模樣,很快他就難受起來,渴求毒品的念想在腦中不停回。

    走到客廳里,張亮父子跟紋男正在談著,看到段飛出現在眼前,他們對視一眼,紛紛出欣喜的神。

    果然這群家伙在等段飛毒癮發作后的反應。

    “給我……”段飛走到張亮面前,伸手向他索要冰毒,毒癮發作讓他的瞳孔放大,模樣有些嚇人。

    “段院長,給你什么!我聽不明白。”張亮意深長地,端起桌面一杯香茶放在鼻子聞了聞,現出滿臉享受的神。

    “別明知故問,我要冰毒,我受不住了。”段飛聲地,這冰毒依賴極強,沒有意志力的克制,他難受的子都發抖。

    “原來你要冰毒,你早說,澤兒,給段院長注冰毒。”張亮抿了口香茶,朝坐在側邊的兒子張澤使了個眼。

    “段院長,冰毒在這,你來拿。”張澤將支注器擺放在玻璃桌面,里面早已裝好冰毒,顯然早早就準備好了。

    段飛眼角余光瞥了下注器,毒癮發作的人看到這東西,就好似看到成堆的人民幣般興奮,當即撲過去拿。

    可惜,就在段飛手指快觸碰到注器時,張澤倏地站起來,搶先把注器奪走,背手藏匿在后。

    段飛想強,可張澤卻是左閃右閃,就是不讓他搶到手,好似有意的戲耍他,險些害得他摔倒。

    “你要什么?”段飛目瞪著張澤,他隱隱有不安,眼前這小雜種擺明是耍人,難是想報復自己!

    “段院長,這冰毒可是很貴的,豈能輕易的給你?你得求我。”張澤怪氣地,角出抹狡黠的笑意。

    “你……”段飛氣得角微,憤的雙眼恨不得吞噬掉張澤,果不其數,這小雜種想報復自己。

    段飛不想放下尊嚴求人,側頭目光望向張亮,希望他站出來說話,哪知這老家伙只顧悠閑自得的喝茶,裝作沒瞧見。

    顯然張澤有意報復是早得到這老家伙授意的。

    看來僅僅愿意注冰毒是得不到他們信任,張澤耍人是想羞辱他,磨掉他最后殘余的那點信念。

    “求……求你把冰毒給我。”段飛吞吞吐吐地,垂在兩側的手成拳,男兒能屈能伸,為了得到信任他決定忍。

    “你求誰?老子張澤,圈里都稱我澤少,聽明白沒?”張澤卻是不滿意,屈指敲打著段飛的膛。

    他這意思顯然是要段飛重新求。

    “澤少,求你把冰毒給我,我好難受。”段飛牙含糊不清地,既然決定忍就不能半途而廢,就要讓張澤滿意。

    “聲音太小,我沒聽清,而且不夠誠懇,你要我們給你冰毒,怎么著你也得表下忠心,給狗喂食它還會搖尾巴呢。”張澤不依不饒地,言語里把段飛比作狗。

    “澤少,我段飛甘心當你們的狗,愿意給你們運毒陷害李秀麗,只求你快給我冰毒,我真的受不了了。”段飛徒然提高聲音,為了博得信任使對方放松警惕,這回他豁出去了。

    話音剛落,屋里的小弟皆是仰頭大笑起來,無不透著嘲的氣息。

    “嗯,這回誠懇的,聲音也夠大,不過,你想得到冰毒,還得從我跨下鉆過去,你都承認當狗了,這種小事應該很簡單吧。”張澤得意洋洋地,伸架在沙發上,示意讓段飛鉆過去。段飛倏地臉鐵青,拳頭得咯咯作響,這張澤太得寸尺,先前那些羞辱他都能忍,可鉆跨絕不能忍。

    “你他耍我是不是!”段飛雙眼充血的瞪著張澤,強烈的憤讓他失去理智,竟然出手揪住張澤衣領。

    “老子就是故意耍你,你他/的以前不是很牛,敢拿磚頭砸我!我現在就要百倍的羞辱你,讓永遠后悔那晚的事。”張澤面目猙獰地,他亦是憤的瞪著段飛。

    這家伙很記仇,那晚當著小弟的面被段飛砸破腦袋,讓他極其的恥辱,前兩天段飛又嘲笑他不敢開,罵他孫子,也得他很丟臉。

    眼下段飛毒癮發作,正是報復的絕佳機會,他自然要羞辱得段飛丟掉做人的尊嚴,的出口惡氣。

    倆人劍拔弩張,有手之勢

    “我提醒你,你現在毒癮發作,要是得不到冰毒,你會痛不生想自殘,我數三秒,立即給我鉆過去。”張澤威勢的指著跨下,催促段飛鉆過去。

    此時他絲毫不懼怕,羞辱段飛是老爸授意的,而且在場都是他的人,段飛就算最能打,也傷不到他分毫。

    最重要的是,他信段飛不敢手,他也食冰毒,知毒癮發作的痛苦,為了得到毒品,別說學狗鉆跨下,就算讓他喝也得乖乖照做。

    當然,要是段飛假裝毒癮發作,沒有真正受冰毒控制,那就另說。

    段飛臉頰扭曲變形,抓著張澤衣領的手緩緩松開又揪,他心里做著烈的斗爭,要讓他鉆跨這絕對是莫大的恥辱,他無說服自己。

    可要是不鉆,又如何能得到張亮的信任!或許鉆跨就是張亮用來試探自己的,看自己心里是否還殘留著反抗的信念。

    “我鉆,我愿意鉆,求求你給我冰毒,我要冰毒。”段飛牙妥協地,松開了揪張澤衣領的手,隨后蹲下/來。

    這次要是得不到張亮的信任,恐怕以后就沒機會了,為了創造反擊的機會,為了把紫月安全的帶離,他必須丟舍下尊嚴。

    而且老爹還未解救出來,外面還有他幾位心的女人需要他保護,他不能被困死在這里,更不能讓張亮囂張得逞。

    當年韓信受跨下之辱,卻終成大將軍,要成大事者,就得能屈能伸,待他掌主,定要給張亮致命一擊,讓他死無葬之地。

    段飛雙手放在地上,他打算鉆過去,卻遭到張澤停,笑:“段院長,稍等,讓我拿出手機拍攝視頻。”

    “你要什么?”段飛抬頭視著張澤,不知這小雜種又打算玩啥花樣。

    張澤打開手機視頻拍攝,舉起不偏不倚的對準段飛,嘲笑地:“我當然是要錄下這歷史時刻,堂堂縣醫院院長給我鉆跨下,這事要在圈里傳開,那我肯定超牛,你說呢,哈哈。”

    說完,他仰頭大笑起來,聲音此起彼伏

    段飛角連連,隨即強行將憤壓下,都屈服到這地步,可不能再不理智,牙齒得咯咯作響,終于把頭湊到張澤邊。

    “澤兒,你胡鬧,段院長是我的兄弟,你怎么能這般沒禮貌對待他,趕把注器給他。”就是段飛要鉆跨時,一直一副看好戲的張亮終于出聲。

    他起走過來,奪走兒子手里的注器,隨即彎把段飛給扶起來,假惺惺地:“段院長,都怪我教子無方,你別跟他一般見識,也別聽信他的話,哪有什么狗不狗的,你以后就是我張亮的兄弟,咱們一起享受榮華富貴。”

    果不其然,張澤這般羞辱段飛,顯然是張亮想磨滅掉他殘留的反抗信念,不過看來眼下已經取得了信任,不然張亮不會及時阻止。

    “沒關系,我現在只要毒品,快給我。”段飛猛地奪走張亮手里的注器,蹲在玻璃桌面要注。

    “段院長,這注器里是上次兩倍劑量的冰毒,你只要注后就不會痛苦了。”張亮有意提醒段飛,角起抹狡黠的弧度。

    段飛一愣,不用深想,張亮加大冰毒劑量,無疑是想提前讓他出現癮,到時意志力再強都無行戒除,他就能徹底放心的控制自己,好歹毒。

    然而眼下他沒得選擇,不能在這節骨眼打退堂鼓,就算事后永遠受毒癮的折磨,也得先帶紫月逃離這里再說。

    他緩緩拿起注器貼近手臂,可就在這時,耳畔傳來程紫月驚慌的聲音,“不要,小姐夫,你不要再注冰毒。”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