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泡茶文化

    最近段飛過得很/福,終于推倒了蕭采盈,這讓他很有征服感。

    相比縣長朱志超,倆人境況天壤之別,他最近完全陷入悲傷中,理兒子朱孝坤的后事,讓他頭發白了不少。

    中年喪子,這無疑是個巨大的打擊,特別還是他的獨生子,簡直就是斷他老朱家的香火,此仇不報枉為人。

    值得慶幸的是,大義滅親的舉讓他逃過一劫,上級組織部門僅僅對他行口頭批評理,職位沒有發生變換。

    現在他思夜想的要置段飛于死地,以前要是有縣公安局做倚靠,找個罪名死段飛那是分分鐘的事,可眼下李秀麗掌控了縣公安局。

    他絞盡腦,最后決定在縣醫院死段飛,畢竟現在南華縣衛生系統還在他手里,縣衛生局局長跟縣醫院院長都是他的人。

    找個理由讓段飛死無葬之地,這對向來玩慣謀陷害的朱志超等人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縣里某間茶館包廂里,縣衛生局局長郝劍跟縣醫院院長齊展鵬圍桌而坐。

    “郝局長,不知你今天特意約我出來,是有什么吩咐?”齊展鵬雖年長,但隸屬郝劍管轄,起恭恭敬敬地給他倒了杯茶。

    “老齊,你瞧這壺濃香的井茶,倒去,里面的茶葉無一幸免被浸泡,哪片茶葉也難獨善其!咱們如今的境就如同這壺茶。”郝劍意深長,親自手泡了壺茶。

    齊展鵬眉頭微皺,他自知郝劍話里的意思,可里弱弱地試探:“郝局長,恕在下愚昧,你有什么吩咐請明言,只要我齊展鵬辦得到的定竭盡全力。”

    “要得就是你這話。”郝劍端起茶杯湊輕抿了小口,濃濃的茶香讓他神清氣,沉地:“老齊,縣長公子朱孝坤慘死的事,你應該清楚吧。”

    “清楚,這事我有責任,我應該阻止他跟段飛對抗的,可他太沖。”齊展鵬隱隱已經察覺到郝劍的目的了。

    “此事讓朱縣長雷庭大,他作出指示要讓段飛以命抵命,我們都承受朱縣長恩澤,才有現在這般成就,自當替他分擔憂愁,你應該知怎么做吧?”郝劍將喝完的茶杯放在桌面。

    “這……”齊展鵬額頭冷汗直冒,果然不出所料,郝劍是要讓自己對付段飛,這正是他最害怕發生的。

    “你不愿意!”郝劍頓時沉下臉,深邃的雙眼瞪著齊展鵬。

    “郝局長,你是知的,明年我就要退休了,我想安安全全地退下來。”齊展鵬手背著額頭冷汗,他早就有收山的想,以至于段飛剛到縣醫院,他壓沒為難。

    “老齊,我早知你想隱退,因此我才說泡茶這事,難你現在還不明白嗎?咱們跟朱縣長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損盡損,眼下李秀麗的攻勢很猛,她會朝縣醫院下手的,你在醫院中飽私囊,你以為她會放過你。”郝劍屈指敲打著桌面,樣子顯得很威勢。

    “郝局長,醫院的事我得很凈,李秀麗找不到我煩的,對付段飛我恐無能為力,我不想再招惹煩了。”齊展鵬說。

    “啪……”郝劍肥厚的手掌猛地拍在桌面,震得幾個茶杯盡數跌落地面,他起目圓睜的瞪著齊展鵬,厲聲喝斥:“齊展鵬,你醫院的事凈了,可你開的假工廠能洗白嗎?這些年你的假致人死亡、傷殘,哪件事不是朱縣長壓下來的!沒有他的幫忙,你齊展鵬早被執行決了,還有機會在這喝茶!”

    齊展鵬被嚇得雙腳發,正因為他賣假多年,所以現在他感到了害怕,他想金盆洗手,然后攜款外逃外過安生子。

    “郝局長,假廠表面是我的,可哪次分紅你跟朱縣長不是拿大頭,我現在只想退出,我真累了,你們何必咄咄人!”齊展鵬說。

    “齊展鵬,你注意份,你現在所擁有的財富跟地位,全是朱縣長賜你的,我警告你,半個月內不見段飛的尸,你自殺向朱縣長報恩吧。”郝劍惡聲惡氣地,言語透著不可拒絕的氣息。

    “郝局長,你這不是為難我,朱公子親自出馬都慘死告終,我齊展鵬哪是段飛的對手。”齊展鵬竭力解釋,他真不想招惹段飛。

    “老齊,你也太謙虛了,你從個普通小醫生,到開假廠賺百萬家財,再到現在縣醫院院長,這經歷可不是常人能擁有的,憑你的手段死段飛跟玩似的,我們相信你。”郝劍拍了拍齊展鵬肩膀,隨即轉往包廂外走去。

    齊展鵬險些摔倒在地,這次事太棘手,段飛有李秀麗,連縣公安局局長羅東海都翻了,自己想斗贏他機會渺小,除非拿出殺手锏。

    “不……不到萬不得以,絕不能輕易出手,先觀察局勢再說。”齊展鵬連連搖頭,他不想冒風險,跟段飛斗送死的機率很大。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