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九十三章 逼問

    晚風習習

    跳舞結束后,段飛要求孫雅琴載他去酒店,眼下他最期盼的是,從李輝里出熊濤罪的證據,畢竟將二丫從熊亮手里搶過來是首要大事。

    來到居住的樓層,段飛已然耐不住,就連自己房間都沒回,便伸手敲響了李輝的房門。

    “段飛,這么晚有事嗎?”李輝著腥松的眼睛來開門,顯然他著了。

    “李副院長,我有些公事要請教你,我能去談嗎?”說著,段飛走了李輝房間。

    李輝本想拒絕,晚上慶祝簽約成功,他跟熊亮在夜店瘋狂,耗得疲力竭,可沒想到段飛卻自己走了屋,畢竟段飛后站著李鄉長,他不好驅趕人。

    房間是套房式的,李輝將段飛邀請到沙發邊坐下,客套地給他沏了杯茶。

    “說吧,什么事這么急,非得大晚上找我談,我都快困死了。”李輝端起茶抿了口。

    段飛心里好笑,暗想你今晚還想覺!做你的秋大夢吧,折磨了老子幾個夜晚,這下該到你們這群混蛋了。

    “是這樣,我昨天去了趟齊偉醫療器械公司,跟他們張總聊了些事。”段飛緩緩地,眼睛余光留意著李輝的表。

    李輝卻沒絲毫驚訝,反倒心里有些竊喜,臭美的稱贊自己太聰明,竟然算準了段飛會去齊偉器械暗訪。

    段飛這招釜底薪很厲害,要是他沒提前做防備,估計自己如何撈錢的方全被段飛從張齊偉里套去了。

    “噢,段飛,你這什么意思?是不是懷疑我?”李輝故作驚訝狀。

    “李副院長,這次合同涉及金額巨大,我有責任去核查,作為主任醫師,我要對得起自己良心,絕不允許有人在儀器上玩貓膩,我要保護患者的生命安全。”段飛意深長地。

    李輝微愕,他沒想段飛計劃失敗了,竟然還敢在面前噓所謂的正義。

    “段飛,請注意你的言語,我李輝從醫幾十載,一直秉承患者生命至上的宗旨,從未過損害患者生命的事,而且我擁有近十年黨齡,你如此懷疑個老黨員,你是何居心!”李輝鏘鏘有力地。

    他將在手里的茶杯重重地放在玻璃桌面,沉著張老臉,好像他受到了極大的侮辱似的,要是不知真相的人,估計會被李輝哄騙過去。

    段飛角出抹鄙視的笑容,真是當婊/子還立貞潔牌坊,缺德錢估計都花了不少,竟然還有臉信誓旦旦說自己是黨員、醫生。

    簡直侮辱醫生這個行業,你竟然不老實,就別怪老子沒給你機會認罪。

    “李副院長,我絕不會無故懷疑你,我的暗訪很成功,齊偉器械的張總跟我說了很多事,包括你倆是怎樣易的!”段飛說。

    李輝愣了愣,隨即想到張齊偉給自己打的電話,陡然咧笑了起來,略帶嘲諷地:“很成功!都被人家轟出來了,這確實非常的成功,我跟張總是正當易,他能告訴你什么?”

    李輝壓不相信這話,覺得段飛這是嚇唬人,作為世經驗老的他,豈會讓個小孩得逞!自然要以言語反擊。

    段飛目望著李輝,心想這死老頭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李輝,張齊偉把一切都告訴我了,你們簡直喪心病狂,竟然敢在儀器里手腳,你還不承認?”段飛厲聲,言語中透著威勢。

    李輝呆滯當場,可旋即回過神來,他的計劃很慎密,而且張齊偉親口告訴過他沒密,這顯然是段飛在試探。

    他眼睛瞥下段飛,頭次發覺眼前的小男孩是如此可怕,要是換成熊亮估計早被嚇得招認了,他端起茶抿了口,鎮定自若地:“段飛,你真笑,我想請教你,醫療儀器有什么手腳可?”

    段飛徹底了,這李輝是在挑戰他的底線,正:“李輝,你們利用報廢儀器重新包裝出售,這樣合同跟賬目都不會有問題,你們貪得就是這中間的差價,你們這幫黑心的家伙,報廢儀器的價值只是正規儀器的十分之一。”

    段飛言語愈發,從張齊偉里得知,那200萬的合同,除了拿10%的錢回收報廢儀器,以及20%作為張齊偉的好費外,其它的錢全讓這群狗雜種貪去了。

    貧困的江東鄉每年財政收支才200萬左右,也就是說每十個人的稅,其中有7個人的錢被這幫畜生吞掉了,要是此案在鄉里傳開,必定引起轟。

    2000年,還沒有免除農業稅,這都是農民的血汗錢,這幫貪污的噬血蛀蟲,要是不除,危害絲毫不亞于小規模戰爭。

    李輝懵了,卻沒有像段飛所想的神潰敗,拿著杯子不停喝,好似是在冥想,忽然他眼睛亮瞠起來。

    “段飛,沒有真憑實據,你這就是猜測,你想讓我坐牢沒那么簡單。”李輝狡辯,他可不想去坐牢。

    “你終于承認存在這回事了!”段飛面沉似的瞪著李輝。

    “你別試圖想讓我認罪,律是講證據的,你沒證據就是瞎扯,即使你說得很正確,也拿我們沒辦。”李輝好似吃定段飛沒證據。

    “我們!”段飛疑地問。

    “是的,撈錢的有好幾個人,我們背后的勢力不是你段飛能對抗的,我瞧你腦袋靈活的,不如加入我們,你會獲得豐厚的回報。”李輝試圖威利段飛入伙。

    “要我同合污!”段飛角出抹戲謔地笑容,徒然臉凝重起來,將手里的茶杯重重放在桌面,喝斥:“李輝,你腦袋讓門了!你他/的忘記了當醫生的職責,可老子沒忘,治病救人才是我的責任,撈錢!去他/的吧!良心都被狗吃了,萬貫家財又有什么用?”

    “段飛,你還是太年輕,我當年與你同樣這般熱血,可現實把我的棱角磨掉了,拿著死工資過子很苦,現在我有車有房,生活過得很瀟灑,不知多少人羨慕。”李輝擺出副過來人的份告誡段飛。

    “瀟灑!等你坐牢了你會更瀟灑,你不是要我拿出證據,那你就樹起耳朵好好聽聽這個!”段飛不耐煩了,把手機拿出來,打開了張齊偉的錄音。

    頓時張齊偉那帶著意的聲音在屋里彌散開來。

    ‘啪’地一聲脆響,李輝手里的茶杯跌落在地,整個人都險些摔倒,好在雙手扶住了沙發。

    他眼眸里盡是震驚的神,腦袋不停搖晃,失神地:“不……不可能,張齊偉明明說把你轟出去了,你怎么可能有錄音?”

    “昨天他確實把我轟出公司,可今晚我又找到機會把話套出來了,李輝,邪始終不可勝正的,現在你還怎么狡辯?”段飛冷冷地。

    這正驗證了得多助的老話,要不是段飛站在正義這方,孫雅琴怎么可能會幫他!

    李輝宛如被驚雷劈中般,癱地坐在沙發上,眼睛里閃爍著絕望之,里嘀咕:“完了,全都完了。”

    “李副院長,你剛才不是有底氣的,老子沒十足把敢跟你們這些老狐貍斗!你貪污140萬巨款,你就等著把牢底坐穿。”段飛地。

    “不,我不要坐牢,段飛,我求求你了,你放過我吧,我可以給你錢,很多很多錢!”李輝嚇得臉蒼白,忙伸手抓著段飛求饒。

    這與之前的強截然相反

    “李輝,我給過你坦白的機會,可你卻不要,律你貪污如此巨款,無期是肯定逃不掉的。”段飛淡淡地。

    2000年,總理極力主張反腐,多位省部級官員紛紛落馬,懲治貪污手段強,涉案金額巨大的,傷害人民利益的,通通以重刑。

    “段飛,我沒貪污那么多,我只能分5萬,只要你放過我,錢全都給你。”李輝自知這案子嚴重,不停地哀求段飛。

    “5萬!你當我段飛是三歲小孩,140萬的巨款漏,你這謊話撒得也太沒平了!”段飛顯然不相信,李輝雖是案子里的小人物,可畢竟這事是經他作的。

    “真的,我只能分到這么多,其它的錢得給熊……”李輝忽然意識自己失言了,忙閉住巴。

    段飛頓時神振奮,他就是要李輝供出熊濤來,焦急地追問:“其它的錢去哪了!李輝,你要是不供出其它同謀,這140萬巨款貪污就得由你背著,你考慮清楚。”

    “這……”李輝內心極為糾結,他不想背這貪污巨款的黑鍋,可周書記也是不能得罪的,這該如何是好?

    “李輝,只要你把其它人供出來,你就能戴罪立功,到時我會幫你作證,量刑也會很輕,或許壓不要坐牢。”段飛言語/。

    李輝眼睛一亮,可并未急著坦白,他還得權衡利弊,他兒女的工作都是周書記介紹的,要是把周凱供出來,會不會有點恩將仇報!

    然而這想只存在幾秒,恩最大,也抵不過自己的命,只要不坐牢,還怕兒女找不到好的工作!

    “段飛,我坦白,我全招,其它的錢都得給熊院長……”想通的李輝將事全盤托出。

    “等等,我得錄音,你把事講些,你們是怎樣分臟的!又是怎么易錢的,最好能說些證據出來。”段飛拿出手機錄音,這是防止李輝翻供。

    李輝毫無保留的將事供出,原來主謀是鄉黨委書記周凱,那140萬巨款除了他能留下5萬外,其它的得全給熊濤,而熊濤也只能留下35萬,剩下的100萬得全給周凱。

    段飛并不驚訝這結果,反而顯得很興奮,李秀麗目的就是要除掉周凱這只老虎,還江東鄉一個廉潔的政府。

    “你有沒有證據直接指認周凱!畢竟人家是鄉黨委書記,沒有鐵證,誰都不敢輕舉妄!不然很有可能遭到反一口。”段飛焦急詢問。

    “我沒有證據,他們向來辦事謹慎,通常都是單線聯系,我只跟熊濤有金錢易,每次我拿到錢后就轉賬給熊濤,后面就沒我的事了。”李輝如實說。

    “不能指認周凱!那你剛才的話全是胡扯,貪污140萬巨款的黑鍋只能讓你背了,我也無能為力。”段飛蹙眉,他認為李輝在隱瞞。

    李輝竭力冥想著能幫自己洗重罪的證據,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喊:“段飛,我沒有指認周凱的證據,可我有每次轉賬給熊濤的記錄。”

    段飛欣喜,這無疑是件好事,雖然無直接指認周凱,可只要熊濤被抓,從他里出周凱的罪證據并不難。

    最重要的是,只要熊濤父子被抓入獄,段飛就能解除二丫的危險境,今晚雖沒達到李秀麗的目的,可段飛的要求還是滿足了。

    “李輝,你供認的我都錄下了,你最好別再玩花招。”說完,段飛滿意的走出房間,心里終于放松了。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