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聯盟契機

    這次事件多虧朱孝坤做嫁衣,要不是他讓漢來鬧事,段飛壓沒機會豎立形象,也得不到街坊的好評贊揚,給服裝店做了個免費的廣告宣傳。

    可謂名利雙收,這兩天段飛心極佳,工作跟私事都如火如荼的順利行著,轉眼來縣里半個月了,李秀麗也終于騰出時間今晚見面商談。

    坐在辦公室里,段飛臉頰出抹期待的神,時隔幾個月,又能見到李秀麗這個像一般的女人,他隱隱有些興奮。

    這時蕭采盈跟二丫徐徐走辦公室,倆人神都略顯沉重。

    “死/狼,你說實話,本小姐對你怎樣?”蕭采盈拿手推搡了下段飛,她那往掛滿歡笑的臉頰此時滿是傷感。

    “蕭護士,你待二丫親如妹妹,對我也不錯,要不是你的幫忙,我段飛哪能這么快在縣醫院立足!”段飛如實說。

    “算你有點良心,那要是本小姐有事有求于你,你愿意幫忙嗎?”蕭采盈撇說。

    “肯定幫,上刀山下火海,我段飛在所不惜。”段飛信誓旦旦地,他早想找機會還蕭采盈的人。

    “真的?”蕭采盈欣喜,靈的眼眸怔怔地望著段飛。

    “比珍珠還真。”段飛重重點頭。

    “那……那你做我男朋友吧。”蕭采盈弱弱地,秀美臉頰出抹少女的嬌羞,玉手張地揪著衣擺。

    “啥?”段飛險些摔倒在地,驀然站起來,滿臉都是震驚的表,他真懷疑自己耳朵出現了幻聽,一字一頓地:“蕭護士,你說要讓我當你男朋友?”

    “是臨時男朋友。”蕭采盈解釋地。

    “蕭護士,你別試探我了,你確實長得漂亮,可我心里只有二丫。”段飛認為蕭采盈是替二丫試探自己,腦袋如同撥鼓般搖晃。

    “誰有心思試探你!你剛剛的承諾去哪了!還說上刀山下火海,本小姐只是讓你當臨時男朋友,你都不同意,你太讓我失望。”蕭采盈眼眶了。

    要是段飛不同意幫忙,那她就得嫁給朱孝坤,她頭次討厭自己縣委書記千金的份,讓她沒有婚姻自由。

    “段飛,你幫幫采盈姐,要是她嫁給朱孝坤,那她的人生就毀了。”一直沉默地二丫也上前勸說段飛。

    段飛呆愣,眉宇間透著抹疑,伸手將二丫懷里,白眼地:“二丫,我可是你男人!你竟然我給蕭護士當男朋友,你沒發燒吧!”

    “段飛,采盈姐待我如親妹妹,在鄉醫院要不是有她,我早讓熊亮欺負了,眼下她遇到困難,我沒理由不管,更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跳火坑。”二丫雙手輕段飛面頰。

    “二丫,別求這死/狼,大不了本小姐離家出走,反正我是死也不嫁給朱孝坤的。”蕭采盈撅,含淚的眼眸恨恨地瞪著段飛。

    “蕭護士,這事咋扯上朱孝坤了?你倒是把事說清楚。”這話得段飛滿頭霧。

    蕭采盈輕哼了聲,隨即將事原委細細來,原來昨天朱孝坤向縣委書記蕭正雄下彩禮,想跟蕭采盈訂親聯姻,促成縣里一二把手聯盟。

    縣委書記蕭正雄同意聯姻,首先女兒蕭采盈到了成婚年齡,其次最近南華縣官場,三勢力各自為伍,壓不利于開展政績工程。

    要是縣長跟縣委書記聯盟,那常務副縣長李秀麗的勢力自然受打壓,南華縣官場也能穩定下來,蕭正雄就能借縣長勢力大刀闊斧的政績,到時就有可能升職到市里。

    不過聯姻遭到蕭采盈決反對,蕭正雄還是很女兒的,無奈下給出兩條路,要么找個相的人結婚,要么就同朱孝坤聯姻。

    蕭采盈肯定選擇前者,于是有了找段飛當男朋友的想,雖然知段飛不會結婚,可她想以人份拖時間,朱孝坤徹底放棄聯姻。

    “死/狼,我只是讓你當幾個月男朋友,你又沒損失,你嘛不愿意!枉本小姐以前那么幫你跟二丫。”蕭采盈氣鼓鼓地,原本她以為段飛會同意,畢竟當男朋友能占她很多便宜。

    段飛卻眉頭皺,這事并非蕭采盈想象那么簡單,他眼下是李秀麗的心,外界份自然屬于常務副縣長派系,要是跟蕭采盈談,勢必給人產生縣委書記跟常務副縣長聯盟的假象。

    雖然這種聯盟有利于派系發展,然而段飛只是個棋子,沒有權利掌派系走向,要是破壞了李秀麗的戰略方針,那他就惹煩了,所以必須謹慎。

    “蕭護士,你可以找其它人。”段飛出聲建議,在沒得到李秀麗的指示,他真不適合當蕭采盈的臨時男朋友。

    “段飛,采盈姐老爸對女婿要求高,普通人本不行,你這般年青就當縣醫院常務副院長,也就你可能讓他老爸滿意。”二丫言,言語中透著絲絲得意。

    “是,本小姐是縣委書記千金,對象不能太平庸,也就你這死/狼,能勉強當我男朋友,你到底愿不愿意幫我!”蕭采盈揚揚。

    “蕭護士,我真不能幫你,不好意思。”段飛沉地,要不是他份的問題,他倒愿意幫蕭采盈。

    “段飛,你幫幫采盈姐,她那么討厭朱孝坤,你忍心眼睜睜地看著她失去幸福嗎?”二丫搖晃著段飛手臂,言語哀求地。

    “我真無能為力。”段飛嘆氣。

    “死/狼,你渾蛋,是我蕭采盈瞎了眼,我恨你,恨死你了。”蕭采盈淚嘩嘩地滴落,手背捂著,往辦公室外跑去。

    跑到走廊,她壓抑的委屈爆發出來,淚如洪般涌出眼眶,將她心打扮的淡妝花,里早已泣不成聲。

    她沒想到自己暗的男人,竟如此的絕,想起為這個男人默默付出,她愈發的傷心,原來在他眼里自己連普通朋友都不是。

    “采盈姐……”二丫忙站起,跟著追趕出去,她害怕蕭采盈做傻事。

    望著倆人離去的背影,段飛聳了聳肩,他確實很無奈,唯一能做的就是晚上跟李秀麗商談時,向李秀麗提下這事。

    轉眼到了下班,段飛來到醫院附近的餐館訂了包廂,李秀麗向來反對奢侈,他只了幾樣農家菜。

    外面黑夜壓境,直到8點李秀麗的小車才來到門口,車門打開,赫然入目的仍是穿著一襲女式西裝的李秀麗。

    在段飛的印象里,這個女人公共場所除了變換西裝顏外,幾乎沒穿過/感吊帶和白領職業裝,真希望有一天她能為自己穿上趣制服。

    段飛知自己做白夢了,忙搖搖頭將邪惡的想甩掉,滿臉堆笑地迎上去,禮貌地:“李副縣長,我在里面訂了包廂。”

    畢竟幾個月沒見面,李秀麗怔怔地看了幾眼段飛,但沒出任何表,依舊冷艷如雪山,隨即走餐館。

    來到包廂,李秀麗剛落坐,就張詢問:“段飛,在縣醫院感覺如何!有沒有后悔調來!”

    “哪會后悔!我感謝李副縣長的信任,讓我能在縣醫院大展拳腳,眼下算是站住腳了,工作開展的很順利。”段飛替李秀麗倒了杯果。

    “縣長朱志超的兒子沒找你煩?”李秀麗端起果抿了口,兩瓣紅,讓人忍不住想湊上去親。

    段飛將朱孝坤頭次借請客羞辱,到如今醫院部以他馬首是瞻的事盡數出。

    “段飛,成績不俗,出乎我意料的,你現在的任務就是乘勝追擊完全掌控縣醫院,齊展鵬明年退休,他就是失勢的傀儡,你要盡快培養將來的醫院部班子,當然也要警惕朱孝坤反擊。”李秀麗贊賞地。

    “我明白。”段飛點點頭。

    “段飛,縣醫院的事我沒給你支持,最近南華縣官場斗爭異常烈,縣長跟縣委書記聯盟,我得全心應付,所以醫院的事全靠你自己。”李秀麗拿起筷子了青菜放里細嚼。

    “李副縣長,我有個建議不知該不該說!”段飛弱弱地,他想提下蕭采盈的事。

    “說吧,有用的我會聽取采納。”李秀麗說。

    “我覺得咱們應該跟縣委書記蕭正雄聯盟,這樣有利于對付縣長朱志超的勢力,也能讓咱們發展壯大。”段飛正經地。

    “想不錯,但不切合實際,最近我、蕭正雄、朱志超三方勢力斗的火不容,特別是我跟蕭正雄政見有分歧,這般對立很難找到聯盟的契機。”李秀麗若有所思地。

    她倒是想跟蕭正雄聯盟,畢竟三勢力中她最弱,要是縣委書記跟縣長聯盟,她很難在狹縫中生存,更別提出政績了。

    甚至要面臨權利架空,被迫調到其它縣市尋求發展。

    “李副縣長,現在有個絕佳的契機擺在面前,縣委書記女兒蕭采盈……”段飛將蕭采盈要他當男朋友的事如實出。

    李秀麗聽了,頓時眼眸亮堂起來,當即拍桌:“確實是個機會,段飛,聯盟的事就給你,蕭正雄這老狐貍不好對付,你得多下些功夫,你私下里幫我傳達下,政見不同沒問題,求同存異嗎?這一直是黨的優秀傳統。”

    “李副縣長,我會竭力全力辦好這件事,絕不辜負您的期望。”段飛欣喜,白天看著蕭采盈淚奔的模樣,他隱隱覺得有些心。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