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楊麗娟的小心思

    離別的鐘聲總是在不舍時分敲響,下午段飛送走曹夢珍,短暫的相,讓他意猶未盡,真想盡快到市醫院工作。

    近,他全力理重癥遺留問題,為確保民眾的健康,他讓接種假疫苗的人重新接種,以杜絕各類疾病病發,造成不可控的大規模民憤。

    而對于因重癥死亡的無辜患者,政府給予大額的補償,段飛也空去探望被解剖的妞妞家人,安他們好好生活。

    看到家屬傷心,段飛很愧疚遺憾,自責攻克重癥太晚了,要不然就能保住妞妞的命,正因這點,他拒絕了蕭采盈要給他辦榮升高官的慶祝宴。

    “小飛,你瞧瞧麗娟穿的衣服顏搭配如何?是不是有種驚艷的感覺。”下班后,段飛躺在屋里休憩片刻,忽地,傳來李桂香歡喜的聲音。

    他猛地睜開眼,旋即眼眸里盡是驚艷的神,只見房間門口,李桂香拽著楊麗娟的小手往屋里走來,后的她很忸怩很嬌羞。

    她穿著一件蕾絲長袖的連衣,完美的勒出優美曲線的嬌小軀,前雖被蕾絲布料嚴實覆蓋住,卻依舊遮掩不了豐滿柔的美感。

    段飛略有吃驚,沒想楊麗娟還未成年,就發育得如此/人,而下面則是婀娜纖細的柳以及渾圓翹的美/臀,渾線條玲瓏浮凸,散發著無限的引力。

    整個人看上去充滿花季少女的韻,那雙白皙美被保暖絲襪的包裹著,勒出苗條修長的曲線,給人的感覺既豐腴白又勻稱/感。

    而腳下所穿的紅三寸細跟高跟鞋,把一雙晶瑩的玉足襯托得猶如潔凈的白蓮,十只勻稱的白足趾整齊的出來,仔細修剪過的趾甲上涂了一層紫藍的透明指甲油,仿佛是十瓣貼上去的紫羅蘭花瓣。

    似乎是頭次穿高跟鞋,楊麗娟有些不適應,更顯得張,嬌小的腳趾燥熱難耐的在里面捻,極為有趣。

    “麗娟妹子,這衣服很適合你,漂亮的似個小仙女。”段飛坐起來,走到楊麗娟面前,不連連感慨地。

    “就是,剛剛我都說很漂亮,你不信非要來給小飛評定下,現在小飛說你像仙女總相信了吧。”李桂香沒好氣地,地白了眼楊麗娟。

    “哥哥,你說得是真的么?”楊麗娟猛地抬起頭怔怔地望著段飛,雙眼彷彿藏著一汪秋,飽含著復雜的感,角總面抹純真少女的嬌羞。

    她剛剛太張,主要是擔心段飛的評價,怕他說不漂亮,現在得到段飛的贊賞,她心底開心極了,如同吃了蜂般甜絲絲的。

    “當然是真的,電視里的美女明星都沒你漂亮。”段飛咧打趣地,伸手撥了下楊麗娟披肩散開的烏黑秀發。

    咫尺相視,他忽然看呆了,楊麗娟未施粉黛的五官如此致,細長的柳眉,明澈的雙瞳,秀直的鼻梁,嬌的櫻和光潔的香腮,竟然那么恰到好集合在她清純俗的美靨上。

    還配合著一份讓人無抗拒的少女朝氣,若畫上淡淡的妝容,絕對是個絕美少女,絲毫不遜于蕭采盈。

    楊麗娟察覺到段飛的眼神,當即羞臊地埋下頭,俏臉紅若朝霞,心臟怦怦地狂跳,得她前也隨之微微,隔著衣物隱約凸顯出那抹/人的廓。

    “哥哥,你就會哄人。”楊麗娟嬌羞地,段飛那赤/地欣賞目光讓她很不自然,同時又發自肺腑的喜悅。

    那晚她送上門想把初/夜給段飛,哪知段飛寧愿破手指出假破/現象,都沒有侵她,得她對自己很沒自信,以為段飛瞧不上她。

    眼下聽到段飛贊美,她才打消這想,同時明白那夜是段飛不忍心傷害她才沒那啥,這讓她定段飛是個好人。

    “麗娟妹子,小飛可不會哄人,你這小板就是個衣架子,而且你在服裝顏搭配上很有天賦,說不定那天你真成模特明星了。”李桂香拉著楊麗娟的手笑呤呤地,她很喜歡楊麗娟這個單純的小妹妹。

    “桂香姐,你跟哥哥一樣哄人,我不理你們了,我給哥哥做飯菜去,哥哥肯定餓了。”說完,楊麗娟嬌羞地轉離去,似只歡快的小鳥,小臉蛋浮現罕見的甜甜笑意。

    “真是個可憐的娃兒,本該這種笑容天天掛在臉上,哪知老天不公,讓她父早死,自己還是個孩子就得養弟弟,其中的辛酸普通人難以承受。”看著楊麗娟離去的背影,李桂香傷感地,她很佩服楊麗娟的這份強。

    “是,麗娟是個好女孩,這么小就會洗衣做飯菜,如此乖巧單純的她不該是這般坎坷的命運。”段飛伸手著李桂香說。

    楊麗娟弟弟楊聰重癥全愈后,段飛與她們姐弟的集本該結束,可他考慮到楊麗娟沒有掙錢的手藝養活弟弟,又在縣里無依無靠,恐遇到惡毒的人欺負。

    以前齊展鵬跟郝劍就想讓楊麗娟淪為玩物/奴,他們不僅不伸手幫忙,反而利用楊麗娟的可憐行挾迫,在這弱強食的社會,像他們這種惡毒的人很多。

    段飛不忍楊麗娟是這悲慘歸宿,于是好心讓她來服裝店做事,也算力所能及的幫助,其實有時候你的舉手之勞,卻能改變別人命運,何樂而不為呢!

    “小飛,話又說回來,麗娟這娃也算幸運,竟然遇到你這小渾蛋,以后只要她安心留在店里,不會再經歷以前那種辛酸苦子。”李桂香說。

    “我只能盡點微薄之力,嫂子,真要改變麗娟苦難的命運,還得請你多幫忙,爭取讓她學些生存技能。”段飛若有所思地。

    他一直覺得幫助別人最有效的方,不是你給多少錢,而是你幫她在社會立足,這樣她才永遠衣食無憂。

    然而立足無疑就是學會生存技能,李桂香雖是農民出生,可她有經營頭腦,服裝店就讓她經營的紅紅火火的。

    因此她希望李桂香傳授些經營的方給楊麗娟,讓她能賺到錢,畢竟她弟弟楊聰才九歲,以后的生活學費都指望她這姐姐。

    “沒問題,剛剛我就說了,麗娟這娃很機靈,對衣服的顏搭配很有天賦,現在買些書讓她自學,以后有機會出錢讓她去學服裝設計或者當模特。”李桂香侃侃而談地。

    “這主意不錯,也算是種投資。”段飛沉地,他贊同李桂香的想,既然楊麗娟有服裝方面的天賦,自然因材施教更好。

    “小飛,你知么?你這人雖有點好,可心地不壞,這就是嫂子甘心做你女人的原因,很踏實安全。”李桂香雙手著段飛的臉頰地,她很贊賞段飛幫助楊麗娟。

    “嫂子,你膽敢說我!那我現在就給你看。”段飛壞笑,懷抱李桂香這/人美熟婦讓他心猿意馬,當即抱起往上扔去。

    “不要……”李桂香驚呼,話音未落,就被扔到上,接著段飛就順勢壓在她嬌軀上,讓她彈不得。

    “嫂子,讓你說我!現在我就要把你就地正。”段飛呼急促地,望著李桂香起伏不定的前,他頓感喉嚨燥。

    下瞬間,他埋下頭親著李桂香的粉頸,倆人親起來,魔爪慌亂的要解李桂香衣扣。

    自從程紫月入住服裝店后,他幾乎沒正經跟李桂香瘋狂那啥過,壓抑太久讓他更渴望李桂香似成熟/桃般的子。

    “小渾蛋,嫂子不能給你,紫月很快就下班回來了,而且麗娟還在廚房飯菜,咱們那啥不安全。”李桂香氣喘如牛地,她的嬌軀如觸電般連連微。

    “我不管,咱們快點就行。”段飛氣喘吁吁地,他哪肯放棄。

    “小渾蛋,你要冷靜點,要是讓紫月當場抓到,那夢珍絕不可能再原諒你,你將徹底失去她。”李桂香聲勸說。

    同是女人,她明白曹夢珍作為未婚所受的痛苦,因此在沒有絕對安全的況下,她寧愿忍受寂寞也不冒險跟段飛那啥,她打心底不想傷害曹夢珍。

    段飛宛如被驚雷劈中,手里的作靜止下來,李桂香這話就是桶冰徹底澆滅他的/火,他確實不能失去曹夢珍。

    “小飛,瞧你鬧得,今晚嫂子又得失眠。”李桂香整理零亂的衣服,被段飛這么鬧騰她早已起/望,奈何沒得到滿足。

    “嫂子,對不起,我連最基本的需要都不能滿足你。”段飛有些愧疚地,腦袋埋在李桂香前,雙手著她的嬌軀。

    “小飛,沒事的,這點寂寞嫂子能忍受,倒是你得多二丫,我都好幾次瞧見她躲著淚,她是個好女孩,別辜負她對你的感。”李桂香雙手捧著段飛臉頰。

    “我明白,我會盡快把紫月運作到市里的。”段飛絕不能讓紫月再鬧下去,他當太監不要,可不能得他冷落其它女人。

    “你傻,不一定非要把紫月走,家里不能那啥,你不會找個借口帶二丫去賓館開房,紫月總不能跑到賓館去鬧吧。”李桂香建議,指尖點了下段飛額頭。

    段飛眼眸亮瞠起來,這倒是個好辦,可旋即角出抹苦笑,以前總覺得女人多很,現在看來也不是好事。

    “小飛,你再休息下,我去廚房幫麗娟做飯菜。”說完,李桂香走出房門。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