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二百零七章 升職縣醫院院長

    縣醫院院長辦公室

    齊展鵬氣得跳如雷,對著耳邊的手機吼:“一群沒用的東西,昨夜囑咐你們必須見到尸才能離開,眼下段飛不見了,你讓我怎么向上面代。”

    電話那頭是刀疤男,清早他跑去郊外深山,本想察看段飛跟程紫月是否讓毒蛇死!哪知跑到山卻不見人蹤影!立馬向齊展鵬匯報。

    “老板,事并沒那么糟,我們在山看到有血跡,顯然段飛他們遭到了毒蛇的攻擊,或許他們尸在深山其它方位。”刀疤男恭敬地說。

    “那你們就趕給我仔細的找,死要見尸,要是段飛還活著,你們就不用回來見我了。”說完,齊展鵬將手機重重砸在桌上,電池都彈出來。

    “要是段飛沒死,該怎么向朱縣長匯報?”齊展鵬擔憂的嘀咕,他仰躺在轉椅上,拿手著額頭,腦袋隱隱有些痛。

    昨夜離開假廠后,他壓抑不住興奮的心,當即就向朱縣長匯報了功績,朱志超對他的表現很贊賞,承諾給他兒子安排政府機關工作。

    就在這時,辦公室門被敲響,凝神想事的齊展鵬,還以為是朱縣長的電話,頓時嚇得大跳,猛地站起來。

    “齊院長,瞧把你嚇的,難不成你把我當成鬼了?”辦公室的是段飛,他徐徐走到齊展鵬面前,略帶戲地說。

    齊展鵬睜大眼眸,滿臉都是不解的表,剛剛刀疤男還匯報發現了血跡,可段飛卻活站在面前,看況被得是程紫月。

    他稍稍平復了下慌亂的心緒,隨即正襟危坐著,雙眼怔怔望著段飛,鎮定自若地:“你的命真,竟然沒有死。”

    “沒把你這做盡壞事的敗類送監獄,我可舍不得死。”段飛坐在長椅上,自己倒騰著了杯香茶喝起來。

    “不跟你逞之爭,這么多毒蛇都沒有死你,看來是我了輕敵的錯誤。”齊展鵬沉穩地說。

    “你謙虛了,用毒蛇來殺人,這子夠險毒辣,計劃雖完美,可惜老天不幫你,毒蛇得是紫月而不是我,在山我就用針灸將她治好。”段飛憤地。

    昨晚若被的是段飛,那結果將截然不同,眼鏡蛇的毒強,很快就會出現昏,本不會給他有自救的機會。

    “不礙事,咱們還是同事,一年內有很多機會,我肯定能再次死你。”齊展鵬淡淡地,暗想只能靠以后再找機會。

    “你沒機會了。”段飛驀然站起來,將手中的茶杯重重放在玻璃桌面,茶灑落的到都是,杯子都險些裂開。

    “是嗎?那你說說我如何沒機會?”齊展鵬頗為鎮定,滿臉好奇地望著發的段飛,不解他哪里來的這般底氣。

    “你認為即將被決的人,還有機會殺我嘛?”段飛走到辦公桌前,雙手在桌面看著齊展鵬,滿臉盡是戲謔地表。

    齊展鵬微愣,隨即提高聲音:“段飛,別嚇唬我,你這話若在昨夜之前,我或許會害怕,可現在假廠都被我燒毀,誰有證據判我死刑!”

    他這番言語無不透著囂張的氣息

    “我最看不慣就是你這張臉,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盡壞事的人必定受律嚴懲,誰告訴你沒證據!老子手里就有你昨夜的全程錄像。”段飛目瞪著齊展鵬。

    他放在桌面的雙手微成拳,想到齊展鵬制假吭害了無數無辜的病患,真恨得手打死這喪盡天良的。

    齊展鵬眉一挑,臉陡然變沉,但很快定了定神,冷冷地:“段飛,你這假話誰信!昨夜你們的攝像機都被我燒了,你哪來的證據!”

    “那你就睜大狗眼看看這內存卡里的內容吧。”段飛懶得跟齊展鵬廢話,將刻錄的內存卡扔在他面前。

    齊展鵬瞧段飛不像在說笑,下意識撿起內存卡放置電腦里,下瞬間,屏幕上出現了昨夜的畫面,包括潛入假廠暗拍,以及他讓人燒毀假廠。

    “不……不可能,我明明當場將攝像機毀了,怎么可能還有錄像?”齊展鵬瞳孔瞬間擴散數百倍,不停地搖晃著腦袋,不愿意相信擺在面前的現實。

    他臉煞白,整個人陷入恍惚中,倏地站起來,伸手抓段飛的衣服,睜眼咆哮:“你告訴我,這到底怎么回事?”

    段飛絲毫不懼怕,正面迎著齊展鵬發狂的眼神,鎮靜地:“這是紫月用電子錄像筆拍攝的,那東西是外最新研發的高科技,我都被蒙在鼓里,你這老東西沒發現很正常。”

    “完了,都結束了。”齊展鵬失神地呢喃,松開段飛的衣領,整個人癱的倒在轉椅上,完全沒有半點平威勢的模樣。

    腦子里回憶著以往的奢侈生活,與即將要面臨決的悲慘畫面,他清楚只要有這錄像當證據,他就沒辦罪。

    “現在才知害怕,太遲了,從你良心被狗吃得那刻起,這個結局就是注定的。”段飛牙切齒地。

    就在這時,辦公室沖一群警察,縣公安局局長陳釗走在最前面,而程紫月則提著個攝像機,全程跟著拍攝。

    看到警察到來,齊展鵬渾抖不止,滿臉盡顯絕望的神,他知這是報應來了,重重的嘆了口氣。

    “齊展鵬,你涉嫌制造假,經上級批示正式逮捕你,跟我們走吧。”陳釗威勢地,從間拿出锃光瓦亮的手拷。

    齊展鵬沒有掙扎,也沒有吶喊辯解,老老實實伸出抖的雙手,當冰冷的手拷鎖住他手臂時,他這位曾經叱咤南華縣的大人物淪為了階下囚。

    “走吧。”陳釗推搡齊展鵬往外走,門口已經站滿了圍觀的醫護人員,他們紛紛對齊展鵬唾罵,甚至不少人拍手好。

    然而這些并沒引起齊展鵬注意,走到門口時,他轉望了眼段飛,就是這個小孩將他從天堂踢地獄的。

    要是沒有跟段飛斗爭,可能一年后他安全退休,攜帶巨款到外居住了,現在淪為階下囚全拜他所賜。

    這小孩可怕,太可怕,若有機會重來,他寧愿跟朱縣長撕破臉面,也不愿跟段飛斗,這是他用命領悟出來的教訓。

    “段飛,晚上我在湘菜館訂了桌酒席替你慶功,你可要準時來。”陳釗囑咐,伸手拍了拍段飛的肩膀。

    “陳局長,你給我慶什么功?”段飛滿臉疑地問。

    “你小子,給我裝傻是不?齊展鵬被抓,縣醫院的院長不就非你莫屬。”陳釗微拳頭輕砸在段飛膛。

    段飛嘿嘿的笑起來,承諾會準時赴宴,程紫月知小姐夫要升職,也是歡呼雀躍。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