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八十八章 暗訪

    酒店大廳

    某個咖啡桌臺前

    李輝、段飛、熊亮三人圍坐在一起

    “段飛,這次學術你的表現很出,為醫院爭取了榮譽,回去熊院長肯定會好好獎勵你的。”李輝咧說。

    “李副院長,我能取得這么好的成績,多虧有熊亮幫忙,要不是他耍各種謀詭計,我哪能發出這般潛能!”段飛意深長地。

    “段飛,你他/的別囂張,拿個破第一算什么?有本事你把二丫搶過去。”熊亮騰然站起,面目猙獰地看著段飛。

    “熊亮,你個手下敗將,你還別我!總有一天我會把二丫搶過來的。”段飛也惱了,將手里的杯子重重放下,杯里的咖啡灑得桌面到都是。

    這氣氛火十足,隨時都可能一觸即發。

    倆人自從正面對抗后,向來虛偽的熊亮也懶得裝了,每回見面都針鋒相對。

    “兩位,我知你倆有私人矛盾,可咱們今天要談的是公事,能不能給個面子!”李輝無奈的充當和事佬。

    李輝是此行的總負責人,這個面子倆人自然得給,紛紛靜心坐了下來。

    “這就好啦,我也不多廢話,這兩天我已經跟齊偉醫療器械公司行了接洽,他們的儀器都很先,而且質量跟價格都公,我跟他們張總擬了份采購意向書,你們都看看。”李輝輕吁了口氣,從公文包里拿出兩份合同。

    段飛不懂西醫,對于那些儀器名稱并不熟悉,隨便翻了翻就把合同扔在桌面上。

    “段飛,你要是覺得沒問題,那咱們現在就去齊偉器械簽合同,這事已經耽擱很長時間了,鄉黨委周書記催促了熊院長很多次。”李輝說。

    “李副院長,簽合同我就不去了,由你跟熊亮去就行了。”段飛緩緩地。

    熊亮跟李輝震驚不已,面面相覷,紛紛用眼角余光打量著段飛。

    醫院程序,簽約合同需要所有負責人都到場,目的是防止有人鬼。

    “這不好吧!有點不符合醫院程序。”李輝端起咖啡喝了口,心里卻在暗想,段飛這話是何意思!

    “沒什么不好的,簽個合同沒必要去那么多人,這種程序簡直費人時間。”段飛淡淡地,目光留意著熊亮跟李輝的表。

    “可規矩……”李輝還想說,卻被段飛言打斷了。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李副院長,如果換成某人,我可能會懷疑他在合同里玩花樣,可對于您來說,我是絕對的放心。”說話間,段飛眼睛瞥了下熊亮。

    “段飛,你看著我什么意思?”熊亮知段飛里的某人就是指自己。

    李輝忙不迭地攔住了熊亮,隨后滿臉微笑地說:“段飛,多謝你如此信任我,你既然不想去,那我也不強求,回去我定會向熊院長報告此事,相信熊院長會好好獎勵你的。”

    “李副院長,你太客氣了,咱們都是為熊院長辦事的,我能升職主任,本就要報答下熊院長恩,咱們相互幫忙是應該的。”段飛高深莫測地,隨即端起咖啡抿了口。

    熊亮跟李輝錯愕,相互對視一眼,紛紛在心里猜測段飛的意圖。

    難是熊濤的拉攏計劃出成效了?段飛為報答熊濤,故意不去,以此向熊濤拋出橄欖枝,這是要入伙的節奏。

    當然也不排除段飛另有計劃,畢竟李秀麗鄉長的得力手下沒那么容易倒戈相向。

    “段飛,那我們倆就去簽合同了,回來我再拿正式文本給你看。”李輝朝熊亮使了個眼,隨即便往外面走去。

    不管段飛此舉是何目的!只要簽約了,那錢就快口袋了。

    瞧著倆人離去的背影,段飛拳重重敲打在玻璃桌面上,牙:“熊亮,你不是玩謀,那這回咱們就看看誰更厲害!”

    剛才段飛說那句模棱兩可的話,其實包含兩個目的,第一想給李輝造成要入伙的假象,以此來降低他們防范自己,擒故縱,向來是制敵的最佳方。

    第二,他準備下午親自去趟齊偉醫療器械公司,他想通過暗訪,試圖從齊偉器械公司調查出李輝是如何從中撈錢的!故此他不能去簽約。

    其實他去不去簽約都不重要,熊濤撈錢多年都沒出破綻,這說明他們辦事謹慎,合同通常不會大作手腳,可能會在儀器的數量跟質量上玩貓膩。

    直到中午,李輝才簽好合同回來,段飛故意編了個理由,說是要出去買東西,暗地里卻乘車來到齊偉醫療器械公司。

    一襲黑西裝的段飛,頭次打扮得如此正規,為了不讓人感覺到青澀,他故意裝得很成熟穩重,配上了公文包跟領帶。

    “小姐,我有業務要找你們張總洽談,請問你們張總在嗎?”段飛走高端寫字樓,來到了齊偉器械公司前臺詢問。

    “先生,我們張總有代過,只要你來了就帶你去他辦公室,請跟我來。”那漂亮的前臺小姐不多詢問,直接帶著段飛就往總經理辦公室走去。

    段飛疑,這也太順利了吧,本來他以為會遇到提前預約的煩,要他等幾個小時,隨后跟著前臺小姐后。

    “張總,人給您帶來了,要是沒其它吩咐,那我就回去工作了。”前臺小姐敲響了辦公室門,言語很是恭敬。

    屋里坐著位中年男子,他正是齊偉醫療器械公司的總經理張齊偉,瞧見前臺把段飛帶來了,他忙定眼打量段飛,再與手里著的照片對照下。

    “先生,我該怎么稱呼你!”張齊偉將手里的照片在書頁里,隨即起迎向段飛,客套的伸出右手。

    “張總,我段飛,是南華縣醫院的醫生,我們想從你公司購買批醫療儀器。”段飛伸手與張齊偉相,為了更好的調查,他必須得給自己個假份。

    “南華縣?”張齊偉玩的笑了笑,試探地:“段醫生,我公司經常跟你們南華縣醫院有生意來往,聽說你們齊院長要調往市衛生局,是不是真有這回事?”

    段飛懵了,巴張的老大,額頭都冒出冷汗,他頓感自己準備工作做得不充分,這下該怎么回答?要是份讓人識破可就煩了。

    “張總,此番縣醫院準備要購買200萬醫療器械,這是我們所要的儀器種類,不知你公司現在有沒有貨!”段飛無奈的扯開話題,從公文包里拿出李輝購買的醫療器械單子。

    瞧見段飛這表現,張齊偉角不由出抹輕蔑的笑容,心想李輝太小題大作了,眼前這小孩簡直弱爆了,被自己一句話就問得啞口無言。

    “段醫生,你別站門口了,咱們還是去坐著談。”張齊偉表面不聲,將段飛邀請辦公室,畢竟受人之托,這場戲還是要演足了。

    他親自給段飛倒了杯茶,旋即隨意翻了翻儀器單,故作驚訝:“段醫生,真是太巧了,江東鄉衛生院也購買了這些儀器,上午我親自跟他們李副院長簽的合同。”

    段飛端起茶抿了口,故作鎮定自若地:“張總,最近江東鄉衛生院勢頭很猛,要趕超縣醫院,我們院長就是聽說他們要購買儀器,所以才決定加大投資。”

    “是嗎?”張齊偉了下巴。

    段飛點點頭,鄭重其事地:“張總,我聽說到你們公司買儀器有豐厚的回扣拿,由于我是頭次負責采購,我想讓你幫我出出主意,如何玩貓膩撈錢,前提必須是合同跟賬目都清楚,讓人找不到破綻。”

    段飛直入主題,他想通過這種方從張齊偉里套出李輝是怎樣撈錢的。

    “這……”張齊偉面為難之,拿起香煙點燃。

    “張總,你放心,這主意我不會讓你白出的,事成之后我會分些錢給你,而且以后縣醫院的采購都會與你公司合作。”段飛一步/。

    張齊偉臉倏地變凝重起來,義正辭嚴地:“段醫生,我想你誤會了,我公司并沒有拿回扣之說,我做生意很正經,向來是以醫療儀器質量為本,從不玩歪門邪。”

    段飛呆滯當場

    他沒想張齊偉竟是這般回答,他不甘心,繼續說服:“張總,我此番要購買200萬儀器,只要你告訴我撈錢的方,我承諾至少給你十萬元的好費,而且只要咱們合作愉快,以后會有大把大把的錢。”

    商人都是唯利是圖,段飛試想通過金錢/張齊偉。

    “段醫生,拿回扣這種事其它公司存在,可我公司一直秉承公平易的原則,守行業德,所以你的要求我沒滿足。”張齊偉擺出一副行業良心的虛偽模樣。

    “張總,我……”段飛試圖再勸說,可被張齊偉給毅然打斷了。

    “別說了,段醫生,你要是持拿回扣,那咱們這生意就沒談了,我只能送客了。”張齊偉將手里的煙蒂碾滅。

    段飛錯愕,他沒想到張齊偉態度竟然如此決,不死心地:“張總,你再考慮考慮,我是聽說江東鄉衛生院的李副院長從你這拿到回扣才來找你的。”

    “胡扯,我跟李副院長是公平易,絕對沒半點貓膩,段醫生,不好意思,送客。”張齊偉騰然站起,毅然下了逐客令。

    被秘書強拉出去的段飛,不由搖頭嘆氣,樣子極為沮喪,他沒想到自己絞盡腦想出的計劃,竟然沒半點收獲,還被人狼狽的趕了出來。

    而辦公室里,張齊偉站在玻璃窗旁,看著樓下段飛垂頭喪氣的模樣,拿起手機給李輝打去了電話,沉聲:“李副院長,你估計的真準,你們醫院那個段主任果然來我公司調查了。”

    李輝愣了下,隨即朗聲:“張總,他是怎么向你調查我的?”

    “這小子很聰明,他假扮你們縣醫院的采購,說有200萬生意讓我做,要求是讓我告訴他咱倆是如何易的!要不是你事先告訴我,還別說我可能就上了,畢竟200萬的生意好/人。”張齊偉說。

    要是段飛不說空話,真有幾百萬的生意,張齊偉或許會告訴他,畢竟做生意賺錢為主,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張總,你沒把咱們如何易的告訴他吧?”李輝擔心地,唯利是圖是商人的本,他也不能完全相信張齊偉。

    “李副院長,這個你放心,他雖有向我套話,可我半點未,保護客戶的利益安全是我公司的宗旨。”

    “那就好,張總,以后有需要定會再跟你合作。”

    “李副院長,恕我冒昧的說一句,你們是不是太過于謹慎了,咱們合同都簽了,難這個段飛還能玩出新花樣來!”張齊偉疑地。

    “張總,段飛不可怕,可他背后的勢力不容小覷,為了安全起見,你那邊作快點,把貨拉回去就放心了。”李輝說。

    “好的,我這邊正加班加點,還需要兩天,到時那些醫療儀器就跟新的一樣,外行完全看不出任何貓膩。”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