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小姐夫

    回到自己房間,段飛打電話給凌風,詢問采購品裝車的況,凌風說裝車順利,明天就可以拉貨回縣里,還說晚上不回賓館了,在酒吧找。

    只要品的事辦妥就好,段飛也松了口氣,渾渾噩噩到了晚上,吃了飯他正準備覺時,房門卻讓人敲響。

    段飛以為是服務員,拉開門卻讓他錯愕,來人是程紫月,她穿著件/感的吊帶衣,嬌小的子倚靠著門,左手提著瓶紅酒,右手指尖著兩個晶瑩剔透的高腳杯,其中一個還倒了半杯。

    “帥哥,我一個人喝酒無聊,有沒興趣陪我喝幾杯?”程紫月端起高腳杯湊邊,腥紅的緩緩她/感的櫻,那畫面/無限。

    “沒興趣。”不可否認眼前的程紫月很艷美,任何男人都忍不住想多看幾眼,可段飛想到白天被欺騙,毅然準備關門。

    “帥哥,等等,你知嗎?你是第一個拒絕陪我喝酒的男人,我想知理由。”程紫月拿手臂擋住門。

    “理由簡單,我不想跟欺騙過我的人說話,你明明錢包沒掉,嘛裝副可憐樣子騙同,你無不無聊!”段飛不客氣地。

    “原來是這事讓你惱火,帥哥,我在外聽說咱們內民眾素質太差,路上遇到老人摔倒都沒人敢扶,可你的幫助讓我否定了這個觀點。”說話間,程紫月已經走段飛房間。

    “你這話讓我不知該高興還是傷感,我華夏堂堂文明古,民眾素質向來不錯,別讓內外媒蒙騙了,現實里好人還是居多。”段飛自信像拾荒老人這種善良的人社會里大有人在,可那些碰瓷的狗雜種確實拉低了民眾的素質。

    “說得有理。”程紫月走到屋里旁,將手里的高腳杯擺放在適的上,眼波轉地:“帥哥,我今晚失了,你要陪我一方休。”

    “小姐,你還是回去吧,咱們孤男寡女的喝了容易出事。”段飛勸說,面對程紫月闖來,他很頭痛,趕她出去失了禮貌,陪她喝酒真可能會出事。

    “不會的,你是好人,你絕不會趁喝欺負我的。”程紫月將高腳杯倒滿紅酒,心里暗想,我倒是希望你欺負我,到時我的防狼霧劑就派上用場,還能向表姐揭你的真面目。

    “倒也是,那我陪你喝幾杯,了就送你回房間。”段飛的酒量還行,應付個女之輩綽綽有余,他自信不會被灌。

    “帥哥,那咱們杯。”程紫月端起高腳杯跟段飛碰了下,角出抹狡黠的笑意,顯然眼前男人上了。

    倆人約莫喝了幾杯,程紫月俏麗的面頰浮現幾抹酡紅,顯得更加嫵媚/人,段飛是正常男人,而且還有酒作祟,眼睛不時在她/感嬌軀上游走,這女人也是個美人胚子。

    程紫月還算清醒,見段飛那瞇瞇眼睛看著自己,不滿臉羞紅,心里啐:“果然是個/狼,待會我就讓表姐徹底認清你,”

    見火候夠了,程紫月陡然抱住段飛,腦袋疊在他的肩頭,故作醺醺地:“帥哥,你說男人是不是都風成!我男朋友竟然背地里搭其它女人。”

    說話間,她偷偷的打開手機,撥通了遠在市里表姐曹夢珍的電話。

    突如其來的投懷送抱,讓段飛不知所措,雙手推搡著程紫月,尷尬地:“小姐,別這樣,快些松手。”

    “我不。”程紫月著段飛不放,朝他眨巴著媚眼,似若隱若無的挑/,吐氣如蘭地:“帥哥,你說我長得漂不漂亮?”

    “這個……”段飛張張,眼前這女人論姿絲毫不差于自己其它女人。

    “吞吞吐吐嘛?我到底漂不漂亮么?”程紫月嗲聲嗲氣地,那模樣似跟人撒嬌,這回為了表姐她算豁出去了。

    “當然漂亮。”聞著程紫月脖頸散發的獨特清香,段飛下意識口而出,可說完就后悔了,這種氣氛下怎么可以說這般曖昧的話。

    “那就行了,帥哥,今晚我想要報復前男友。”程紫月欣喜,腦袋深深埋在段飛懷里,角起抹得意的弧度。

    這話言外之意是要滾單,這可把段飛嚇壞,趕拉扯程紫月抱的手,勸說:“小姐,我理解你現在的心,其實分手并不是壞事,可能下一站你就能獲得幸福,報復前男友是最愚蠢的。”

    “帥哥,你放心,事后我絕不會讓你負責的。”程紫月繼續/。

    “小姐,你清醒點,你前男友離開就說明他不在乎,咱們那啥是報復不了他的,到頭來還是你受傷,何必呢!我送你回房間吧。”段飛雖然好,但絕不隨便糟蹋女人,跟她有/染的女人都是有感基礎的。

    程紫月錯愕,沒想到段飛竟然這般矜持,她不甘心,媚眼如絲地:“帥哥,我跟前男友沒那啥過,事后我發誓不糾你,我會很乖的。”

    女!

    事后還不糾!

    段飛愣住,眼珠轉了轉,忽然屋里響起曹夢珍的喝斥聲,“紫月,夠了,不準再胡鬧,趕放開小飛,小子著姐夫成何統?”

    這話無疑打破了屋里曖昧的氣氛,段飛頓感后背涼颼颼的。

    “表姐,剛剛姐夫已經對我心了,再過會肯定出禽畜面目,我辣椒都準備好了,你嘛突然說話?破壞了我的好事。”程紫月氣鼓鼓地,拿起手機接聽著。

    “我不打斷你,你啥羞人的話都會說出口,什么跟前男友沒那啥!你個女孩家害不害臊!還好是碰到你姐夫,要是其它陌生男人,看你能不能?”曹夢珍教訓地。

    “表姐,你好沒良心,我可是為了你才犧牲相試探姐夫的,你感謝不說就算了,還罵我不害臊,真是傷透我的心,以后都不理你了。”程紫月撅委屈地。

    “紫月,姐謝謝你的好意,小飛的人品姐清楚,他不是那種亂來的男人,以后不準再試探,你去縣里工作,還得靠他照顧。”曹夢珍欣地,段飛剛剛面對表妹的投懷送抱沒亂來,讓她懸著的心安穩落地。

    “表姐,你放心,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我再也不會做,不就是個小男人么?瞧你都把他當成寶了,有這么稀罕嗎?”程紫月賭氣地。

    “明白就好,把手機給你姐夫,我跟他說幾句話。”曹夢珍說。

    “小姐夫,給,我姐的電話。”程紫月將手機遞些段飛,她的年齡比段飛大些,姐夫顯得吃虧,因此加上個小字。

    段飛額頭冷汗淋漓,著手機的手微微抖,幸好自己定力足,剛剛要是邪念就闖大禍了,以曹夢珍的格肯定傷心絕。

    “死小子,你果然沒讓姐失望,恭喜你通過我表妹的試探。”手機那邊傳來曹夢珍歡快的笑聲。

    段飛手背著額頭汗,苦笑:“夢珍姐,你開心就好,可希望別再有下次,我這小心臟受不了這般耍。”

    “小飛,姐是信任你的,只是紫月見我得太深怕被人騙,才會想子拭探你,你別怪她,在縣里幫姐好好照顧她。”曹夢珍解釋。

    倆人又說了幾句,才掛斷電話,程紫月一把搶過手機,擲重其事地:“小姐夫,打今晚起我替表姐監督你,除了我以外,以后不準跟任何女人接觸,聽明白沒?”

    段飛哭無淚,哀求:“紫月,你別這么霸行不?給我留點男人的自由。”

    “不行”程紫月頗為決地,隨即下離開段飛的房間。

    只是臨出門時,她轉囑咐:“小姐夫,白天我查看了你手機通話記錄,你最好自己把那些女人的號碼刪掉,不然小心我告訴表姐。”

    說完,她就甩門離去。

    段飛猛地拍了下額頭,暗想這小祖宗去了縣里,還不得把天都掀翻。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