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亂收費現象

    縣醫院門診室

    “大姐,你的病暫時無確認,需要行血常規等數項檢查,拿到數據后我才能給你對癥下。”一位四眼醫生對患者說。

    “醫生,我就是個發燒感冒,不用做這么多檢查吧。”看著手里診單上各項檢查,中年患者有些不能接受,這得花上千元。

    “咱倆到底誰是醫生?你不做檢查可以,要是以后你出現死亡絕癥,我們縣醫院將不負任何責任,你自己選擇吧。”四眼醫生言語里透著威脅的氣息。

    中年患者嚇壞了,雖然錢很重要,可相比生命來說,她無疑選擇后者,忙慌亂走出去做檢查。

    “阿,你等等,我是縣醫院的副院長,我幫你做下確診。”段飛走門診室,他要驗證下張校長所說亂收費現象是否屬實!

    段飛的到來,讓門診室的醫生們很錯愕,特別是他要求給患者確診,這讓那個四眼醫生很疑,不知他意何為!

    中年患者很配合,段飛對她行把脈,觀察面頭,詢問不良癥狀等等問診,整個過程他的臉沉,不時角氣得微微。

    “阿,把你的診斷單給我,你患得是普通行感冒,不需要做其它檢查,去隔壁掛瓶,拿點感冒就行了。”通過觀察段飛肯定患者是行感冒。

    “副院長,還是你的醫術高,剛剛那個張醫生說我可能是絕癥,真把我嚇壞了。”中年患者將診斷單遞給段飛,隨即欣喜的走出門診室。

    段飛鐵青著臉,走到四眼醫生辦公桌前,淡淡地:“張醫生,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堂堂醫科大學的畢業生,竟然連個簡單的行感冒都不能確認,政府花幾千塊一月養你什么?”

    那四眼醫生嚇得雙發,險些摔倒在地,段飛這話顯然是要辭退他,這份工作來之不易,他可不想這樣失去。

    “段……段副院長,我知那個患者是行感冒,我從醫近十載,怎么可能連這種小病都看不出。”四眼醫生解釋。

    “竟然能確認,那你為何要出這么多檢查單?你閑著無聊寫著玩嗎?你可知這些單是要患者花血汗錢買單。”段飛言語地質問。

    那四眼醫生額頭冷汗淋漓,辯解:“段副院長,開各種檢查單是醫院的規定,齊院長代過,不管能不能確診,先得開足各種檢查單,我只是命令辦事,你可不能開除我。”

    齊展鵬!

    段飛面慍之,望向門診室其它醫生,厲聲問:“是他說得這樣嗎?你們都是齊院長規定辦事的?”

    “是的”其它醫生紛紛站起點頭附和。

    段飛眉頭擰成花狀,他沒想到亂收費是齊展鵬規定的,那這事理起來就棘手了,要廢除亂收費規定那勢必要跟齊展鵬正面對抗。

    要是任由亂收費現象繼續下去,那他這個醫生良心何在?這是個兩難的選擇。

    “明知是錯誤規定,為何還要實行?打今天起廢除這規定,除非患者病復雜外,再不允許任何醫生胡亂開檢查單。”一番權衡利弊后,段飛覺得必須履行醫生的職責,委屈求全于上司不是他的格。

    在場醫生頓感驚訝,段副院長這是要跟齊院長斗爭的節奏。

    “留下幾個醫生坐診,其它人給我去通知醫院各科室的負責人,讓他們到會議室開個短會,討論下亂收費的事。”說完,段飛就往會議室走去。

    半個小時后,縣醫院會議室坐滿了人,由于齊展鵬外出有事,段飛主持這次會議,開場他沒有半句客套,直接將拾荒老人看不起病,從急救室跑出去險些釀成悲劇的事出。

    在場醫院部紛紛低下頭,臉頰上無不顯出慚愧的神。

    “各位同仁,拾荒老人算幸運的,最后沒釀成悲劇,可由于你們的天價檢查單,很多患者由小病拖成大病,甚至釀成絕癥,他們的死該誰負責?”段飛氣勢磅礴地,屈指重重敲打著桌面,那模樣沒人會將他跟19歲的小孩聯系在一起。

    在場醫生默默無語,把頭埋得更低。

    “醫生原本是救死扶傷的,可現在卻淪為殺人儈子手,各位同仁,你們對得起上穿著的白袍衣服嗎?對得起民眾賜給的‘白衣天使’稱號嗎?”段飛徒然提高聲音。

    在場醫生依舊沒有人敢出聲說話,樹起耳朵認真聽著段飛的教訓。

    “胡亂的開檢查單,這種亂收費的行為,不僅僅是職業守的問題,更是咱們醫德敗壞的表現,咱們換位思考下,假如你們是患者,你們來醫院的目的是解除病痛的!還是專程來對無理的天價檢查單買單的!”段飛厲聲說。

    在場醫生沉默,目光紛紛望向內科主任凌風,這家伙可是段飛的心,他們希望凌風站出來說說好話。

    “段副院長,對于亂收費的事,我們醫生也很無奈,這事是齊院長規定的,他給各科室都下達了任務計劃,要是哪個科室沒完成,這個月的獎勵取消,甚至還要扣錢。”凌風著頭皮解釋。

    “是,我們都是被的,其實我每次亂開檢查單時,我清楚這是違背醫德的,可我要養家糊口,扣了工資我拿什么供小孩上學?”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要是我們不服從齊院長的規定,就得收東西滾蛋,我們只是想保住飯碗而已。”

    “……”

    其它醫生皆是出聲附和,說出他們無奈的心聲。

    “你們明知這規定有違醫德,為什么不向縣衛生局反應?反而助紂為,嚴重損壞縣醫院的形象。”段飛皺眉頭質問。

    “段副院長,有醫生反應過,得到的結果是收拾東西滾蛋,以后就沒人敢說,其實縣衛生局是支持這規定的。”凌風說。

    “這個規定實行多久了?”段飛若有所思地問。

    “我沒來醫院前就這樣了,大概五年左右。”凌風如實說。

    “一個錯誤的規定竟然實行了五年,這簡直是對公立醫院的侮辱,你們不敢,那就讓我段飛去舉報,你們把各科室存在的亂收費現象說下,我好整理材料給李副縣長。”段飛義憤填膺地說。

    在場醫生很是欣喜,在他們眼里,段飛幾乎就是縣醫院掌舵人,畢竟齊展鵬明年就退休了,沒有人傻得站他那邊。

    “凌主任,先說說你的內科。”段飛拿出本子作筆記,使眼示意凌風帶個頭。

    “我們內科要撈錢很難,可齊院長規定我們科室每月要達到30萬銷售額,為了完成計劃,我們通常是故意拖長患者住院周期。”凌風說。

    “怎么拖長住院周期的?”段飛疑地問。

    “很簡單,像強度高燒本來住院周期五天,我們拖延到兩周,期間減少劑治療,這樣每天打滴點、鋪費,大小便檢查費等等,拖長的這一周大約能多賺一千左右費用。”凌風低頭說。

    “其它科室也說說。”段飛說。

    “我們外科比內科要稍微好點,我們的口號是,小病盡量建議手術治療,大病直接行專家會診,這樣多出來的手術費很可觀。”

    “我們門診部撈錢比較容易,只要有人來看病,不管有沒有問題!先各部位都檢查個遍,什么頭痛發燒就要求住院治療,我們的口頭禪是‘錢重要!還是人命重要!’,于是患者乖乖回家砸鍋賣鐵來住院。”

    “最苦的是我們護士室,幾乎沒撈錢的子,可為了不扣工資,明明患者能吃粥,我們卻建議患者打昂貴的營養針之類的。”

    “我們化療室倒來錢快,可每次撈錢都是種煎熬,癌癥患者行化療是有周期的,可我們為達到齊院長設定的金額,原本一周期一次的化療,我們要患者行兩次,這樣能賺更多費用。”

    “……”

    各科室負責人毫不保留的將各種圈線的子出,真是五花八門。

    段飛臉鐵青,在手里的筆都被掐斷,猛地往桌面一拍,氣憤地:“瞧瞧你們得都是些什么事?簡直比氓街痞搶劫還要,你們當醫生的初衷去哪里了?”

    會議室死一般寂靜,在場醫生皆羞愧的埋下頭

    “患者來醫院,是想讓你們解除病痛折磨的,他們信任你才把珍貴的生命托付給你,你們倒好,只知絞盡腦撈他們的血汗錢,你們就是這樣詮釋醫者父心的嗎?”段飛鏘鏘有力地。

    “段副院長教訓的是,這幾年我幾乎天天做惡夢驚醒,我明知化療輻對患者傷害很大,可為了保住那點工資,卻辜負了無數患者的信任,我有罪,我不配當醫生。”那位化療室的負責人崩潰了,他雙手揪著頭發,落下悔恨的淚。

    “是,想我年青時發誓要做個救死扶傷的好醫生,可是我敗給了殘酷的現實,像這種錯誤的規定我應該竭力抵制的,就是開除也不該屈服。”

    “說得對,文人不為三斗米折,我們當醫生的為什么做不到?竟然為了那點工資敗壞醫德,這真是莫大的悲哀。”

    “……”

    在場醫生紛紛表示悔恨。

    段飛拿手著額頭,他清楚亂收費的事不能全怪這些醫生,嘆氣地:“這事罪魁禍首是制定這規定的人,你們也是被的,現在也認識到錯誤,而且發生的事已無挽回,你們回去安心工作,各科室停止一切亂收費的現象。”

    “段副院長,齊院長那邊怎么代?”有醫生擔心地問。

    “這事我自有辦應付,你們只要謹記患者來醫院是解病痛的,我們醫生要用最實惠、最有效、最安全的方還患者個健康的就行。”段飛囑咐。

    醫生們心里了口氣,終于不用再昧著良心做事了,很快心暢快的走出會議室。

    唯獨凌風留了下來,他來到段飛面前,弱弱地:“段副院長,你是打算跟齊院長斗嗎?他雖說要退休了,可他背后還站著縣長朱志超,不是那么容易能打敗的。”

    “凌風,我不想跟誰斗!可我為醫生,難要我默認這害人的規定!反正我段飛辦不到,我只知就算天王老子了錯,也要為他的錯誤決策負責任。”段飛威勢地。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