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發廊女慘死

    清晨

    段飛頂著熊貓眼跟二丫趕往縣醫院上班

    由于桂香嫂子的離開,昨晚他整夜失眠,雖得知朱孝坤在背后鬼,可此時他卻騰不出時間報復,只想盡快找回嫂子。

    鎖上服裝店鐵卷門,段飛不重重嘆氣,以往這時候,他都會在李桂香倚門目送下去上班,看來以后都難有這種溫馨畫面。

    “段飛,別傷心,桂香姐可能只是一時沖,說不定過兩天她就自回來了。”看著段飛沒打采,二丫出聲安。

    “希望如此吧。”段飛無奈地,李桂香南下并無親朋好友,要是遇到什么壞人怎么辦!他很是擔憂。

    就在這時,哄亮的警笛響徹繁華街,一輛警車呼嘯而至,正好停在倆人面前,車頂閃著耀眼紅燈,這顯然是起急案件。

    段飛滿臉茫然,這警車無冤無故攔住去路嘛!還未給他機會深想,警車門推開,兩名著警服的男子竄出來,直接將他倒在地上。

    猝不及防的段飛,壓沒半點防備,生生地被倆警察的在地上紋絲不,白皙的臉頰貼冰涼的地面。

    “你們啥?快放開我。”段飛扯著嗓子喊,開始扭想掙倆警察的控制。

    “真沒見過這樣淡定的殺人!再敢試圖掙扎!我們可就用電伺候。”倆警察拿出手拷將段飛雙手鎖在背后,拎小豬般把他拉起來。

    殺人!

    段飛頓時懵了,忙開口解釋:“警察同志,你們抓錯了吧,我沒有殺人。”

    “你是不是段飛?”有警察出聲問。

    “我是段飛。”

    “那就沒錯,抓得就是你,你昨晚有沒有去過紅燈街找個陳霞的發廊小姐?”

    “有,我不是去嫖,我找陳霞有正經事?”

    “那你跟她有沒有發生爭執!”

    “有些碰撞,前天那個陳霞的賤/貨上門辱罵我嫂子,我特意找她理論的。”

    “陳霞于昨晚死在發廊房間,我們懷疑你有重大嫌疑故意殺人,你現在跟我們去案件現場接受調查。”有警察冷冷地。

    “,陳霞死了。”段飛倏地驚呼出聲,險些一摔倒在地,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表,他不相信陳霞的死訊。

    “別跟他廢話,羅局長還等著問話,咱們把他帶走就是。”有警察不耐煩了,伸手將段飛推搡警車。

    “兩位警察同志,你們不能帶段飛走,他不可能殺人的。”二丫可不相信段飛會殺人,攔在倆警察前面。

    “這位小姐,請你不要妨礙我們執行公務。”有警察將二丫強行推開。

    “二丫,我不礙事的,我沒有殺人,我會證明我的清白,很快就能回來。”段飛囑咐,他信自己沒殺人。

    回來!

    倆警察相互對視一眼,角紛紛起抹玩的弧度,他們警察多年,從沒聽說過羅局長指定的殺人,還有機會出公安局的。

    警車尾端冒出兩濃煙,由于警笛鳴,很快就到達了紅燈街,往這會小姐們都在覺養蓄銳,街很安靜。

    今卻截然不同,街熱鬧非凡,特別是陳霞所在的發廊前,是圍了個不通,很多人對著里面議論。

    “下車”倆警察將段飛推搡出警車,得他險些踉蹌摔倒,圍觀人群自然騰出條小,對著他指指點點。

    段飛沒殺人,昂首往發廊走去,來到三樓,樓里拉起封鎖現場的警界線,倆警察將他帶往陳霞房間。

    屋里圍滿了警察,大家各司其職,有人詢問案件況,有人勘測現場,而大上躺著冰冷的尸,正是風/的陳霞。

    段飛瞪圓眼眸,要不是親眼所見,誰都不會相信昨晚言語輕挑的陳霞,今卻成一死尸,這般年青就結束了生命。

    “局長,人給您帶來了。”倆警察將段飛帶到個中年男人面前,恭恭敬敬地說。

    “你就是段飛!”中年男子沉,他便是縣公安局局長羅東海,果然不愧是高官,言語里無不透著氣勢人的氣息。

    他毒蛇般銳利的雙眼打量眼前的段飛,拿手著下巴,字臉上浮現抹疑的神,這人竟然能讓縣長公子朱孝坤難!這不就是個小孩嗎?

    “是的,我段飛。”段飛老老實實地。

    “案件大概況他們跟你說了吧,當事人陳霞于昨夜九點死亡,經發廊老板娘供述,當時當事人正接待你,可有此事?”羅東海朗聲說。

    “確有此事,可我沒殺她,我只是詢問她幾個問題而已,大概十分鐘左右我就離開了。”段飛如實回答。

    “真的僅僅只問幾個問題?可老板娘供述,期間她聽見屋里有碰撞的聲音,你離開后,她屋就看到當事人已經死了。”羅東海問。

    段飛臉驀然沉下來,他離開時那老板娘還在下面攬客呢,怎么可能聽見屋里聲音!這顯然是胡說。

    “她撒謊,我走得時候,陳霞還好好的,怎么可能她跑屋就見人死了?”段飛地反駁,殺人不是小罪,他必須自證清白。

    “你倆人的供述誰真誰假?我們會一步調查,你現在跟我說說,死者脖子上的掐痕是不是你的?”羅東海走近沿邊,指著陳霞脖子那清晰可見的掐痕問。

    “這個是我掐的,我承認。”段飛點點頭。

    “你不是說只問問題,那嘛要手?你不知掐脖很容易致人窒息嗎?”羅東海冷冷地問。

    “我跟死者有矛盾,昨晚我有些緒失控,我就手掐死者脖子問她。”段飛隱隱感覺到不安,真是腸子都悔青了,昨晚真不該沖。

    “所謂的矛盾就是你殺人機吧,你作案手段有些殘忍,哪來這么大深仇大恨!”羅東海淡淡地。

    “羅局長,我雖承認掐了死者,可我并沒有死她,只是給了點教訓。”段飛額頭冷汗淋漓,不祥的預感愈發強烈。

    “你的教訓未免太毒了吧!”羅東海角起抹弧度,伸手拍了下正在勘察尸的醫,問:“小李,說說尸檢報告。”

    “是,羅局長,經我慎密檢查,死者除脖子有明顯掐痕外,其它部位并無傷痕,初步判斷死者是屬于窒息而亡,確的報告要對死者行解剖。”小李的醫認真說。

    “不用解剖了,死者家屬要求立即火化,這么明顯的掐痕,足以斷定死者窒息而亡,解剖也是這結論。”羅東海厲聲。

    “是”小李的醫愣了愣,可隨即重重點頭,在縣公安局羅東海是絕對權威,案件的黑白由他說得算,誰也不敢提出反對意見。

    “不……不可能,我沒有掐死她,我走時她還好好的,你們這是胡亂斷案。”段飛失神地喊,他不承認這個尸檢報告。

    “段飛,尸檢報告指向你,你因涉嫌故意殺人,我們正式逮捕你,來人,把他立即帶到局里接受調查。”羅東海招來倆警察要帶段飛去局里。

    “你們這是誣陷,如此了草斷案,我段飛不服,我沒有殺人,我要見李副縣長。”段飛竭力吶喊,心里火攻心,都險些氣得吐血。

    羅東海撇了撇,段飛要不是李秀麗的心,他壓沒剛剛這些詢問,直接在服裝店抓人,再在公安局嚴刑問就結案了。

    倆警察把段飛押到發廊外,圍觀眾人蜂擁般圍過來,對段飛各種言語攻擊辱罵。

    “大伙們,我段飛是冤枉的,是他們血口人,請你們相信我,嗚……”段飛拼命解釋,言語里透著無奈,可能怕他亂說,有警察伸手捂住他的。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