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九十二章 與美共舞

    晚間十點

    城市的夜生活才開始

    酒吧里人頭攢,愈發的熱鬧起來

    段飛極為興奮,將錄音的手機收好,此時張齊偉已然得不醒人事,躺在沙發上著了,里呼嚕聲不止。

    由于孫雅琴對套話不感興趣,她很早就去了大廳看跳舞,段飛將張齊偉丟下,便急忙去找孫雅琴,在黑暗的角落里看到了她。

    “雅琴姐,事辦得很順利,謝謝你的幫忙,要不然我今晚得失眠。”段飛滿是感地。

    欣喜之溢于言表,只要有張齊偉的錄音,那他就可以讓李輝認罪,再加以言語引導,勢必能讓其供出熊濤。

    “事解決了就好,我也沒幫上什么忙!坐吧,陪我喝杯酒。”孫雅琴揮手來服務員,讓其拿個高腳杯給段飛。

    隨后給段飛倒了杯名貴的軒尼詩,柔聲:“嘗嘗這酒,可別一口悶,紅酒是需要細細品嘗的。”

    倆人舉杯相碰

    段飛剛把高腳杯湊到邊,卻愕然停止了作,孫雅琴喝酒的模樣舉止優雅,/感的紅緩緩張開,腥紅的淌里,真是別有番/人風,讓人忍不住想湊頭過去親。

    段飛喉結蠕幾下,張就把杯中紅酒喝盡,這軒尼詩的真不錯。

    “雅琴姐,你經常來這里喝酒嗎?”段飛嘗試著跟孫雅琴聊天。

    孫靜琴杏眼卻望著舞池,微微搖頭:“偶爾吧,我喜歡這里的氣氛,看著別人在舞池翩翩起舞,我的心很放松。”

    “那怎么不去跳舞?是沒舞伴嗎?”段飛疑,可很快發現傻了,像孫雅琴這般漂亮的美女,走到哪都會招蜂引蝶。

    孫雅琴瞥了眼段飛,手指搖晃著高腳杯里腥紅的,淡淡地:“我不接受別人的邀請,來這里的男人都是帶有目的,我很討厭,我從來不去舞池跳,只是靜靜的欣賞。”

    段飛張‘噢’了聲,隨即把腦袋埋得低低的,獨自品嘗著紅酒,他不知接下來聊什么好,也不敢另起話題。

    “你會跳舞嗎?”倒是孫雅琴打破了沉默,端著酒杯抿了口紅酒,眼眸打量著對面有些局促不安的小男孩。

    “雅琴姐,我是個鄉里娃,哪會跳他們那種抱抱的舞!也沒這條件。”段飛咧訕笑,拿手撓了撓后腦勺。

    “抱抱的舞!”孫雅琴不抿笑了笑,這話把她樂了,拿手掩:“這是誼舞,想不想學!我可以親自教你。”

    這顯然是要邀請段飛跳舞

    奈何段飛沒聽明白,忙搖搖頭,憨笑:“雅琴姐,謝謝你的好意,治病救人我是拿手,可跳舞我很難學會,我有點笨手笨腳的。”

    雖然段飛也憧憬能抱著孫雅琴這般美人貼舞,可他有自知之明,這種新的舞蹈他是很難學會,要是踩了孫雅琴的腳,那肯定會尷尬,印象呈直線下降。

    孫雅琴微愕,秀美的黛眉,段飛的回答讓她出乎意料,要是換成其它男人,估計會興奮的語無次。

    “段飛,你要知這是我頭次邀請男人跳舞,你真打算拒絕?”孫雅琴杏眼直段飛,她忽然有種挫敗感,難自己不夠人!竟然引不了眼前的小男孩。

    “雅琴姐,你這般漂亮誰能拒絕你的邀請!我也想跟你跳舞,可我主要是怕踩到你的腳。”段飛如實說。

    這話倒讓孫雅琴心里服些,可仍未消氣,沒好氣地:“我都不怕踩腳,你怕什么?起,我來教你跳舞。”

    說著孫雅琴便放下高腳杯,起往舞池方向走去,她語言中透著女強人氣息,容不得人說拒絕。

    段飛跟后,倆人徐徐來到舞池

    “孫總,你今晚真漂亮,我能有幸邀請你跳個舞嗎?”

    “孫總,你都拒絕我好幾晚的邀請了,今晚能不能賞臉跳一支!”

    “孫總,頭次邀請你跳舞,也不知我有沒有這個面子!”

    “……”

    還未走舞池,孫雅琴便被一群穿著西裝革履的老總簇擁著,紛紛彎伸手頗為紳士的邀請她跳舞。

    “各位,真不好意思,不是我孫雅琴故意駁你們面子,今晚我已經有男舞伴了。”孫雅琴客套地,算是委婉的拒絕眾人的邀請。

    “孫總,你未免太清高了,算上這次我已經邀請你20次了,沒有這樣耍人的,你今晚要是沒男舞伴,就非得跟我跳支舞。”有老總不甘心,孫雅琴每次都是這個拒絕理由,他已經不相信了。

    孫雅琴將段飛拉到邊,故意伸手挽住他的手臂,朝剛才那老總略帶歉意地:“趙總,這位就是我的男舞伴,真是抱歉,希望你玩得盡興,我們要去舞池跳舞了。”

    說完,她便拉著段飛離開,踱步走了舞池。

    “那小子是誰?怎么如此眼生!陵江市商會圈子好像沒這號人物吧?”

    “真夠厲害的,竟然能邀請到孤傲的孫雅琴跳舞,我怎么沒這本事!”

    “好羨慕,都說孫雅琴是雪山上的梅花,沒有人能夠邀請,看來待會得向那小子討教下泡妞的妙招。”

    “……”

    眾老總瞧著倆人離開的背影,紛紛私下議論著,各種羨慕妒忌恨。

    舞池里,響起陣陣緩的旋律,中央的彩球發出絢彩奪目的光芒,五顏六的光線照在舞者上,仿佛徒然增添了神秘感。

    孫雅琴很煩那些老總,為了避免接觸,她拉著段飛來到舞池角落里。

    “雅琴姐,那些老總說得對,你今晚真漂亮,你能親自教授我跳舞,我真的很幸運。”段飛咧贊美地。

    孫雅琴心里美滋滋,畢竟女人都喜歡有人贊美,那些老總逢人便是漂亮美麗,她覺得很虛偽,倒是段飛的話,讓她感覺真實。

    “那你剛剛怎么還不愿意?”孫雅琴角揚了揚,言語中竟帶著嬌嗔的意思。

    “我……”段飛想開口解釋,卻被孫雅琴打斷。

    “別解釋了,跳舞時你需要用心學,真要踩到我的腳,我可是會生氣的。”孫雅琴抿笑,她忽然覺得跟眼前這小男孩說話,是那么輕松無拘無束。

    “嗯,知了,我會盡力跳好的。”段飛點點頭。

    孫雅琴先是將跳際舞的要領告訴段飛,柔聲:“總而言之,跳舞時要放松心,跟隨音樂的節奏移腳步,咱們先學學基本姿式,女方的手要放在男方肩頭,而男方的手放在女方間。”

    言罷,她便親自實踐,把纖細白皙的玉手搭在段飛的肩頭上,另只手則與段飛十只相扣在一起。

    段飛直感覺孫雅琴的玉手柔無骨,皮膚瑩白膩,給人種極想把玩的沖,另只手則戰戰兢兢地伸到她間。

    “兩人的目光要對視,你眼睛看哪里!這樣跳舞能不踩腳!”孫雅琴瞧見段飛拘束的把頭低著,不有些氣惱地。

    段飛‘噢’了聲,隨即緩緩抬起腦袋,下瞬間卻呆愣了,如此近距離對視,他竟然被孫雅琴那嬌美的模樣引了。

    只見她玉鼻直,明亮的雙眸如秋蒙,似望不見底的深潭,她是屬于那種讓人不敢褻瀆的美,顯得格外的氣質高雅。

    她穿著件紅的長吊帶,勒出曼妙美好的材,她嬌軀山巒起伏,前將吊帶鼓鼓的頂起。

    吊帶擺打到齊膝,漏出潔白無暇的修長雙,美/臀豐腴/感,惹人遐思,是任何男人看了都會怦然心意圖染指的。

    段飛咽了咽口,嗅著她上傳來淡淡的香,右手不住輕輕用力,將這曼妙的嬌軀攬在懷中,沉浸在一種美妙的感覺中。

    “想什么呢?我讓你跟著我的腳步走,你沒聽到?”孫雅琴抬頭瞪了眼段飛,她耐心的教授腳,段飛卻是滿臉恍惚。

    段飛尷尬的笑了笑,忙低頭認真地看著孫雅琴瓊脂般玉腳晃,那高跟鞋傳出陣陣踩踏聲,與音樂的節奏相互配合。

    “雅琴姐,你的舞姿很優雅,和你跳舞真是一種享受。”段飛不贊美,孫雅琴的那雙美就如同個調皮的小女孩,在廣場上歡愉的蹦跳著。

    “是嗎!”孫雅琴莞爾笑了笑,故作謙虛的搖頭:“段飛,不用恭維我了,小心我一會得意忘形,反倒把你的腳給踩了。”

    “踩就踩吧,我們鄉里娃腳上厚。”段飛咧打趣,在孫雅琴的指導下,他能跟著音樂節奏晃了,當然是沒有任何步的。

    倆人在人叢中轉來轉去,翩翩起舞,在跳了幾曲之后,倆人的配合愈發默契起來,竟能在歡快的舞曲中,走出一些不是很復雜的步來,作如行云般輕松愜意,

    這使得段飛有些興奮起來,右手不經意間向下去,指尖竟然觸碰到孫雅琴的香臀,直感覺彈十足。

    “段飛,我不是跟你說過嗎?別老低著頭,目光要對視。”孫雅琴驀然出聲。

    段飛額頭驚出冷汗,他還以為孫雅琴發現了!他暗自慶幸,不由了口氣,剛才的出格舉,看來沒有引起這位美人的察覺。

    “雅琴姐,我還是盯著點好,我真怕把你腳踩了。”段飛忙將魔爪移到孫雅琴間,這種事不能得寸尺。

    孫雅琴拿手輕輕撩耳畔的秀發,低聲啐:“段飛,人要想成就大事,就必須養成膽大心細的習慣,你總害怕踩到我的腳,總把頭低著,那你永遠學不會跳舞,給我把頭抬起來。”

    孫雅琴不愧是當總裁的人,言語無不透著女強人的氣勢。

    段飛覺得有理,他針灸能如此出,正因為方案大膽,施針心細,忙不迭地將頭抬起,目光直視著孫雅琴。

    此時她那張俏臉上,洋溢著甜甜的笑意,眸中閃著異彩,小巧的鼻梁上沁出汗珠,豐的輕輕歙合著,似乎在微微喘息,臉頰泛起淡淡的紅暈,如同了胭脂一般,愈發顯得嬌媚人。

    不知不覺中,倆人都沉浸在這份難言的愉悅之中,在舞池里翩翩起舞。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