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李桂香買醉

    晚間

    寒風習習

    段飛載著李桂香往鎮上酒吧去

    本來倆人是打算回家的,可途中李桂香想借酒消愁,段飛自然答應陪她。

    漆黑的路上,只有天際幾顆星星照亮他們前行,坐在單車后座的李桂香,雙手抱著段飛的虎,此時她最需要依靠。

    滿是淚痕的臉貼段飛的后背,她心頭思緒萬分,時而寒風拂過,她會不自將子往段飛后背蹭蹭,丈夫出軌的打擊,讓她更渴望男人給予的安全感。

    約莫半小時,倆人到了東湖鎮酒吧,在停放單車,段飛猛地回頭,卻沒見可疑的人,這兩天他總感覺有人跟蹤他似的。

    走酒吧,倆人選擇了個偏僻角落,段飛服務員來一打啤酒,可李桂香卻強行要來兩打,可見她有多傷心,這是打算灌自己的節奏。

    段飛擰不過李桂香,只好妥協,酒確實是好東西,它能讓人忘記傷心憂愁。

    酒上了桌,李桂香就迫不及待地倒了杯,隨即很豪的仰頭一飲而盡,她要讓酒徹底意識,忘記先前看到的那幕丈夫出軌的畫面。

    可能感覺一杯杯的喝不,她直接就要對瓶喝,卻被段飛給擋下了。

    “嫂子,你別這樣行嗎?我看著好心。”望著往樂觀的李桂香獨自灌酒,段飛心里不服。

    “小飛,別攔嫂子,你就讓我盡地喝,只有了才能忘記傷心事。”李桂香甩開段飛的手,奪過啤酒就拼命灌。

    “咳咳……”可能灌得有些急,李桂香被嗆得接連咳嗽幾聲,臉頰瞬間得通紅,她將酒瓶重重放在桌面,隨即拿手背虛掩住巴,委屈的淚再次落。

    “嫂子,求你別折磨自己,這不是你的錯。”段飛細聲勸說,顧不得是公共場所,伸手將李桂香抱在懷里。

    李桂香沒有抗拒,把頭埋在段飛強壯的膛上,言語地:“小飛,你告訴嫂子,二牛為啥要這樣對我?為啥?”

    段飛心都快碎了,拿手輕著李桂香如墨般秀發,附耳安:“嫂子,是二牛哥渾,下次我見到非打得他鼻青臉腫。”

    “小飛,是嫂子沒那女人長得漂亮!還是嫂子沒盡到賢的職責!你二牛哥為啥要對我這般殘忍!我到底做錯了啥?”李桂香抬頭淚眼娑地望著段飛,反復詢問著答案。

    “不,嫂子在我心里永遠是最漂亮的,咱們不哭了,你的眼淚不該為二牛哥這人渣,他是在福中不知福。”段飛伸手捧著李桂香的臉頰,拇指試掉她眼角的淚。

    “對,嫂子不哭。”李桂香用手背了下的眼眶,可想起在親友見證下的婚姻到了盡頭,她不眼睛又了,玉手上段飛的脖子,噎地:“小飛,嫂子的命好苦,丈夫拋棄我離去,以前還有個形同虛設的家當避風港,現在啥都沒有了!”

    “嫂子,你還有我,就算所有人都離你而去,我段飛也永遠愿意照顧你,替你遮擋風雨,真的。”段飛發自肺腑地。

    “嗯,小飛對嫂子真好,以前我沒白照顧你,”李桂香此時心靈最空虛,段飛的話讓她很感,臉頰在他頸部蹭了蹭。

    “嫂子,你打算咋理這事?跟二牛哥離不離婚!”段飛弱弱地試探。

    李桂香愣了下,隨即掙開段飛的懷抱,又拿起瓶啤酒喝了幾口,手背抹了下角,言語定地:“離,肯定要離,繼續下去只會讓我更受委屈,何況我李桂香又不是沒男人娶!”

    “嫂子,你能這么想就對了,傷心的事就讓它過去,我今晚舍命陪嫂子不不歸,明天酒醒后又是新的一天。”段飛替自己倒了杯啤酒。

    “小飛,你可不能喝大,嫂子喝了還指望你送回家,現在嫂子也只能依賴你了。”李桂香攔住段飛。

    “嫂子,這事別擔心,酒吧旁邊有旅館,到時咱們都了就開個房。”段飛嘿嘿笑,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李桂香還清醒著,她哪能聽不出段飛話的意思,紅的臉頰更加紅霞起來,瞪眼嗔:“你個小渾蛋,又啥齷齪想!嫂子今晚心差,你最好別惹我。”

    “嫂子,我說錯了,是開兩間房。”瞧見李桂香生氣了,段飛忙改口,端起酒杯跟她碰下。

    “這還差不多。”李桂香嬌嗔,隨即倆人豪的喝起酒來。

    傷心的人喝酒,就像個無底,不知不覺間,桌面就零散地擺放著近十個空啤酒瓶。

    “小飛,嫂子是個失敗的女人,竟然連老公都抓不住,我是不是很沒用!”李桂香醺醺地,她已有七分意,不停地向段飛傾訴。

    段飛還算清醒,他能看出此時的李桂香需要男人強壯的膛依靠,雖有點趁人之危,可只有這樣才能讓她忘記丈夫出軌的痛苦記憶。

    “嫂子,抓不住更好,二牛哥壓不配擁有你,既然他不懂得珍惜,那以后就由我段飛來照顧嫂子,做你永遠的避風港。”段飛含脈脈地,將李桂香擁在懷里。

    李桂香錯愕,抬頭雙眼怔怔看著滿臉認真的段飛,半晌后,她猛地掙掉段飛的擁抱,拿起杯酒又往里灌。

    “小飛,嫂子心不好,求你別再給我增加煩惱了好嘛?”李桂香接連打了幾個酒嗝,雙手捂著腦袋搖晃,段飛的表白讓她好糾結。

    “咋成煩惱了呢?嫂子,你現在需要個男人做依靠,我段飛可以,你不要再逃避了。”段飛言語地,雙手抓住李桂香的肩頭搖晃。

    “我……”李桂香想開口解釋,卻猝不及防地被段飛給住了。

    “嗚嗚……”李桂香瞪圓眼眸,里發出嗚咽聲,她沒想到段飛在公共場所強自己,她可是人/少/婦,羞臊感讓她臉頰通紅,搖晃腦袋躲閃著段飛的侵。

    段飛卻雙手捧著李桂香的頭,像偶像劇里的男主角般,用那充滿原始/望的襲擾著李桂香的紅。

    “嫂子,你是逃不掉的,以后就讓我來照顧你好嘛?”片刻過后,段飛的離開了李桂香,將她臉蛋貼著自己臉頰。

    李桂香回過神來,頓時心里委屈,揮粉拳輕打著段飛的后背,里噎地:“小渾蛋,你明知嫂子心差,你還趁機欺負嫂子,你太讓我傷心了。”

    “嫂子,我不欺負你了,咱們繼續喝酒總成吧。”段飛沒敢再用言語迫,李桂香格很烈的,要是鬧矛盾就得不償失。

    “小飛,求你別再嫂子了,今晚你就讓我痛痛快快的喝。”李桂香言語哀求,雙手輕著段飛的臉頰。

    “嗯,我陪嫂子喝。”段飛點點頭,倆人又開始喝起酒來。

    “先生小姐,酒吧今晚在推廣活,這兩杯尾酒是免費贈送的,希望以后多多光臨捧場。”就在倆人盡興時,一位服務員端著兩杯尾酒來到桌旁。

    “還有這種好事,謝謝了。”李桂香接過兩杯尾酒,她還是頭次喝洋酒,很好奇手里顏繽紛的洋酒。

    “前幾天我咋沒見有這推廣活?”段飛皺眉問,經過上次熊亮調制尾酒,他深知這東西不便宜,送兩杯可是要虧本的。

    服務員愣了下,隨即鎮定自若地:“先生,活今晚才開始,新產品都是虧本做推廣的。”

    段飛也沒深想,等服務員走后,他跟李桂香就把兩杯尾酒喝掉了,接著倆人將桌面兩打啤酒盡數的喝光。

    “嫂子,絕……絕不能再喝了,不然咱們都沒去隔壁旅館開房。”段飛眼/離地,里不停呼出酒氣。

    而李桂香早已得在玻璃桌面,她拿起手里空瓶看了看,隨即雙手著桌面站起,嘿嘿地笑:“好,咱們這就去開……開房!”

    段飛欣喜,起抱住李桂香,倆人搖搖晃晃地往酒吧外走去。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