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一十四章 捉魚

    給了彩禮,又得到曹猛的承認,現在曹夢珍算是段飛的未婚,倆人關系正式確定下來,僅僅只差擺酒領證.

    這段時間正是農忙,幾乎沒啥人來看病,衛生室里總充斥著倆人嘻笑打鬧的聲音,完全沉浸在的喜悅中。

    “喂,有沒有人!俺來看病了。”忽地,衛生室外響起陣喚聲。

    “大哥,你哪里不服?”見有人來,曹夢珍穿著白大褂迎了上去。

    曹夢珍不僅長相漂亮,材更是火爆,特別是前很有料,這嚷的男子眼睛瞇瞇地直盯著她的前。

    “妹子,俺以前咋沒見過你呢?段飛那小子在不!俺找他看病。”嚷男子咽了咽口問。

    “大壯哥,你咋回來了!你不是去縣城工地做雜活了嗎?”段飛趕走上前將曹夢珍拉到后保護起來。

    嚷男子名劉大壯,以前在村里是個二子,村里人對他的評價不怎么好,段飛不喜歡跟他打。

    “這不正趕上農忙,俺就請假回村里幫你花嫂子收稻谷,誰料剛想下地活,肚子就得厲害,你快給俺瞧瞧。”劉大壯雙手捂著肚子坐在椅子上,一副痛苦的樣子。

    “大壯哥,你子沒啥問題,臉也紅的。”段飛仔細瞧了下劉大壯,并沒有啥病,倒是有點腎虛,心想這小子肯定在縣城里亂小姐。

    “咋沒問題呢?小飛,你再仔細瞧瞧,俺現在肚子痛得厲害,咳嗽時還吐血,你得給俺點。”劉大壯站起,抓住段飛的手。

    “大壯哥,你子真沒問題。”段飛眉頭微皺,再仔細瞧了一番依舊搖頭回應。

    段飛這回答,登時讓劉大壯徹底惱火了,口亂:“段飛,你咋個意思嗎?不想治病就別當醫生,俺子有沒問題!俺自己清楚,你快點給我點。”

    段飛無語,到底誰是醫生,臉上卻出笑臉:“大壯哥,是三分毒,你沒病我是不會亂開的。”

    “咋的?瞧不起你大壯哥?”劉大壯抓住段飛的衣服,從口袋里拿出一疊錢重重的砸在桌子上,囂:“段飛,俺劉大壯有的是錢,今天你不給我開,信不信俺打得你爹娘都不認識!”

    “大哥,你別急上眼,我們馬上給你開。”曹夢珍怕出事,忙將段飛拉到一旁。

    “死小子,嘛跟他較真!快去點鈣片來。”曹夢珍附耳提醒,現在有些人為了尋找心里安,明明就沒病也非得讓醫生開。

    段飛愣了下,隨即明白曹夢珍的意思,取出幾片鈣片給劉大壯,很快劉大壯拿著哼著小曲回家了,那樣子好像發了大財。

    “這小子是不是受了!村里人個個都不想花錢買,他倒正好相反。”段飛嘆氣地,疑的看著劉大壯離開的背影。

    “別想了,如今社會怪事多,快送我回家。”正臨下班,曹夢珍換了便裝,拉扯著段飛往外面走。

    送曹夢珍回家是每天必做的事,回來后段飛就趕往劉寡婦家,農忙時節劉寡婦肯定缺少人手幫忙活。

    可剛到門口,就瞧見劉寡婦提著個桶拿著抄網準備出門,農忙時候天黑的晚,很多村民們選擇這時間段出去活,因為涼快能避免白天的曬。

    “嬸子,你這是要去河壩撈魚嗎?”段飛跳下單車朝劉寡婦打招呼。

    “是,明天請人收稻谷,這不為飯菜發愁!我就尋思著撈點魚湊個碗。”劉寡婦回應,請人活飯菜可不能寒磣,得幾個豐盛的菜,再說人家吃不飽活也沒效率。

    “那我陪你去。”段飛將單車放劉寡婦院子里打算一起去撈魚。

    劉寡婦沒拒絕,倆人并肩前行,段飛主幫她提桶子,目光不經意間,瞧見她頭發上帶著個致的發。

    “嬸子,你戴這發真好看。”段飛附耳贊美,這發是他從縣城買來送給劉寡婦的,跟田玉芬的同款。

    猶記得那晚送東西給劉寡婦,她死活都不肯要,畢竟寡婦門前事非多,直到段飛快磨破皮才勉強的收下。

    “是嗎?”劉寡婦聲若細蚊地,潛意識抬手了下發,接著陡然感到有些尷尬,臉頰羞紅起來。

    “嬸子,你咋不穿我送你的新衣服!這發配上衣服肯定很漂亮。”段飛看著劉寡婦羞人的模樣不心神漾,她是那么艷美人。

    “小飛,哪有臟活穿新衣服的!等有空嬸子穿給你看。”劉寡婦低聲,臉蛋更加通紅,感覺這話怪怪的,埋頭箭步往河壩走去。

    段飛嘿嘿的笑著,跟劉寡婦后,幾分鐘后,倆人來到了河壩,沒有過多耽誤時間,倆人卷起頭就下河。

    “嬸子,你瞧那里好多魚。”段飛雙眼閃爍著亮光,清晰地看到不遠的草堆下有幾條小魚在游。

    那個年代,電打魚這種蠻捕魚方還沒有得到普及,河里的生小魚跟稻田里的泥鰍鱔非常多,村民們得空就會去些改善生活。

    “小飛,那邊是深區,你小心點。”劉寡婦將手里抄網遞給段飛,提醒他要注意安全,河壩里到是深潭。

    這些深潭是因長年河沖擊形成的,通常有2-3米深,很窄小,一般人是觸不到底,不好的掉去有生命危險。

    段飛很小就在河壩玩,不錯,輕手輕腳近草堆,看準時機猛地用抄網撈起,下瞬間,幾條拇指大的魚在網里蹦跳著。

    劉寡婦欣喜,趕拿桶裝好,這河壩的很清澈,短短半小時,就撈到了有半斤,這多虧段飛眼疾手快。

    河壩除了魚外,還能在河兩側以及渠的石頭下抓些螃蟹泥鰍,段飛一時玩大起,拿著個螃蟹去劉寡婦,倆人在里追逐嬉鬧,增添了少許樂趣。

    “小飛,別鬧了,你就饒了嬸子吧,夠多了,咱們回家去。”劉寡婦氣喘地求饒,她被段飛追到抱住柳。

    “不行,來了就得多點,還沒撈到大魚,今晚我可要喝嬸子煮的魚湯。”段飛將螃蟹扔桶里,他可舍不得劉寡婦。

    忽地,眼角余光瞥見一條半斤鯽魚游到深區,段飛猛地鉆里近過去,這鯽魚可是好東西,煮成湯鮮美不說,還有食療效果,有健脾、開胃、益氣、利、通、除的功效。

    “嬸子,我撈到了。”數秒后,段飛從里鉆出來,滿臉的喜悅神,高高舉起抄網炫耀著勝利果實。

    “小飛,你真厲害。”劉寡婦提桶走過去,心里歡喜極了,這回撈的魚夠吃幾餐,幸好有段飛跟來,不然以她笨手笨腳的還不知能撈幾條魚。

    “……”劉寡婦陡然驚,看見一條蛇從草堆里朝她游來,隨即重心不穩砸在里,蛇雖無毒,可嬌弱婦人見了自然潛意識害怕。

    “嬸子……”段飛驚呼,扔掉抄網就朝劉寡婦游去,她旁邊就是個深潭,這般驚恐毫無準備的掉深潭會嗆窒息。

    果然劉寡婦拼命拍手掙扎,幸好段飛快速的趕到,將她從深潭里拖拽出來,倆人游到淺區,這才松了口氣。

    “嬸子,你沒事吧。”段飛焦急的詢問,的抱著劉寡婦嬌軀搖晃。

    “嬸子沒事。”劉寡婦連連咳嗽幾聲,把氣管的吐出來,得通紅的臉因緒放松漸漸恢復,剛剛可把她嚇壞了。

    “沒事就好。”段飛猛地將劉寡婦抱在懷里,由于衣服被打,倆人這般貼,他能感覺到前被一團柔擠壓著。

    劉寡婦沒掙扎,此刻她渴望男人膛依靠,只是好幾分鐘過去,段飛依舊沒松手,這讓她有些尷尬羞臊。

    “小飛,你放開嬸子,咱們回去吧。”劉寡婦弱弱地出聲,倆人這舉止太過于曖昧,要是被人瞧見,會損壞名聲傳出閑話的。

    “我不放。”段飛定地,低頭打量著懷里美熟婦,秀發被打貼在臉頰,額頭幾顆珠,儼然一副出芙蓉模樣,渾透著成熟嫵媚的氣息。

    特別是她前光展,撩撥著段飛蠢蠢的心,邪念驟然涌起,再也沒壓抑住,咽了咽口,湊頭住劉寡婦的。

    “小飛,你這是啥!別這樣。”劉寡婦眼眸睜大,整個人仿佛被驚雷劈中,下意識雙手推搡著段飛。

    此時的段飛哪能停下來,那張似在尋找源,繼而親劉寡婦的粉頸,抱的雙手收的更,讓她掙扎不了。

    “小飛,咱們不能這樣,快停下來,求求你放過嬸子。”劉寡婦仰起頭,聲音嬌滴喘息地苦苦求饒,嬌軀被的微起來。

    好在她清醒,依舊竭力的掙扎,她必須要阻止這事,真要發生那羞人的事,對誰都沒好,會毀掉倆人的。

    可能是出于對貞潔的重視,劉寡婦竟然發一驚人的力量,掙掉段飛的抱,趁機慌亂狼狽地跑上河岸。

    河壩里只留下段飛失神落寞的影,辛苦撈的魚被打翻,鐵桶在河面飄浮。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