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一百零一章 意外的結果

    倆人對話雖平淡,卻暗藏兇機

    李秀麗自然不能讓周凱繼續向段飛施壓,故意將話題拉了過來,柔聲:“段飛,你果然沒讓我失望,你此番幫醫院奪得市鄉鎮最佳醫院的稱號,這無疑為鄉政府解決看病難的問題奠定了基礎,很值得恭賀。”

    這話不假,段飛拿了冠軍,讓鄉醫院在市里名聲大振,加上買了200萬密儀器,只要以后加大投資,不用三年,勢必解決農民最迫切的看病難、沒錢看病的問題。

    她伸出纖纖玉手,段飛忙與之相,入手柔無骨,膩的肌膚讓他舍不得松手。

    “李鄉長,我哪有那么厲害!我是個醫生,只是盡了義務而已。”段飛嘿嘿笑,忙將手收回,他可不敢當眾欺負李秀麗。

    場面上的客套結束,李秀麗正襟危坐在椅子上,眼睛余光瞥了下旁邊的周凱,若有所思地:“段飛,聽說你此番還立了件大功,調查出了鄉衛生院有人私自挪用購買儀器的錢。”

    周凱跟熊濤皆是眉睫,可表面依舊顯得很平靜,仿佛事不關己似的。

    “是嗎?那可真是件大事,我周凱最討厭貪污了,只要有證據,立馬抓典型,肅清這些血的蛀蟲。”周凱鏘鏘有力地。

    “周書記說得對,醫院也決不允許存在腐敗,只要查出必將嚴懲,段飛,快將你知的說出來。”熊濤附和。

    這下到段飛跟李秀麗呆愣了,事有些反常。

    而李輝則聳拉著張苦瓜臉,心里還在烈的爭斗,是保全兒女背下黑鍋!還是如實指認減輕罪行!

    雖然估計周凱有了對策,可事都到這地步了,段飛都得說出真相,侃侃而談地:“李鄉長,此番我調查到李輝私通……”

    段飛將李輝如何借齊偉醫療器械公司騙取巨款貪污的事全盤托出。

    “太瘋狂了,一個小小副院長竟然敢貪污百萬巨款!這是誰在背后!必須查個落石出。”李秀麗猛地起,言語中透著威勢,眼角余光瞥向了周凱。

    啪……

    屋里徒然響起陣清脆聲音,只見周凱肥厚的手掌重重地拍在桌面,振得茶杯蓋都跌落,灑滿了桌面。

    “李鄉長說得有理,這事必須嚴懲,鄉黨委絕不容忍腐敗風氣滋生。”周凱義正辭嚴地,那模樣儼然是個清官。

    頓了頓,他目光望向李秀麗,輕聲:“李鄉長,腐敗份子膽量極大,并非一定要背后有人!下結論可得慎重。”

    李秀麗愣了下,旋即予以反擊:“周書記,副院長權利才多大!要是沒有保護傘,他哪敢吞百萬巨款!咱們都心知肚明,玩虛的沒意思。”

    “李鄉長,百萬巨款并不是李輝個人私吞,他只能拿小部分,這手機里的錄音是他的供詞,里面涉及到有高官撈錢。”段飛將手機遞給李秀麗。

    打開播放鍵,手機傳來李輝求饒的聲音,將周凱、熊濤等人全供認出來,并說出分臟款的比例。

    “血口人,我周凱為鄉黨委書記怎么可能貪污!這不僅是陷害我個人,更是在侮辱組織,甚至抵毀黨。”周凱跳如雷,好似受了莫大的冤屈。

    “周書記,請注意你的言語,個人的問題,請別胡亂的扯上組織跟黨。”李秀麗冷聲提醒。

    “李鄉長,你相信這錄音!認為我周凱有貪污!”周凱怪氣地。

    “這不由我信不信!一切以證據說話,律面前人人平等,誰觸了都得接受懲罰!”李秀麗緩緩地,端起茶杯抿了口。

    “證據!就憑這個錄音!那未免太牽強了,沒有實質的物證這就是胡扯。”周凱也端起茶杯喝了口。

    “是有點牽強,這案子涉及到周書記,我會全程跟調查的,要是周書記沒貪污,自然還你清白。”李秀麗放下茶杯。

    “去調查吧!要是查來查去,最后查出個大清官,那何樂而不為呢?”周凱風輕云淡地。

    李秀麗懶得跟周凱逞口之爭,眼眸望向熊濤,屈指敲了敲桌面,聲音凜冽地:“熊院長,你怎么解釋這個錄音!銀行轉賬記錄又是怎么回事?”

    熊濤臨危不懼,他早就想好應付的辦,假裝緒地:“李鄉長,這是誣陷,我熊濤主持鄉醫院近十載,一直兢兢業業,怎么可能去貪污?”

    “我讓你解釋!你沒聽明白嗎?”李秀麗不耐煩聽這些虛偽的話,抓起茶杯重重地放在桌面上。

    “是,李鄉長,這錄音全是胡扯,銀行轉賬記錄更是子虛烏有,我對李輝貪污百萬巨款完全不知。”熊濤說。

    段飛跟李秀麗對視一眼,紛紛蹙起眉頭,這事鬧得越來越復雜,得倆人愈發沒底了。

    “李輝,熊濤有沒有撒謊!把你知的全說出來。”李秀麗銳利地眼神望向李輝,能否掌實質證據得看他的態度!

    “我……”李輝巴張了張,卻又閉住,因為他感覺到熊濤跟周凱眼眸里出兩殺人般的眼神,頓時嚇得他雙一,險些摔倒在地。

    “吞吞吐吐的嘛?你不要害怕,把知的通通說出來。”李秀麗察覺到了不正常,李輝連供認錄音都愿意,為何卻不敢當面指證熊濤?這里面肯定有問題。

    李輝額頭直冒冷汗,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這些年他只了幾十萬,可現在要他背下貪污百萬巨款的罪名,他極為不愿意。

    “李輝,我熊濤可待你不薄,你竟然誣陷我,枉我昨天還給你兒子介紹工作,你就這樣恩將仇報的!”熊濤徒然提高聲音。

    頓時,李輝嚇得一坐在地上,熊濤這話顯然是在警告,自己再不主背黑鍋,他們就要朝兒子下手。

    這是赤/地威脅

    李輝頓感無肋,誰讓兒子立場不定!跳了周凱設得局里,如今把柄在人家手里,看來只能乖乖屈服。

    “熊濤,我讓你說話了嗎?你是想串供!還是想威脅人!”李秀麗黛眉皺,目望著熊濤。

    “李鄉長,我沒那個意思!對不起,我緒有些失控,畢竟被人誣陷心里不是滋,望您能理解。”熊濤忙找理由解釋。

    “熊院長,我李輝不是人!我承認故意誣陷你,求你能大人不計小人過。”想通后的李輝,決定用自己的老命換兒子的前程,立馬向熊濤解釋表明立場。

    震驚!

    段飛瞠目咋,眼眸里盡是難以置信的神,他沒想到李輝竟然當場翻供了,這太出乎意料。

    “老李,咱們同事多年,我哪會真跟你計較!把事說清楚就行,快把你知的跟李鄉長待清楚。”熊濤朝李輝使眼,暗示他事先商量的辦,同時傳遞出他將不會對李輝兒子下手的信號。

    “李輝,你這是要翻供!你知這樣做的后果嗎?”李秀麗冷聲。

    相比段飛,她的緒平靜些,從小就受家族政治斗爭影響,她養成了冷靜的習慣,而且從熊濤的問話,她就看出問題了。

    “李鄉長,我說的是真相,那錄音是段飛強迫我說的,我要是不誣陷熊院長跟周書記,他就手打人,我承受不了他的供,就捏造了有銀行轉賬記錄的假證據,其實壓不存在。”李輝昧著良心。

    此言一出,眾人表各異,熊濤與周凱對視一眼,紛紛角出了抹勝利的笑容,甚至擺出副看好戲的模樣。

    李秀麗眼眸睜大,她萬萬沒想到,李輝翻供也就算了,竟然還反段飛一口,這是要釜底薪。

    段飛氣得臉頰扭曲變形,此時他恍然大悟,難怪熊亮能如此囂張!敢人家的對策,不僅能使自己,而且還能陷害他。

    “李輝,你睜眼說瞎話,老子啥時候對你供了!你別像條瘋狗亂人。”段飛面目猙獰地瞪著李輝,要不是場合不對,他早揮拳打過去了。

    他現在腸子都悔青了,當初早該連夜回鄉里拿到李輝所說的銀行轉賬記錄,要是有證物在手,就容不得李輝翻供。

    這只怪自己太疏忽,同時輕視了周凱這老狐貍的能力。

    “段飛,我可沒冤枉你,這腳上的傷都是你青腫的,要不是我實在承受不住痛,我絕不會昧著良心誣陷周書記這樣的清官。”李輝卷起子,出膝蓋大塊青紫。

    不得不承認,周凱心手辣,為了演出翻供的戲,他讓熊亮把李輝打得多青腫,只是為了真。

    段飛陡然臉變鐵青,角不止,牙齒更是得咯咯作響,眼眸竄出來的光芒恨不得殺掉該死的李輝。

    “胡說,我壓沒打你,你胡亂誣陷人。”段飛果然年青氣盛,有些沉不住氣了,竟然伸手揪住李輝的衣領。

    這時周凱站起來,他走到段飛面前,厲聲:“小伙子,快放手,別沖。”

    周凱畢竟是鄉黨委書記,段飛還不敢當面放肆,忙牙松掉了手。

    “段飛,你當時的心我能理解,誰不想立大功!而且你又年青氣盛,抓住了只蒼蠅,你就想出只大老虎。”周凱佯裝語重心長地。

    “我沒有那么做,也本沒供。”段飛定地搖頭。

    “別張,我沒有要追究你責任,其實這次還多虧有你,被你這么一鬧,結果查出我是個清官,也打消了李鄉長的懷疑。”周凱苦口心地。

    他這次只是想警告下段飛,跟他周凱斗心臟必須得強大,而且李秀麗在場,他沒必要往死的整段飛,關系得太僵,只會對他不利。

    “我……”段飛張想反駁,卻瞧見李秀麗朝他使了個眼,忙無奈地閉上。

    顯然現在局勢周凱占了主權,李秀麗不得不承認這個現實。

    “李輝,你確定要翻供!你要清楚的知,你貪污證據齊全,要是不能供認出其它人,這百萬巨款貪污就得落到你頭上。”李秀麗出聲詢問,事件源始終在李輝上。

    “李鄉長,我也請你注意言語,你這話有供的嫌疑,什么不供出其它人!這件案子壓就是李輝個人的。”周凱說。

    “對,周書記說得沒錯,貪污百萬巨款是我的,本不存在其它同伙,任何刑罰我都愿意接受。”為了兒子前程,李輝心甘愿的扛下了黑鍋,這其實是官場常態,死一人全家幸福,一人蹲監獄全家享福。

    瞧李輝這態度,顯然是準備頂罪了,再詢問下去只會費口,李秀麗朝旁邊的楚蕓說:“楚所長,這人就給你了,帶回去好好審問。”

    言罷,李秀麗拿手著額頭,這斗爭她本不算贏,花了這么多時間、力、財力,最后竟然只抓住只小蝦米,而且差點把段飛牽連去。

    看著李輝被楚蕓帶走,段飛仍未回過神來,他設想過其它結果,可從未想過那跪地求饒的李輝,竟然扛下了無期徒刑的重罪。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