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二十四章 擺酒保證書

    鄉政府接待室門口

    劉福貴抬頭四張望,瞧見段飛慢悠悠的走來,問:“去哪里了?害得我到找。”

    “福貴叔,不好意思,我出去買了點東西。”段飛自然不敢說是幫李秀麗治療痛經去了。

    “走吧,回村部趕中午飯。”劉福貴心極差,走出鄉政府大院,著自行車就往村里趕。

    段飛跟在后,沒有留意劉福貴的表,腦子里全都是李秀麗,她是段飛見過的最漂亮最有氣質的女人。

    “也不知還有沒有機會見面?”段飛心里嘆了口氣,以李秀麗的子估計不會再找他。

    “的,難怪今天運氣背!原來是這自行車滾到狗屎了,白白費我幾張百元鈔。”劉福貴謾罵的聲音響起。

    這話把段飛拉回現實,瞧見劉福貴臉都黑成了塊炭,問:“福貴叔,出啥事了?是不是那女鄉長不同意幫村里修馬路?”

    “甭提這事,說起就來氣,我連鄉長的面都沒見到。”劉福貴氣騰騰地,朝地上吐了口痰。

    “咋回事?叔你先前不是去鄉長辦公室等人了嗎?”段飛有些錯愕,他可是親眼見劉福貴上樓的。

    “是上樓等人了,可等幾個鐘都沒見到人來,最后老王告訴我,那鄉長子不服,要我先回去。”

    “,這女鄉長也太擺官架子了吧,都約好了咋能失信呢?”

    “算了,誰人家是鄉長呢?等過幾天再來鄉里。”劉福貴搖了搖頭,郁悶的蹬著自行車。

    段飛沒有再問,很快,倆人就到了村部,走衛生室,他就瞧見曹夢珍失神的坐著,好像在冥想什么事。

    “美女,我下面不舉了,你幫我瞧瞧吧!”段飛打趣地,輕輕的走到曹夢珍后,伸手抱住了她。

    “作死啦,死小子,白天耍啥***!快放開你的臭手。”曹夢珍轉瞪著段飛,沒好氣地說。

    “剛才是不是在想我?”段飛卻是不聽,著曹夢珍放在大上,親了親她的面頰。

    “臭美吧,姐才不會想你,天天只知占便宜。”曹夢珍撇,心里卻有些心虛。

    她剛才確實在想段飛,因為她今天接到了醫科大學導師的電話,她去市醫院當醫生,這可是個好機會。

    曹夢珍是有理想的人,她讀醫科就是想治病救人,原本報著服務村民的想返鄉的,可經過這陣子在村衛生室工作,她感覺有點大才小用,由于醫療設備缺失,大病她沒救治,小病又用不著她這高材生。

    她很想去市醫院鍛煉下,可是她放心不下段飛,雖然這個小男人經常耍***,但她清楚的知自己上了他。

    在與事業之間,曹夢珍搖擺不定,既不想放棄段飛,又想把機會,所以陷入痛苦的糾結中。

    “那你肯定是悶,我給你摩摩。”段飛壞壞的笑著,魔爪直接往曹夢珍的前襲去要使壞。

    曹夢珍聽了,臉頰唰地通紅起來,拍開段飛的魔爪,嬌嗔:“去你的,再亂說話,下次你碰都別想碰。”

    段飛立馬老實了,看著衛生室沒啥事做,段飛將今天跟劉福貴去鄉政府的事說了說,當然,他把幫李秀麗治療痛經的事隱瞞了下來。

    “小飛,你真打算鄉衛生院嗎?”聽到段飛說想走通關系鄉衛生院,曹夢珍有點小高興,誰都希望自己的男人有出息。

    “是的,我現階段的目標就是鄉衛生院。”段飛想起了與孫老黑的對賭,他一定要讓孫老黑跪地爺爺。

    “你有上心是好的,可你有沒有想過,既使你走通了關系,因為沒有行醫執照,你同樣不了鄉衛生院,到時錢不就白花了。”曹夢珍心思慎密,一下就發現了問題,

    “夢珍姐,這個我清楚,最近我正準備花錢買個行醫執照,只是一直找不到關系。”段飛嘆了嘆氣,這正是他頭痛的事。

    行醫執照,幾乎斷送了我華夏數千年的中醫文化,很多鄉村赤腳醫都有祖傳的高超醫術,卻奈何沒行醫執照,不能給人看病,從而導致醫術失傳。

    雖然華夏規定可以考取行醫執照,但鄉村赤腳醫多數都讀書少,而且課本理論知識差,所以很多人拿不到。

    “既然沒有關系,你嘛不走正!憑你的醫術完全可以去考一個。”曹夢珍建議。

    “夢珍姐,說了你別笑話,幾年前我爹入獄后,我就沒讀書了,那些理論知識對我太難了。”段飛聳了聳肩,有些自嘲的說。

    段飛這種況,確實只能買,可行醫執照這東西,家控制得很嚴,要是沒有足夠的關系,一般人還不到。

    曹夢珍忽然想到了自己醫科大學導師張默,他的人脈多,要個行醫執照那是很簡單的。

    “小飛,姐可以幫你個行醫執照,可你必須答應我個條件。”段飛好不容易有點上心,曹夢珍自然要幫他。

    “你能到?”段飛震驚的站起,險些將坐在上的曹夢珍跌倒在地,好在他手快抱住了,

    “作死啦,要是把姐摔傷了,這輩子都賴上你了。”曹夢珍粉拳敲打著段飛的膛。

    “夢珍姐,都準備賴上我了,那今晚咱們生娃吧。”段飛了手臂。

    “少耍***。”曹夢珍掙掉段飛的魔爪,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橫眼:“沒個正經樣,就算幫你到行醫執照,鄉衛生院也不敢收個/狼。”

    段飛不跟她繼續打鬧,此時他心里想的都是行醫執照,問:“夢珍姐,你剛才沒我吧,真能幫我到行醫執照!”

    “咋的!你不相信?姐可跟你說,我醫科大學的導師可是醫界名人,個行醫執照很簡單。”

    “那得花多少錢?太多了我可拿不出。”段飛手里只有兩萬塊,聽曹夢珍說那導師是醫界名人,大人物通常胃口大。

    “這個不清楚,我得打電話問問導師。”曹夢珍不知何時從里間拿來了紙筆,推到段飛面前。

    “咋個意思?”段飛有些茫然,抬頭望著曹夢珍。

    “別裝糊涂,我剛才說了,幫你到行醫執照,你就得答應我個條件。”曹夢珍心想只能用這個方了。

    “你啥條件!咋跟紙筆聯系上了呢?”段飛望了眼桌面那張空白紙,心里不知怎么!有強烈不安的感覺。

    “你給我寫張保證書,保證不管以后我曹夢珍在不在你邊,你一旦滿結婚定年齡,你就得跟我結婚擺酒。”

    曹夢珍自己都覺得這事太荒唐,本來她在跟事業之間還糾結著,可聽到段飛要行醫執照后,她只能選擇事業。

    因為曹夢珍了解導師張默,求他辦事送錢沒用,必須得讓他覺得這事值,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張默的換條件,肯定是要曹夢珍答應他去市醫院當醫生。

    最怕的就是距離,而且男人多數是用下/半思考,曹夢珍對段飛沒有信心,所以只能用這可笑的保證書來制約段飛,其實是自欺欺人。

    段飛聽了,心中的不安消失了,拿起筆飛鳳舞的寫下保證書,里嘻笑:“夢珍姐,咱們結婚擺酒的事你放心,今天我把話扔這里了,我段飛非你曹夢珍不娶。”

    段飛這話發自肺腑,曹夢珍在他一無所有的時候,同意跟他對象,無論是感還是感,她都在段飛心里站了重要的位置。

    一暖襲上曹夢珍心頭,她很感,伸手抱住段飛,主的送上了,隨即倆人盡的綿索取。

    “小飛,送我回家吧。”畢,曹夢珍拿起段飛寫得保證書往門外走去。

    “好吧,我送你。”段飛無奈的笑了笑,推著自行車送曹夢珍回去。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