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動用人脈

    蕭正雄父女此番探望,雖未救出段飛,但讓他避免再次受到嚴刑供,畢竟羅東海不敢把縣委書記的話全當放。

    知段飛在拘留室過非人生活,蕭采盈回家就以淚洗面,蕭正雄極為心,給寶貝女兒指出條明路,讓她去找李秀麗幫忙。

    這個女人很神秘,隨便就能從省里拉到巨額資金,可以說她的后臺相當強,唯今之計,或許只有她能救出段飛。

    而且段飛是她的心,是促成這次聯盟的功臣,她應該會出手的,再者官場的人好面子,整手下心如同對她挑釁,李秀麗肯定會重磅出擊。

    蕭采盈欣喜,立馬往縣政府趕去,來到辦公室,她頓感驚訝,李秀麗無論姣好的面容,還是渾散發的氣質,都讓她自愧不如。

    “蕭小姐,你這么著急來找我,定是為了段飛的事吧。”李秀麗正襟危坐著,她杏眼也打量著眼前嬌小的蕭采盈。

    “李副縣長,我求你救救段飛。”蕭采蕭言語哀求地,雖然李秀麗透著普通人不敢近的氣勢,可嬌橫的蕭大小姐顧不了這些,地抓著她的手腕。

    “蕭小姐,別,坐著喝杯茶先,段飛的事我會出面解決的。”李秀麗溫和地,她請蕭采盈坐在中央長椅上,隨即轉給她泡杯茶。

    “李副縣長,咱們現在就去縣公安局好嘛!我好害怕段飛出事,那些王八蛋濫用私刑供段飛,把他得傷痕累累的。”蕭采盈驀然站起,言語里無不透著焦急的氣息。

    “私刑供!”李秀麗柳葉眉微皺,端著杯茶遞給蕭采盈,沉著臉問:“蕭小姐,此話可當真!”

    “我騙你嘛!我跟老爸是親眼見到段飛滿是血的,可羅東海那狗東西竟然說是臨時工的,壓就他打的。”蕭采盈正經地。

    “你已經去探望過段飛?”李秀麗問。

    “嗯,段飛在拘留室遭到羅東海他們毒打、電、皮鞭等私刑供,李副縣長,咱們不能再耽擱時間,不然會出人命的。”蕭采盈傷感地。

    “豈有此理,簡直目無王,朗朗乾坤下,竟然敢私刑供。”李秀麗纖細玉手重重拍打在玻璃桌面,頓時震得茶灑落,她隨即來到辦公桌前。

    “蕭小姐,你稍等片刻,我打個電話先。”李秀麗拿起辦公桌電話,直接給省公安廳打去,冰冷的臉頰更現寒意,給人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杏眼里閃爍著憤,粉拳微,她本打算在地方不用爺爺的關系,憑真本事跟這些地方派系斗爭。

    可這回朱志超顯然破壞游戲規則,觸了律這個底限,那就怪不得她了。

    這個電話是打給省公安廳廳長,他是爺爺一手提拔的,是派系的中砥柱。

    “李叔,侄女有事要煩你,最近我所在南華縣公安系統出現一例惡劣事件,有警察對嫌疑人行私刑供,導致嫌疑人受傷嚴重,希望能引起省公安廳重視。”電話接聽后,李秀麗跟對方客套幾句,隨即入正題。

    “秀麗,你反應的況叔會調查的,明天省公安廳會派出工作組前去核實,要是如你所說決不姑息,定將這種敗類踢出警察隊伍。”一陣滄桑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僅僅開除理,侄女覺得還不夠,定要將這事當典型,在全省公安系統展開聲勢浩大的肅清工程,警察是人民的保護神,而這些敗類卻逾越在律規之上,這與黨制定的憲相悖。”李秀麗慷慨昂地,她打小受爺爺影響嫉惡如仇。

    對面卻是一陣沉默,半晌才傳來穩重地聲音,“秀麗,你說得很有理,叔也贊同,可我提醒你,你現在還在南華縣工作,若一旦省公安廳拿這事大作文章,那對你以及南華縣你的班底以后升遷都會帶來影響。”

    省公安廳廳長是典型保守派,他跟李秀麗這些的改革派高子弟不同,做任何事都謹慎再謹慎,從而造成畏手畏腳,錯失好機會。

    而保守派的特點就是不易出大問題,仕途升遷路很順利,不像改革派起伏很大。

    “李叔,升遷跟民心相比,我無疑選擇后者,我要求全省通報批評,就是想讓其它警察引以為戒,讓他們明白這警服的責任與義務,只有他們這些律執行者盡職盡責,才能為我黨更好凝聚民心。”李秀麗侃侃而談。

    倆人又一陣才掛斷電話,蕭采盈目瞪口呆地看著,雖然不清楚李秀麗跟誰說話,但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的話也深奧的。

    “蕭小姐,咱們現在可以走了。”李秀麗看了下手腕的手表,就起往辦公室外走去。

    “哦”蕭采盈撇,跟在李秀麗后。

    倆人快速到達縣公安局門口,剛推開車門,一位西裝革履地中年男子迎過來,他對李秀麗恭恭敬敬地:“小姐,取保候審的手續都好了,咱們可以要求公安局放人。”

    中年男子是省里最有名的律師,專門服務于李秀麗家族的。

    “嗯,效率不錯。”李秀麗贊賞地,隨即帶著中年男子和蕭采盈浩浩地走公安局大廳,此番她定要將段飛帶走。

    其實從段飛被拘留,李秀麗就關注著案件的發展,在明知無力手縣公安局的況下,她便想到取保候審的方,先把段飛出來,再找機會替他洗清冤屈。

    所以她連夜來家族律師,說起來,她還是頭次如此折騰替個下屬討公,有時她問自己,為何對段飛的事上心,或許只有朋友兩字能解釋,從江東鄉到南華縣,倆人都在同一戰壕。

    大廳里的警察瞧見李秀麗,紛紛投去驚艷的目光,如此有氣質又漂亮的女人,他們還真是頭次見,都面地表。

    “讓你們局長羅東海出來見我,告訴他,我李秀麗來要人了。”李秀麗落坐在椅子上,一威勢的氣息在屋里散開。

    而中年男人跟蕭采盈則站在她后,那陣勢官威十足。

    “喲,這不是李副縣長!怎地有空來縣公安局指導工作?”羅東海堆笑地迎面走來。

    李秀麗壓沒正眼瞧下羅東海,側頭朝旁的律師使個眼。

    “羅局長,我是縣醫院常務副院長段飛的律師,我當事人申請取保候審,請你立馬將他放了。”中年男人滿臉嚴肅地。

    取保候審!

    羅東海愣了愣,心里大喚糟糕,已經拘留段飛超過24小時,又沒能讓他簽字認罪,律規定,證據不足的況下,罪嫌疑人能申請取保候審。

    “羅局長,請你立即執行命令,釋放我的當事人,這是由陵江市人民院、人民檢察院、市公安局共同簽發的取保候審文書,你好好過目下。”中年男子厲聲催促,將手里的文件遞給羅東海。

    羅東海眉擰成花狀,拿著文件的手不止,要是放了段飛,他就沒向縣長公子朱孝坤代,若不釋放段飛,可人家有這白紙黑字的文件。

    “這位律師,段飛是涉嫌故意殺人,本帶有危險,把他釋放可能會影響到社會安定,這種況不適合取保候審。”羅東海找理由反駁。

    “羅局長,你有意見可以先向上級部門匯報,可現在你必須執行取保候審,釋放我的當事人,不然我將以你故意耽擱公務起訴你。”中年男子冷聲。

    律師可是惹不起的,羅東海權衡利弊一番,還是牙讓警察將段飛帶出來,畢竟這取保候審的文件擺在面前,怪只怪段飛這家伙骨頭太,未能在24小時內讓他招供。

    半晌,段飛被警察推搡來到大廳,見到李秀麗穩坐中央,心里欣喜萬分,果然如自己所料,這個冰雪美女并沒有放棄他。

    李秀麗見到滿傷痕的段飛,平靜的杏眼里閃爍著抹錯愕的神,正準備起迎上去,突然,一影閃電般竄在前面,下瞬間,只見蕭采盈抱著段飛。

    “段飛,沒事了,咱們終于能回家了。”蕭采盈腦袋埋在段飛懷里,秀美臉頰再現淚痕,相擁的模樣似十年未見的親密人。

    “嗯,采盈,謝謝你。”沒有了手拷阻礙,段飛雙手將蕭采盈著,湊頭在她潔白的額頭蜻蜓點式了下。

    蕭采盈頓時羞紅臉,這是段飛頭次在公開場所主親自己,心里如同抹了般甜甜的,致面頰也洋溢著幸福的表。

    這環境不適合曖昧,段飛走到羅東海面前,目而視地:“羅東海,早說過你的謀不會得逞!想讓我招認,你真是瞎了狗眼。”

    “段飛,你未免高興過早,你明白取保候審的意思嗎?你的殺人嫌疑依舊存在,在這期間你的行蹤都會受到監視,你也不能離開南華縣半步,記住要隨傳隨到。”羅東海地。

    “放心,你們這幫混蛋沒蹲監獄,我段飛還舍不得離開。”段飛牙切齒地,憤地眼神似要吞噬掉羅東海。

    “羅局長,我的當事人怎么全是傷?請你做出解釋,不然我們將起訴你對我當事人濫用私刑。”中年男子問。

    “很好解釋,臨時工的,那警察濫用私刑供已經讓我撤職了。”羅東海聳了聳肩,無所謂地說。

    “好一個臨時工!羅東海,這回你們玩大了,私刑供的事已經驚省公安廳,你就等著被立案調查吧。”李秀麗猛地拍打桌面,言語凜冽地說。

    “李副縣長,你嚇唬我!還省公安廳!你當我是沒見過世面的小孩嗎?”羅東海戲謔地,他壓不相信李秀麗這話。

    “那你等著瞧。”李秀麗懶得跟這種垃圾啰嗦,起帶著段飛等人就往外面走去。

    他們剛剛走到門口,辦公大廳就響起陣電話,接著有警察慌亂地跑到羅東海邊,驚慌地:“羅局長,大事不好,剛剛市局來電話,省公安廳明天有調查組來咱們這,市局領導代,讓我們好好配合調查組查清嚴刑供嫌疑的事。”

    羅東海里本叼著香煙,聽到這則消息,宛如被驚雷擊中般,香煙掉落腳上,整個人一癱的坐在地上,雙眼滿是恐懼地望著李秀麗離去的背影。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