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將計就計

    此時楚蕓的淚如泉般涌出,她萬萬沒想到珍藏多年的女貞潔,即將被只接觸過幾次的段飛奪去,雙眸閉不敢正視接下來發生的事。

    眼角余光瞧見陳曉蘭離去了,段飛忙從口袋里拿出隨攜帶的針灸套,他必須盡快給自己施針,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解決/的唯一方,就是要將內的/火出,針灸治療原理,是利用位經絡,讓其極度興奮,達到神上的高。

    段飛準備施針委中,這個主導生/殖器官的神經延伸到這里,用手指輕輕壓位,能提高亢/奮度,同時對緩和張緒引起的/下降特別有效。

    而且此位是人足太膀胱經上的重要,用銀針將使大腦達到極度興奮,就如同做那啥爆發的瞬間。

    他取出銀針在膝蓋后方找到委中,扎入銀針后,慢慢的捻,隨著愈發強烈,他頓時/火焚,猛地仰頭低吼一聲。

    在神上他達到了高,/的效力漸漸散去。

    取下銀針,段飛終于了口氣,虛般倒在楚蕓前,額頭上汗淋漓,里喘息不止。

    感覺沒遭到侵,張害怕的楚蕓頓感疑,緩緩地睜開雙眸,卻見段飛靜靜地躺在上,跟先前侵截然不同。

    “段飛,你……”楚蕓聲的試探,可話沒說完,就讓段飛拿手捂住巴。

    “楚所長,別亂出聲,陳曉蘭肯定在外面偷聽。”段飛附耳輕聲,要想得楚蕓殺自己,陳曉蘭必須確認自己強/了楚蕓。

    “臭婊/子,看你平裝得清純的,敢你是個貨!我喜歡。”段飛徒然提高聲音,這話故意講給外面陳曉蘭聽的。

    楚蕓羞憤不堪,臉頰浮上幾抹紅暈,聽著段飛這般詞穢語,要不是手腳被綁,以她的格,定將拳腳踢砸。

    “配合我,咱們得演場/戲給陳曉蘭聽。”見楚蕓沒反應過來,段飛出聲提醒。

    楚蕓恍然大悟,心想段飛這是要來出將計就計,忙佯裝罵:“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不……不要……”

    言罷,她羞臊的紅,現在她前光展在段飛面前,她還是頭次這般跟男人貼接觸。

    段飛心里卻在盤算,陳曉蘭是個明的女人,光聽這些話可能不會全信,看來得真點,想著他就自我解決起來。

    “臭/貨,你今晚是我的女人,我受不了了。”段飛渾一,隨即虛般在楚蕓前,柔聲:“楚所長,咱們能不能逃出去!接下來就全靠你了。”

    楚蕓羞得臉頰都能溢出鮮血來,聞著那奇怪的,她真想找個地鉆去,把頭別在旁側,不敢正視段飛。

    “段飛,你個禽/,我要殺了你。”楚蕓像發狂的獅吼著,眼眶強行擠出幾滴淚,嬌軀拼命的掙扎,得整張都發出搖晃聲。

    房間外的陳曉蘭角出抹得意的笑容,朝倆西裝男使了個眼,示意讓他們打開房門,她感覺火候到了。

    陳曉蘭走屋,便聞到濃烈的男荷爾蒙氣,她知計劃成功了,隨即走到段飛面前,含笑:“段副院長,剛剛嗎?楚所長比你的桂香嫂子沒得差吧。”

    不等段飛回答,她就讓倆西裝男重新給段飛手腳捆綁上繩。

    “陳曉蘭,你無恥,竟然我喝/侵楚所長,你們會遭到報應的。”段飛雙眸惡地瞪著陳曉蘭。

    陳曉蘭卻是恍若未聞,她坐在楚蕓邊,假惺惺地從口袋里拿紙巾給她試眼角的淚,并將她手腳上的繩給松掉。

    “啪……”倏地屋里響起陣清脆地耳光聲,被松綁的楚蕓坐起,掄起手掌就往眼前段飛的臉頰重重打去,失去理智般吼:“段飛,你這個禽/,你還我的貞潔。”

    她撕心裂肺地喊,雙手扣著段飛的肩頭搖晃,可見她有多氣憤。

    看到楚蕓打段飛,陳曉蘭角起抹弧度,她將自己的外衣掉披在楚蕓上,柔聲勸說:“妹子,我把段飛給你,你要怎么發都行。”

    “禽/,你把我強/了,你讓我以后怎么嫁人!你說。”楚蕓巴掌如箭雨般打在段飛臉頰,為了讓陳曉蘭相信自己,她只能下手。

    段飛低頭強忍著痛,雙手拳頭,等楚蕓拿到武器后,他定將這份傷害加倍奉還給陳曉蘭。

    “陳經理,我要殺了段飛這禽/,能不能把給我!”楚蕓覺得戲演夠了,要向陳曉蘭要武器。

    她雖然武力值不行,可先前是被偷襲的,現在只要拿到,她定能將倆西裝男掉,到時就能制服陳曉蘭。

    陳曉蘭有些錯愕,隨即沉:“楚所長,我會給你,可你不覺得,如此痛快的殺掉段飛太便宜了。”

    “便宜!”楚蕓側頭疑地望著陳曉蘭。

    “嗯”陳曉蘭點點頭,她走到段飛面前,猛地伸手掐住段飛下巴,森冷笑:“楚所長,要是我被這禽/強/了,我定先打斷他手腳,慢慢折磨死他。”

    “這……”楚蕓頓時語,她是個警察,不出這么殘忍的事。

    “楚所長,我也不要求你像我一樣,只要你將段飛右手打斷,我就給讓你殺掉他。”陳曉蘭淡淡地。

    她雖很想楚蕓殺掉段飛,但她不得不慎重,她可不想被楚蕓拿到后擊殺,必須百分百確認楚蕓對段飛是真的憤。

    楚蕓眉頭皺,要她親手打斷段飛的手,她有些不忍,可要不聽從陳曉蘭的話,就拿不到,到時倆人都得死。

    “楚所長,你可別聽陳曉蘭的話,我承認,我禽/般強/了你,可這是她灌了我/,你應該殺掉這女魔頭。”段飛惡聲惡氣地,他需要將戲演得更真點,眼睛不停朝楚蕓暗示要她同意。

    斷手之痛雖殘忍,可這痛段飛必須承受,因為他不能死,幾個女人等著他照顧,老爹還沒救出監獄。

    “楚所長,你要是不手,那我可讓手下替你了。”陳曉蘭催促。

    “不用,段飛這禽/我斷他兩只手都不過份,你侵我!”楚蕓牙,伸手扣住段飛的手臂。

    “楚所長,你不能這樣,你可是警察。”段飛仍配合演戲,巴卻早已閉,準備接受手臂傳來得劇烈痛。

    “強/我的時候,你怎么沒想到我是警察!”說完,楚蕓微閉眼睛,隨即雙手卻猛地用力。

    “咔嚓……”伴隨著陣清脆的骨頭折斷聲,段飛的手臂生生被折斷,他仰頭痛呼,嗓子眼竄出如同殺豬般慘,瞬間在屋里彌散開來。

    折斷的手臂晃著,段飛痛得險些掉下眼淚,而后控制他的倆西裝男,卻是放聲大笑起來。

    “楚所長,你得不錯,咱們做個易如何!只要你把段飛殺掉,我不僅放了你,還會送你一筆錢。”陳曉蘭拍了拍楚蕓的肩膀。

    “你想拉我下,讓我跟你們罪!”楚蕓抖肩將陳曉蘭的手甩開。

    “別說得這么難聽,咱們這互利共贏,段飛強/了你,這就是故意襲警,你逮捕中殺了他,事后你壓不用擔責任,而且又能拿到一筆豐厚的錢,你何樂而不為呢?”陳曉蘭侃侃而談。

    “入伙的事以后再說,快給我,我要殺掉段飛這禽/,報我被強/之仇。”楚蕓恨恨地,拿到武器才是她的目的。

    陳曉蘭愣了下,隨即拿出兩件武器,左手著把果刀,右手掌心放得正是楚蕓所攜帶的手。

    “楚所長,手跟果刀,你準備選哪件?”陳曉蘭面詭異地笑容。

    “我要手。”楚蕓定地。

    屋里敵人總共有三個,要是選擇果刀,壓不能短時間擺平,只有選擇手,才有希望將他們擊斃。

    “楚所長,你要冷靜點,你是人民警察,不能助紂為。”段飛聲言。

    “閉”陳曉蘭臉倏地沉下來,將手扔給楚蕓,吩咐:“立馬給我殺了他。”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