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九十一章 儀器貓膩

    晚間

    市里燈火通明

    某高檔酒吧門前,霓虹燈發出絢爛奪目的光芒,停車場擺放著各式名貴轎車,熱鬧非凡,生意異常的火爆。

    大廳放著輕緩的音樂,侶們紛紛相擁起舞,閣樓包廂里,孫雅琴著高腳杯輕輕搖晃,里面腥紅的頓時泛起陣陣漣漪。

    她如清澈般的美眸隔著玻璃欣賞著眾人跳舞,那修長苗條的背影卻是那樣的落寞孤單,每每遇到煩惱,她喜歡來這里,可從來沒去舞池跳過。

    咚咚咚……

    清脆的敲門聲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孫雅琴知是張齊偉來赴約了,將高腳杯放下,便踱步前去開門。

    “孫總,幾天不見,你又漂亮許多了,真是得我頭暈眩目。”張齊偉走包廂,滿臉諂笑。

    他這話不假,孫雅琴今晚穿著件紅的長吊帶,渾都散發著/感妖/嬈的氣息,加上她特有的氣質,給人種別樣的驚艷風。

    “是嗎?謝謝你的贊美。”孫雅琴出抹微笑,里客套:“張總,咱們里面聊,門口很嘈雜。”

    張齊偉坐在沙發上,雙眼直盯著孫雅琴打量,心想要是能將這女人上,就算少活幾年,也他/的值。

    “張總,前些子太忙,拒絕了你多次邀請,真是不好意思,這回算我向你陪罪,你一定要喝得盡興。”孫雅琴先扭開瓶烈洋酒,再與啤酒混合,隨即給張齊偉倒了杯。

    “孫總,這混合酒后勁太大,我可能不定,咱們還是喝普通洋酒吧。”張齊偉擔心地,好不容易有機會與孫雅琴相,他可不想喝得爛胡說八。

    “張總,你真會說笑!你的酒量可是不錯的,喝點混合酒不礙事,來,我敬你一杯。”孫雅琴將那杯混合酒遞到了張齊偉面前。

    張齊偉沒辦,孫雅琴都端起酒送到面前了,他要是再扭怩不喝,那豈不是太失禮了,接住酒杯與之相碰,隨后便仰頭喝掉。

    “張總,真是好酒量,臉無半點紅,來,咱們再來一杯。”孫雅琴故作稱贊,又給張齊偉倒了杯。

    “不能來了,孫總,這酒烈得厲害,這杯我都喝得勉強,謝謝你的好意,待會我還想邀請你跳支舞,了可不好。”張齊偉打著酒嗝,一鼻的酒氣在包廂里彌散開來。

    “張總,你是瞧不起我!怎么喝杯酒都這么為難?要是這樣,那咱們各自回家算了。”孫雅琴沉著臉,言語將地。

    “別,我喝,難得孫總今晚有興致!我張齊偉就奉陪到底,不不歸。”張齊偉端起酒杯一口悶,內漸漸產生灼燒的感覺。

    就這樣,孫雅琴又了些借口灌了幾杯,眼角余光瞟了眼張齊偉,瞧他模樣已然有七分意,她目的算達到了。

    她拿出手機給段飛打去電話,半晌,包廂門被敲響,孫雅琴忙不迭地起去開門。

    “孫總,別走啦,咱們接著喝,好久沒這么痛快過了。”張齊偉忙喊住孫雅琴。

    “張總,我沒走,我有個親戚想認識下你,我現在把他喊過來。”說著,孫雅琴走到門口扭開了鎖頭。

    “雅琴姐,張齊偉沒有欺負你吧?”段飛焦急地問,他最擔心的就是張齊偉耍酒瘋欺負孫雅琴,那他就罪孽深重了。

    孫雅琴心里暖暖的,要是段飛頭句就是問有沒有把張齊偉灌,那她多少會有些反感,畢竟這事她完全能置事外,壓沒必要冒這個險。

    “我沒有那么容易被人欺負的,張齊偉現在有七分意了,接下來能不能套出商業機密就看你的了!”孫雅琴將段飛帶包廂。

    張齊偉瞧見來人是段飛,不眉頭,紅的臉頰滿是疑。

    “張總,這位是我遠房表弟段飛,前兩天剛來市里代表他們縣醫院負責采購醫療儀器,他希望能有機會跟你公司合作。”孫雅琴介紹。

    段飛拿來杯子倒滿酒,隨即略帶歉意地:“張總,昨天是我不會說話冒了你,我先自罰一杯,希望你見諒。”

    言罷,他便仰頭一飲而盡,隨即便是陣陣狂咳,臉頰被的通紅,他喝得是張齊偉的混合酒。

    “別喝那混合酒,很烈的,還是喝我的這個紅酒。”孫雅琴替段飛倒了杯普通紅酒。

    “真豪,小老弟,我喜歡跟你這種人喝酒,昨天那事怪就怪你騙人,拿空頭支票你去哪家公司都會轟你!”張齊偉略帶意地,伸手拍了拍段飛肩頭。

    “張總,我有點不明白你這話的意思?”段飛頗為疑地問。

    “我意思是你壓沒錢,你要是真有200萬生意,我哪會不跟你合作!除非我變傻子了。”張齊偉侃侃而談,商人是以利益為目的。

    段飛恍然大悟,敢張齊偉是認定自己沒錢!可他是怎么知的?難是自己長得太青澀?不然真沒解釋。

    “你怎么就認定段飛拿不出200萬?”孫雅琴出聲問,她聽過段飛暗訪的事。

    “因為有人提早告訴過我,他只是江東鄉衛生院的小主任,壓不是南華縣醫院的采購,他怎么會有錢?”張齊偉連連打了幾個酒嗝。

    段飛險些摔倒在地,難怪那天如此周祥的計劃都會失敗!原來張齊偉早就知自己的況了。

    “張總,是誰告訴你的?”段飛忍不住問。

    張齊偉有些恍惚,眼朦朧,含糊不清地:“是……是你們李副院長,要不是他我防范你,我可能就上當了,商業機密也會讓你套去。”

    段飛瞠目咋,他沒想到是李輝,這老家伙竟然如此有心機,猜到自己會去暗訪,難怪那天張齊偉好像在等他似的。

    “小老弟,來,別光顧著說話,咱們杯,好久沒喝這么痛快了。”張齊偉端起酒杯在段飛面前晃了晃。

    換了普通紅酒,段飛自然不會拒絕,他又陪張齊偉喝了幾杯,他此番目的是套取李輝撈錢的證據。

    “張總,你別聽信李輝的,他說的全是假話,如今縣醫院跟他們正展開競賽,他目的是想阻止我買儀器,只要他們先購買了200萬儀器設備,到時肯定會在縣里造成轟,那他們醫院名氣會大。”段飛編圓假話騙張齊偉。

    “……嗯,好像你說的有理。”此時張齊偉已然醺醺了,主觀判斷意識有些不清楚了。

    “何止有理!李輝這是別有用心,既打壓了縣醫院,又讓你損失了利益,我是真心想跟你購買儀器的,200萬的生意利很大,這老家伙真是可惡。”段飛說。

    “對,確……確實可惡,枉我還絞盡腦的維護他們利益,結果卻讓他給耍了,他娘的,以后見面非殘他們。”張齊偉將手里的高腳杯重重放在桌面上,喉結不停蠕。

    段飛瞧張齊偉這模樣似乎火候夠了,弱弱地說:“張總,我是真心想跟你合作,你只要告訴我怎么錢?我立馬跟你簽合同。”

    “呵呵,……錢,來,咱們再喝,記得不不歸。”張齊偉咧笑著,抬頭將杯里的酒喝盡。

    段飛錯愕,也不知張齊偉這是啥意思!忽然,張齊偉把頭湊到他耳邊,口吐酒氣地:“小老弟,我可以告訴你,但絕不能外傳,很容易出事的,知不!”

    段飛頓時神抖擻,忙從口袋里拿出手機,他得把張齊偉的話錄下來,到時可以拿來威李輝,讓其供出主謀熊濤。

    “張總,你放心,我要撈錢,自然不敢往外說。”段飛信誓旦旦地承諾,指尖打開手機錄音鍵。

    “我跟你說,通常我們是在儀器上玩貓膩,把儀器……”張齊偉果然是了,將他是如何幫李輝撈錢的方盡數說出。

    段飛聽了,不子直打冷靈,垂在兩側的手成拳,這幫狗雜種簡直良心被狗吃了,竟然將市級醫院報廢的醫療儀器重新包裝賣給李輝。

    制假程是,張齊偉以醫療公司名義向各市級醫院回收報廢老化的密儀器,再行重新包裝外殼,修改里面年限數值等。

    這些東西危害極大,表面看似乎跟新的沒區別,可由于是報廢品,里面零件通常損壞嚴重,儀器能無正常運轉,要是給患者檢查,很容易出現錯誤的檢查單,也亦發生檢測不出疾病的現象。

    一旦檢驗單出錯,就極易給主治醫師造成誤診,輕則會發生醫患糾紛,重則會出現患者無辜死亡,反正最終受害人是患者。

    段飛心特別沉重,這幫畜牲是間接的謀財害命,抓住定要重罰才行。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