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四十一章 不會動手術的副主任

    “這女人真,還好不是白天的高跟鞋,不然腳就廢了。”回到辦公室,段飛著痛的腳了。

    他心里特別不是滋,好心幫人卻反被人冤枉,還莫名其妙的結下梁子。

    就在這時,蕭采盈風風火火地推開了辦公室門,剛想開口說話,就讓段飛搶了先。

    “小姐,我真不/狼,白天絕對是誤會,求你別糾好不!”段飛見到蕭采盈,想都不用想,便覺得她是來找自己煩的。

    “誰……誰糾你了?”蕭采盈地瞪著段飛,手背抹下潔白的額頭,喘息地:“咱們私人恩怨先擱下,死/狼,快跟我走,51號患者病突然惡化,你快去看下。”

    段飛聞言,驚恐不已,忙跟著蕭采盈往內科趕去,途中,他疑的問:“查房的時候不是病趨向平穩嗎?怎么會突然惡化了?”

    “你這人有意思,你是副主任醫師,我只是個小護士,這問題該問你吧。”蕭采盈毫不客氣地。

    說話間,倆人已然到了病房門口,蕭采盈喊:“大家讓讓,段副主任來了。”

    病房里早已亂成了一鍋粥,窄小的空間擠滿了人,好似擁護的集市。

    段飛還未走到病旁,就被幾個小弟圍住了,張黑揪著他的衣領,咆哮:“你個垃圾醫生,你先前不是說病平穩嗎?現在咋狂吐血!要是我父親有個三長兩短,我張黑砍死你全家。”

    段飛恍若未聞,眼角瞥向病,發現周松正組織護士行救治,心里便稍微松了口氣。

    “這位家屬,我們的救治需要病房暢通,你馬上帶著你的小弟去走廊等候。”段飛鄭重其事地吩咐。

    張黑卻一不,他的目光死死看著病上的老人。

    “我能理解你現在的心,可我必須警告你,病房人過多,會嚴重阻礙醫生護士行走,急救往往是爭分奪秒,要是耽誤了救治你父親,你將……”

    還沒等段飛把話說完,張黑就對病房里的小弟,命令:“你們都給我滾到走廊去。”

    說完,張黑抓住段飛的手,聲:“你們一定要救活我父親,他是我唯一的親人。”

    “我知,你也出去,你留在病房幫不上忙。”段飛能理解張黑的心,就跟自己與老爹相依為命一樣。

    張黑雖依依不舍,可還是聽從了段飛的話,走出了病房。

    “況怎么樣?患者現在病如何!”段飛走到病旁,出聲詢問正在救治的周松。

    周松額頭早已滿是汗,他用手背了,搖頭:“況很不樂觀,患者出現了大量咯血。”

    “這樣下去可不行,光咳血就會造成失血過多,你的救治方案是什么?”段飛看到老人咳嗽吐出來的鮮血,真是觸目驚心。

    周松皺眉,拿手推了推眼鏡,說:“先讓患者服用止咳劑,再加倍異煙肼、鏈霉素、利福平、乙氨丁醇、吡嗪酰胺等物的劑量。”

    段飛完全聽不懂,這些品他聽都沒聽過,頭次感覺自己這副主任當得有點丟臉。

    就在這時,蕭采盈忽然喊:“段副主任,患者出現嘔吐,剛服下的物全吐出來了。”

    周松驚慌,忙帶上聽診器,仔細的檢查了下老人的狀況,隨即轉看著段飛,沮喪地:“煩大了,患者況糟糕,必須手術,要切掉左肺一片。”

    “那你還愣著啥?還不快手術。”段飛催促。

    今夜他值班,要是患者出現三長兩短,他明天就得滾蛋,而且患者兒子張黑可是個混混頭目,肯定不會放過他。

    此時段飛真想煽自己耳光,嘛要答應值班!而且是在這種完全不熟悉醫院環境的況下。

    “蕭護士,患者立馬要切肺手術,你們去準備下手術室事宜,越快越好。”周松指揮著護士們。

    護士們很專業,很快所有的準備事宜都好了,準備拉患者往手術室趕去。

    段飛站在門口,他跟在病后面,他是中醫,他對西醫的手術很好奇,想跟過去瞧瞧。

    忽然,他的手臂被人拉了下,站在他旁的周松,提醒:“段副主任,您還是趕去換件手術服,不然待會來不及。”

    “啥?這手術不是你負責?”段飛震驚無比,他還以為手術由周松主刀。

    周松苦笑,暗想自己倒是想負責這手術,那樣能積累不少經驗,可惜自己不夠資格。

    “段副主任,醫院規定,切肺這種高風險手術,必須要主任級醫師主刀,現在您值夜班,只能由你主刀了。”周松解釋。

    “……”段飛驚出聲,險些一坐在地上,他只會針灸,哪里懂得手術,連手術刀都沒見過。

    “怎么了?”周松問。

    “我不會手術。”段飛苦笑,無奈的聳了聳肩。

    這下到周松和護士們齊‘’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段飛上,窄小的病房里鴉雀無聲,就連時間都凝固了一般。

    唯獨醫院監控室里,發出一陣杯子對碰的響聲。

    “周主任,你的計劃果真高,照這況看,明天段飛必定滾蛋,為了提前慶祝勝利,我們以茶代酒,杯。”說話的人是熊亮,與他對碰茶杯的自然是周萬民,倆人都望著51號患者的病房監控畫面。

    好半晌,伴隨著老人一聲咳嗽吐血,才打破了病房里的安靜。

    “段副主任,這人命關天的,您可別跟我開這種玩笑。”周松不相信地,說實話這事換了誰,也不會相信段飛的話,哪有當副主任不會手術的。

    “我沒騙你,我真不會手術。”段飛如實地。

    周松看著段飛認真的表,沒有再懷疑,驚慌:“那怎么辦?患者現在急需手術,不然會有生命危險。”

    生命危險!

    段飛懵了,要是因為自己的問題,而導致一條鮮活的生命就此失去,那他就罪孽深重。

    “我打電話給周主任,讓他深夜趕來,要是出意外了,醫院可負不起這責任。”周松急得在病房里來回走,準備出去給周萬民打電話。

    “沒用的,周主任去縣城岳家了,晚上是趕不回來的。”段飛搖了搖頭,伸手拉住了周松。

    周松瞬間崩潰,他是內科主治醫生,要是患者出意外,他肯定也要受連累。

    “怎么這么不趕巧!偏偏這時去縣城了。”周松了額頭,忽然說:“對,不是還有熊副主任嗎?我現在就去給他打電話。”

    說著,他便以百米沖的速度往辦公室跑去。

    段飛看到所有護士都震驚的望著自己,真想找個地鉆去,自己這副主任得也太失敗。

    “怎么樣?”看到周松回到病房,段飛焦急的問。

    周松滿臉都是絕望的表,失神地:“沒希望了,熊副主任的電話打不通。”

    “患者能不能持到早上!到時周主任就回來了。”段飛僥幸地問,眉頭都擰成了花狀。

    “幾乎沒有這個可能。”周松嘆氣地。

    “那咱們也不能坐以待斃,你馬上想辦減緩病惡化,我等下去打電話給周主任,讓他連夜從縣城趕回來。”段飛吩咐。

    周松立馬讓護士們把患者拉回病房,同時讓護士喂老人吃加倍的止咳劑,如今只能祈禱患者千萬別把止咳劑吐出來,只要止咳劑起到效,患者就可能有30%的機率頂到早上。

    “你們在這磨蹭啥?不是要手術嗎?咋把人又拉回來了!”張黑瞧見護士們來回折騰父親,立馬氣騰騰地沖了病房。

    所有的醫護人員都不知如何回答張黑的話。

    “對不起,由于我不會手術,病人只能等待明早救治。”段飛著頭皮。

    “啥?你說你不會手術,那你當個副主任,值個夜班。”張黑雙手揪著段飛的衣領。

    這時患者突然又是一陣嘔吐,剛服下的止咳劑盡數吐了出來。

    “段副主任,劑又吐出來了,再不行切肺手術,患者估計挨不過今晚。”周松臉蒼白,整張臉沒半點血。

    段飛心里咯噔一下,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一條生命因為自己的無能即將結束。

    “馬上給我手術,不然我炸了你們醫院,殺光你們所有人,我黑子說話從來都是說到做到。”聽到父親可能頂不過今晚,張黑發了瘋般掐住段飛的喉嚨,扯著嗓子歇斯底里地咆哮。

    段飛能理解張黑此刻的心,就如同自己得知老爹被敵人陷害入獄一樣,恨不得殺光所有敵人。

    “你殺了我也沒用,我真不會做手術。”段飛艱難地說。

    “好,你不做是吧?我先給點顏讓你瞧瞧。”張黑可不信段飛不會手術,他認為段飛只是不愿意而已,朝后的小弟招了招手,喊:“給我把這病房里的醫生跟護士都抓了,女的先殺后,要的剁碎喂狗。”

    “你敢!”蕭采盈出聲喝斥,玉手指著張黑,說:“本小姐警告你別亂來,這里是醫院,本小姐是縣委書記的女兒,你要敢我半頭發,我爹不會放過你的。”

    張黑愣了下,隨即近似瘋狂般笑了起來,“那更好了,死還能拉縣委書記千金墊背,那真是我黑子的榮幸。”

    “你……”蕭采盈氣得直跺腳,她沒想到張黑居然不怕自己父親。

    “要是我父親出了意外,我黑子就沒親人了,當混混本就半只腳踩在鬼門關,我現在誰都不怕。”說完,他朝小弟使了個眼。

    小弟們紛紛向醫護人員圍去,這時,醫院保安及時趕了上來,不過沒兩下就被張黑小弟翻了。

    “不要碰他們,你父親的事是我的問題,有事沖我來,他們是無辜的。”段飛喊。

    “放心,我父親要是出意外,我會把你千刀萬剮,不過現在我需要你幫我父親手術。”張黑沉著臉。

    段飛無語,說了這么久,張黑竟然不相信他,無奈地:“我要是會手術,我嘛不給你父親治!醫者父心,我是真不會。”

    “不可能,你不是副主任嗎?咋可能不懂醫術!”張黑眼睛睜得老大,依舊不相信的搖頭。

    “我是副主任不假,我也懂醫術,可我是中醫,擅長的是針灸跟中偏方。”段飛哭無淚地解釋。

    此話一出,張黑跟所有醫護人員都驚訝了,也明白段飛為何不會手術!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