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野小邪醫》

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村野小邪醫 >

第六章 針灸治療落枕

    這回鄉里是真格做惠民工程,村衛生室規模大,不僅有兩張病,還配有簡單的檢查儀器以及一些常用的物,看起來還真像那么回事。

    段飛大早就迫不及待的趕往村部,他是學中醫的,面對滿屋子西醫儀器很好奇,把聽診器、血壓計、呼機、心電圖機等等儀器捉研究了一番。

    “喂,小孩,你啥呢?這里可不是你玩耍的地方,趕給姐出去。”忽地,一個女孩走衛生室。

    來人曹夢珍,正是曹支書的侄女,今年21歲,畢業于名牌醫科大學,長得漂亮,在學校可是公認的系花。

    “我嘛走!我在這上班。”段飛微微皺眉,側目打量了眼曹夢珍,暗想這人應該就是曹支書侄女。

    “原來你是臨時工段飛,那你趕把儀器都檢查下,看是不是都沒問題!”曹夢珍幾乎用命令的口氣說,隨即走到衣架穿上白大褂準備投入工作。

    其實村衛生室相當于小診所,醫師要肩負起對儀器維護檢查,由于西醫過份依賴儀器,若儀器檢測出來的數據有問題,那將造成誤診危及患者生命。

    這是件極為重要的事,雖然這些儀器是鄉里分配下來的,理說不存在問題,可就怕萬一,因此絕不能覺得煩忽略掉。

    這是作為一個合格醫師應該備的基本素質。

    段飛有些不,曹夢珍命令的口讓他很反感,特別是曹夢珍說‘臨時工’字特別重,分明有些瞧不起人。

    “愣著啥?趕做事。”曹夢珍走過來催促。

    “我不懂得。”段飛是中醫,哪知檢查這些儀器,當大夫忌諱不懂裝懂,他放下血壓計,隨即來到桌邊端茶喝起來。

    “咋個回事!你不懂咋當助理!我知了,你肯定是哪個村部的親戚,這真是瞎胡鬧,不懂醫術的人當大夫出人命誰負責!我得找劉村長說說這事嚴重。”曹夢珍頗為驚訝,她覺得段飛是個安全隱患,要去找劉福貴。

    “難在你眼里就只有西醫能治病!我學的是中醫,我也能治病救人。”段飛站起陡然提高聲音說,這曹夢珍自屋說話就帶,脾氣再好的人也會來氣。

    再說明明是她曹夢珍靠曹支書的關系村衛生室的,現在竟然反一口,雖然段飛也送了錢給劉福貴,但他認為憑自己的醫術能勝任村衛生室大夫職位,不存在所謂靠關系。

    “你是中醫!該不會是街上坑蒙拐騙賣祖傳狗皮膏的吧。”曹夢珍蹙眉怔怔地打量著段飛,壓就是不相信。

    中醫博大深,不像西醫各科室分的細,一般中醫都是經驗豐富的老者,像段飛這種小孩幾乎沒有。

    “你咋能這樣侮辱人!我的醫術……”段飛很是氣憤地,可偏偏這時,村里吳叔一臉痛苦狀跑村衛生室打斷他的話。

    “醫生,我的脖子歪了,痛得厲害,快幫俺治治。”吳叔滿臉難受神,拿手著頸部朝曹夢珍求救。

    “阿叔,你坐著,我給你看看。”曹夢珍拉來把椅子給吳叔坐著,接著手指輕吳叔脖頸,詳細詢問痛程度。

    “阿叔,你這是落枕了,我幫你用熱巾敷幾下就行。”曹夢珍肯定地,在吳叔頸部找到痛點有節奏/捏緩解痛。

    落枕是種很普遍的小疾病,通常是因眠姿式不良,引起頸部一側肌張,使頸椎小關節扭錯,或者受到風寒,使頸背部氣血凝滯,筋絡痹阻,以致僵痛,作不利。

    另外缺鈣的人也容易落枕,吳叔就是這種況,貧窮村落生活平差,人所需營養物質沒得到補充,造成缺少各類物質發疾病。

    “你還愣著啥!想白拿工資嗎?趕打盆熱泡下巾。”曹夢珍沒好氣地催促段飛,從沒見過這樣的助手。

    段飛強忍著氣照做,無論何時病患最重要,私人恩怨跟個人得失都得先放下,這是一個醫生的基本覺悟。

    半晌,段飛端著個盆過來,曹夢珍試了下溫覺得適中,隨即將巾擰敷在吳叔頸上痛,并且用手輕拍巾,這樣能加強熱量滲透,提高治療效果。

    “阿叔,我給你開點去痛片,拿瓶紅花油,回去上兩天就會好,一共五塊錢。”反復用熱巾敷了幾下后,曹夢珍從品柜里拿出品遞給吳叔。

    村衛生室雖是惠民工程,可品是鄉里采購的,是要花錢購買,不過比店醫院都便宜些,再說江東鄉是個貧困鄉,財政上哪有閑錢來做免費衛生室。

    “咋……咋還要錢呢!那這我不要,我回去扛幾天算了。”吳叔詫異的站起,連連晃手搖頭,隨即起離開。

    落枕是小問題,即使不去醫院,扛幾天也能慢慢好,只是多受點痛,吳叔清楚這些,之所以來衛生室是他以為免費,又正巧這兩天忙著下地活,誰也不想歪著脖子忍著痛重活。

    不過他要是知是收費,他絕對不會來費時間,莊稼人特長就是吃得苦受得痛,當然這特長是被殘酷現實出來的。

    “吳叔,你要是相信我,我免費用針灸幫你治好。”段飛出聲喊住吳叔,他能理解莊稼人看不起病,真的是太窮了。

    “小飛,叔咋會不信你呢!劉寡婦都快死了,還讓你用針灸救活了,只是真的免費不!可別騙叔。”吳叔質疑地問,段飛用針灸救活劉寡婦村里幾乎無人不知。

    “叔,俺這個小輩哪敢騙你,扎針后你立馬就能下地活。”段飛信誓旦旦承諾,接著將隨攜帶的銀針套拿出來。

    “,你就使勁的,要是沒治好,看姐不埋汰死你。”旁邊的曹夢珍敝,她沒有上前阻止,她也想看看段飛的醫術啥平。

    段飛聽見了,卻沒有去理會,施針需要力高度集中,落枕雖是種小病,但依舊要謹慎細心,不可輕視隨意。

    針灸方案是主:養老、懸鐘、后溪、申脈、手三里、松頸;配:內關、外關、肩井、中渚、陵泉。

    治是以主為主,每次僅取一,效果欠佳時,加用或改用配,由于吳叔急于下地活,段飛決定針懸鐘、后溪、肩井。

    他先是在吳叔腳踝上方找到懸鐘,接著在手掌上找到后溪位,使針感往肘部傳導,隨后在肩膀兩側找到肩井,均捻轉運針1分鐘~3分鐘,最后留針15分鐘。

    其實除了針灸外,還有些土方治療落枕效果也不錯,一是用搟面杖在頸部和背部的痛搟,這個方的特點是受力均勻,能起到推拿治療的效果;二是將木梳子或一些較薄的木制品烤熱后在痛來回刮,這樣可以起到經活血的效果。

    這些土方是經過漫長時間驗證的,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智囊結晶,我們應該大力去弘揚,而不是去摒棄。

    “吳叔,你頸部看看!”留針結果后,段飛取下銀針,詢問吳叔治療效果。

    “小飛,不痛了,一點都不痛了,謝謝你。”吳叔滿是感地,他扭了幾下頸部,那能折磨死人的痛楚已經消逝。

    “叔,用不著謝,這是我的義務。”段飛淡淡地,無論多少感謝跟金錢都沒跟患者重新綻放笑顏相比,那是美若璀璨的瞬間。

    正值農忙,吳叔也沒多呆就離開了,而屋里氣氛卻變得詭異起來,曹夢珍那雙眼睛直的盯著段飛。

    “我臉上有東西!”段飛被看的有些不自然了。

    “小孩,沒想到你還有點能耐,姐真是小瞧你了。”曹夢珍緩緩地,她對段飛短時間治好吳叔落枕感到很吃驚。

    “以后別說我白拿工資就行,另外我是你的助手,是協助你治病救人,不是給你當奴隸使喚的。”說完,段飛走開忙事去了,給使用過的銀針行消毒,以便下次使用。
下一篇:第七章 處對象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